技專繁星3/9開放報名 招策會執行長:學生騎驢找馬,只為上明星科大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106學年度技專繁星招生有變革!將提高推薦人數與志願數,主因是過去報到率太低。技專校院招生策進總會(簡稱招策會)執行長張仁家直言,部分學生騎驢找馬心態,只為進入明星科大,讓繁星失去原有精神。

張仁家坦承,過去技專繁星報到率太低,原因是考生騎驢找馬,學生佔著繁星名額,即使上榜卻又放棄,盼透過其他招生管道錄取更好的學校。

技專校院招生委員會聯合會(簡稱聯合會)執行長段裘慶指出,為了讓繁星管道更符合校校等值精神,會持續滾動調整繁星招生分發方式。段裘慶強調,「繁星點點擴大摘星」是目前大方向。

段裘慶還說,目前分發共兩輪,第一輪各校分發只會錄取1名,段裘慶舉例,假設總排序第1-5都是大安高工,第6-9都是南港高工,第10是新北高工,則錄取順序依序是排序1的大安高工、排序6的南港高工、排序10的新北高工;第二輪依照同樣原則,各招生學校至多再錄取同一職校2名。

106學年起的繁星計畫,各高職學校每校至多可推薦12名考生,較105學年度增加2名;通過推薦資格審查的考生,可選填志願數為25個,較105學年度增加5個志願數;校數從105學年度33校增加到106學年度的51校708個系(組)、學程、招生名額,共2,827名,招生名額以商業與管理群最多,次之為電機與電子群。

由獲得各高職學校推薦之考生,至聯合會網站點選「考生作業系統」進行報名,完成網路報名後,列印相關報名表件,同時黏貼相關資料,交由所屬推薦學校審核,並統一由學校以限時掛號郵寄至本委員會完成報名手續。報名表件資料繳寄期限為106年3月16日前(以郵戳為憑)。

本招生訂於106年3月30日公告資格審查結果, 4月5日考生可查詢排名,106年4月7日10:00至4月11日17:00由通過資格審查之被推薦考生上網選填登記志願(至多可在考生所歸屬之群別及不分群選填登記25個志願), 4月20日10:00公告錄取名單。請符合資格之考生務必上網詳閱招生簡章,並隨時注意本招生網站公布之最新消息。

 

黃振豪 揉麵糰 拚出逆轉勝

 

作者:趙于萱

攝影:賴永祥

 

位於義大利南部的拿坡里是披薩的起源地,拿坡里披薩也是全世界唯一訂有嚴格規範的披薩,從食材到窯烤,都有規則,缺一不可。

 

每年9月,拿坡里會舉辦「CAPUTO盃世界披薩職人錦標賽」,延續正宗手藝,這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披薩競賽,往往吸引40餘國、超過400名披薩師傅參加。

其中,難度最高、競爭最激烈的是經典賽國際組賽事。這項賽事難在「簡單」,選手只能用五種以下的食材詮釋義大利美食精神,奪冠者歷來不是義大利人、美國人,就是講求細工的日本人。

 

大學前沒拿過菜刀 苦學成就巔峰

2014年,卻有一個台灣小子獲得賽事冠軍,他是Salvatore Cuomo & Bar台北店披薩師傅黃振豪。

黃振豪六、七年前才第一次吃拿坡里披薩,卻能奪下世界冠軍。他做了什麼,人生出現大逆轉?

畢業於東吳大學商用數學系(現為財務工程與精算數學系)的黃振豪,不是餐飲科系,畢業前甚至沒拿過菜刀。他對所學不感興趣,卻又想創業,因而選擇進入門檻較低的餐飲業,從基層做起。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到義式餐廳炒義大利麵,隨著拿坡里披薩傳入台灣,他嚐鮮試吃,竟然一吃就上癮。

「拿坡里披薩很Q彈,吃起來像麻糬,」他當時看著只有番茄、羅勒和起司的薄薄披薩,竟能演繹豐富口感,顛覆他對披薩的印象。這種震撼讓他決心學習拿坡里披薩,並且希望將它發揚光大。

為了學做拿坡里披薩,黃振豪到拿坡里披薩店工作,下班、假日就自學,猛看書、相關影片,甚至學義大利文。

「拿坡里披薩看似樸實簡單,做工卻不隨便!」黃振豪愈學愈有心得。最令他驚訝的是拿坡里披薩蘊藏著複雜的工法。例如,以手拉皮,這個短短幾秒就完成的工作,需要足夠手勁和靈敏度,才能將軟如麻糬的麵糰擴張成直徑30公分的餅皮。

黃振豪花了兩年、使用上千個麵糰,才練成這一招。反覆練習下,他的手常布滿傷口,包紮後,雙手又不斷對空揮舞,生理上的痛苦從來沒有阻礙他追求專業的決心。

有趣的是,黃振豪的外表和工作態度,像極了他對拿坡里披薩的形容──簡單卻不隨便。身高196公分的他,帶點樸實氣質,一聊起披薩,卻很認真,還拿出厚達400頁的披薩大全,詳細解釋。

未婚妻孫佩瑜最能體會他的瘋狂,「他整天想著披薩,連說夢話都講披薩。每次見面,他的手一定充滿蔥蒜味道,洗都洗不掉,」她心疼地說。

但機會永遠是留給準備好的人。2013年9月,有兩個人來到黃振豪的店,翻轉了他的人生。

他們是日本大型餐飲集團Y’stable旗下連鎖義式餐廳Salvatore Cuomo & Bar的總主廚芳野建吾以及總料理長Salvatore Cuomo,在海外擁有70多家分店。兩人來台開店,歷經多次勘查、試吃,對黃振豪的披薩非常滿意,要找他到台北店工作。

 

做每個披薩都是練習機會

進入Salvatore Cuomo & Bar,黃振豪跳躍式成長。這裡來客數多,「以前我每天烤50、60個披薩,這裡至少150個起跳,」黃振豪掐手指計算。

這表示他每小時要烤16個披薩,反應力得快上三倍,每分每秒都要根據溼度、溫度、麵糰變化等因素,判斷處理手法。他坦言,剛開始看到客人聚集、等著他的披薩,壓力的確很大。

但是,反覆練習讓黃振豪反應變快,不知不覺也練就敏銳直覺。由於麵糰有發酵時間,必須及時送入火爐,披薩才能好吃,所以,工作是他練習的機會,「這五年來,我的練習比別人多,我認真做好每一個披薩,」他說。

練著練著,黃振豪技藝高超,但也有徬徨質疑的時候,原來國人偏好食材多的披薩,口味簡單的拿坡里披薩並不普遍,他反思自己每天重複做著同樣的事,擔心拿坡里披薩難以讓更多人認識。參加國際比賽是提高拿坡里披薩知名度的方法,他想證明,台灣人也能烘烤道地的義大利披薩。

2014年,在餐廳鼓勵下,黃振豪參加首屆「CAPUTO×APN」台灣區披薩職人大賽,一舉奪冠。9月,他代表台灣出征,擊敗300位國際好手,摘下冠軍,讓全世界驚訝台灣小子的實力。「到現在都還覺得不可思議,從來沒想過可以贏日本人!」他笑著說。

和黃振豪工作約二年的Salvatore Cuomo & Bar台北店總主廚石崎彰語帶肯定地說,「如果派他到日本,不但可以勝任工作,還能贏過我們!」

 

圖片來源:《遠見雜誌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遠見雜誌》,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吳思華畫出自造者藍圖 盼成就技職教育

 

(記者黃偉翔/苗栗報導)

教育部長吳思華在今(26)日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中強調,十二年國教要成功,必須提供偏鄉與弱勢充足資源,以及透過實驗教育,發展國民教育的多元特色,吳思華強調,為了達到適性揚才目標,鼓勵學生讀書之外,動手做的經驗也是重點,期盼透過落實自造者相關政策,全面提升技職教育品質。

吳思華表示,技職教育核心精神,就是讓學生透過實際體驗,學習動手解決問題的經驗,目前推動的自造者(Maker)精神,正是反映這樣的精神。

林騰蛟 吳思華 教育部

近幾年自造者教育是全世界教育圈重點議題,也是學習趨勢。吳思華說,台灣重視技職教育,更應該培養學生擁有自造者精神,才能讓十二年國教真正翻轉。教育部選定今年5月5日當週為「自造者週」,科教館、科博館都會舉辦關於自造者活動。(圖/黃偉翔攝影)

 

吳思華畫出了一個自造者藍圖,他解釋,希望整個社會都能充滿自造者氛圍,所以從國小到大學都有相關配套。

大學教育階段,教育部擇定高第一科大及北科大為南、北基地,負責推展各級學校自造教育、串連民間、企業自造資源的總窗口;南部基地對內帶動大學、高中職及國中小階段創意自造課程、教學、教材、師資發展,北部基地則對外與民間資源串聯,作為推廣鼓勵社會大眾動手實做的學習基地。吳思華補充,基地目前多增加虎尾科大、雲科大,大學階段強調商品化,與市場、創業連接。

高中職階段除了六部Fab Truck行動實驗車巡迴各校外,未來會在每一縣市選定一個高中當作基地,提供附近學校使用。Fab Truck行動實驗車全台巡迴,分別由臺中家商、新北高工、臺中高工、臺南二中、鳳山商工及花蓮高工6所學校承辦,巡迴全國497所高中職。

國中小階段,吳思華解釋,需要透過師培系統建立,所以選定六所師培大學當作基地,包含高師大、台師大、北教大、台科大、台中教大,以及屏東科大,每一所會建置自造者課程內容與設備,讓國中小老師瞭解,培養種子教師。吳思華強調,設備都是校長與師生自行組合,一方面可以教學生,另一方面壞了可以自己修!動手組裝設備也符合自造者精神。

推動自造教育策略聯盟簽約與自造者基地揭牌啟用儀式 吳思華

吳思華昨(25)日參加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推動自造教育策略聯盟簽約與自造者基地揭牌啟用儀式」致詞表示,「想像」是創意的來源,「實踐」是創新的可能,相信在縣市政府與中小學的協力推動下,必定能培養學生以科學精神方法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激發創造力與夢想實踐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科技應用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張玉山教授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科技應用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教授張玉山說,學生已經把物理原理融入在作品中,辦理自造者課程中,學童主動學習,連便當都忘記吃!(圖/黃偉翔攝影)

 

宜蘭縣教育處長文超順提出建議,以宜蘭縣來說,如何與佛光大學與宜蘭大學特定科系做結合,一起推動自造者,是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文超順還說,要成為創客中心,還需要更多經費補助。

新北市教育局長湯志民認為,在基層推動自造者運動很重要,但目前居多在國中小,再往上可能因為「升學主義」,而遇到一些障礙,但相信時間一久,會慢慢突破。

高雄市教育局長范巽綠表示,自造者運動為世界教育潮流,國外9歲小孩都能動手做出作品,甚至擁有商品價值,如果台灣學生沒有機會接觸到這種經驗,很可惜。

吳思華說,會考是基本學力測驗,主要用途是反映學生在9年學習過程中的成果,但多元入學尊重每一縣市,不同家長、學生,以及家長的自由選擇,所以每縣市可以自由參照會考成績。吳思華坦承,入學分發制度確實對家長產生許多壓力,一次分發到位,可以讓行政作業上更順利,並給予師生家長有個完整的寒假。

吳思華強調,十二年國教重點非在入學分發制度,而是教學本質的改變,首先必須兼顧不同地區、環境的教育資源,尤其是偏鄉地區與弱勢族群,另外,透過實驗教育,讓國民教育更多元,但未來仍需要在行政上、法制上做更多的配套,所以今明兩天,實驗教育是會議討論重點之一。

 

引領孩子進入程式世界的大門 – 大拇指積木創作教室

 

(記者吳孟庭/臺北報導)

前(2014)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非營利組織Code.org演講中表示,未來撰寫程式的能力對於個人發展和國家競爭都很重要。同年,英國成為全球第一個將程式設計納入中小學課綱的國家,「從小紮根」進行人才培育。而在台灣,也有一間專門讓小孩接觸程式的學習組織大拇指教室。

大拇指教室不單單只有兒童程式教學,更包含樂高(Lego)機器人教學。創辦人Eric過去曾是軟體遊戲工程師,在遊戲設計、程式撰寫領域皆有優異表現,更曾經投身手機app的創業活動。2000年偶然在雜誌上讀到樂高(Lego)程式機器人的相關報導後,決定結合自身專長,投入兒童樂高程式機器人教學,成立台灣第一個以孩童程式教學為主的樂高教學組織。

教室

大拇指教室座落於台北捷運永春站附近,教室內部充滿著童心的設計與擺設。(照片 / 吳孟庭)

 

「玩具,最能吸引小孩的目光。」一提到小朋友就滿臉愉悅的Eric表示,樂高是個不受年齡層限制的遊戲,但會選擇以小孩為主的關鍵在於,透過與小孩的互動,大人也能從孩子的笑容中得到另一種滿足。「手作樂高積木機器人對於孩子的手部運動啟發也有幫助。」Eric認為,透過此種對雙方都有益處的模式,再搭配樂高玩具,建立起孩子與程式之間的橋樑。

Eric與lego

大拇指教室創辦人Eric與人生第一台樂高(Lego)程式機器。 (照片/ 吳孟庭)

 

大拇指教室的課程著重在孩子的程式設計學習和邏輯思考訓練。藉由樂高玩具提升學習動機,讓孩子願意動手做、發揮創意完成屬於自己的樂高機器人。主張「動手做、再學習」的Eric認為,大拇指教室創造玩樂環境和經驗,讓孩子從中得到別於傳統課堂的學習體驗。Eric更進一步提到,無論是程式教學或是機器人設計,除了訓練表達、邏輯與空間感外,最重要的是培養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從中建立良好的學習態度,成為孩子帶著走的技能。

目前大拇指教室的課程有二大類:樂高(Lego)機器組裝與程式Scratch、Python學習,學員從417歲皆有。年齡較小的孩子會先從組裝樂高積木開始,稍長一點的孩子則以樂高積木輔助程式撰寫。程式設計課程重邏輯、樂高機器人則是結合動手做的概念。而在課程的難易度上,Eric表示國外可以運用的教學資源非常多,並且會視孩童的能力與狀況而定,如樂高機器人每星期的題目都不同,孩子可以透過不同題目盡情發揮、進一步組裝完成實品。

PDF865F

在程式與樂高機器人的體驗過程中,孩子相互幫助學習,建立溝通、邏輯與空間能力。(照片 / 大拇指教室提供)

 

雖然程式設計、樂高機器人課程可以讓孩子從中建立空間感、邏輯能力,但Eric指出,大拇指教室的核心以「小孩可以得到什麼樣子的幫助」為主,不單純只是給予孩子所需要的協助,反而是透過提示,傾向讓孩子自己摸索解決之道。Eric更直言,在未來,科技一定是日新月異的進步,因此讓孩子學會「可以做些什麼」比「可以如何做」來得更為重要。

大拇指教室成立至今已有三、四年,過去合作的對象包含國小、學校社團,並且依照不同的學生族群客製不同的活動。Eric期望接下來可以擴展教室營業點、教學e化,讓孩子的學習不受環境、時間、空間的限制,更為自由與彈性。

 

DSC_0477

除了樂高機器人,程式課程也在此進行。教室內的電腦與左下方的桌子皆為活教材,可以讓孩子實際操作。(照片 / 吳孟庭)

 

ali

透過3D列印的輔助,將小孩的成品印製出來,加上自行撰寫的程式,成就獨一無二的機器人。(圖片 / 大拇指教室提供 )

 

對於台灣教育有著獨特看法的Eric認為,傳統校園學習的內容,在未來生活中不見得派得上用場,然而在傳統的教育方式下,台灣學生的獨特性與創意性卻逐漸消失。因此,大拇指教室的成立不單只是引領孩子進入程式世界的大門,更希望能翻轉過去以「數字」為評比的教育方式,讓學習更具彈性、孩子能從中培養態度與經驗,快速適應脫離校園後可能面臨的挑戰。

 

工業高職學不到的技術 Maker社群做到了!

 

剛開始有一群人,他們需要的工業商品規模不經濟,於是自己起來DIY,自己替自己客製化。結果,發現DIY的過程能夠獲得內在善,這股內在善甚至超過產出的外在善(經濟價值)。於是,開始不只為了實用價值DIY,更為了”爽”而DIY。

這群為了”爽”而DIY的業餘人士,在台灣的過去十幾年,先是以高價的遙控模型為中心聚集,因為高價所以人數不多。但在最近幾年,由於物美價廉中國製零件和技術快速擴散,人數突然大幅成長,並在吸收西方車庫文化之後,逐漸形成現在的Maker社群。

Maker社群的壯大,甚至到了一度給專業人士打臉的程度。世界知名的廣告公司奧美,就曾經於2013年在台灣徵求「Arduino 互動設計師」一職,但該職位的工作內容其實是需要具備廣泛的嵌入式系統知識與實作能力,並非一定要用Arduino這種工具,Arduino只不過是Maker社群最常用的微電腦開發版。雖然此事只是廣告公司試圖跨領域徵才時,由於不了解所鬧的小笑話,卻是台灣Maker社群向民間掌握技術話語權的重大里程碑。

正式的技職體系理應可以掌握技術話語權,但是三個因素,使得業餘人士更強、專業人士更弱,漸漸消弭了專業與業餘之間的鴻溝:

  • 高職筆試掛帥風氣下的技術崩壞。
  • 資訊流通發達,知識更容易取得。
  • 美術、音樂、歷史、地理等博雅教育科目為了增加教師缺額,搶食工業高職的上課時數,於是先被犧牲的,就是原先佔時數最長、耗經費最多、老師同學都感到最辛苦的實習課。

結果,原本要培育技術人才的技職體系,就只是讓大學生提早三年讀專業學科;技職體系的教育目標,反而學校外的Maker社群做到了。

你問我,這落差再怎麼小,好歹也關在學校念了三年的工業高職,有這麼容易被業餘超過?我這幾年在學校當實習課助教,帶的大部分是統測高分的電機電子群畢業生,扣除高中畢業者後樣本數約65人,多的是連三用電表都不會用、LED分不清楚極性、焊個DIP電路一堆冷焊也敢交差;他們學過基本電學,有節點概念,但是看到實際電路卻完全不會應用。以上這些只是小問題,很多有心的業餘Maker都能輕易克服,但是對電機電子群高職生來說,只不過是高一就該熟悉的「豆知識」。理應要更專業的一群人,卻做得很落漆。

甚至,前年得知台北市某市立高職資訊科不教8051了,改教更速成、卻離業界人才水準更遙遠的Arduino;另一間市立高職的電機科用積木化的NXT在做專題。這表示Maker社群文化正在反噬工業高職。

還不只是如此,角色正在互換中。當下Maker社群越來越精進,朝著工業高職教育目標前進,甚至單兵技能因跨越科系藩籬而更加全能;工業高職越來越墮落,不管老師還是學生,上課只要舒服就好。

大概除了修車、化工這種設備成本高的技能還沒有被Maker社群攻下,機械製造在不需要精度和強度的小量市場已經被3D列印打下,至於電機電子群能不被Maker追過得還剩多少?我懷疑連一半都沒有。

以下是我擷取的今年統測專業科目考題:

出處

[jumbotron]

104年 統測 電機與電子群資電類 專業科目(二)

39. 下列關於軟體使用功能的敘述,何者正確?
(A) Word軟體可以用於編輯動畫
(B) FrontPage軟體常用於文書處理
(C) 若在PowerPoint軟體中把簡報檔存成 . pps,就可用來直接播放該簡報檔
(D) Dreamweaver軟體常用於影像處理
[/jumbotron]

這是今年的題目,不是十幾年前的。2015年考這種題目來決定高職生升學,難怪Maker社群要把自己和學校劃清界線。雖然前者的教育目的偏向社會本位、後者幾乎是個人本位,但以從事的活動來看,「當今的Maker社群」幾乎就是「過去的工業高職」。

 

本文轉載自合作作者:林高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弘光科大餐旅系與業界合作 名廚傳授廚藝精髓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弘光科大餐旅管理系透過前台北W飯店行政總主廚、現任美籍教授麥高樂牽線,與台灣頂級安琪餐飲集團(Angie’s F&B Group) 簽定「合作交流協議書」 ,師承米其林名廚的集團總監杜喬治(Giorgio Pappalardo)這星期開始到到校協同教學,當場示範拿手經典菜義式櫛瓜燉飯,麥高樂則製作綜合鮮莓佐沙巴翁醬甜點,兩位名廚的精湛手藝令學生大開眼界。

餐旅系系主任俞克元表示,為與國際接軌加速廚藝國際化,除學生海外實習、邀請海外名廚來台短期授課、聘請專任外籍老師之外,和台灣國際性餐廳合作協同教學、實習,更可縮短產學落差,因而積極透過系上美籍教授麥高樂(Martin Nail Macleod)牽線,與台灣國際性餐廳合作,安琪餐飲集團為第一個合作的餐廳,未來將陸續與其他國際型餐廳交流與合作。

杜喬治來自於義大利北部的Lombadia,14歲就開始在家族餐廳展開廚師生涯,18歲前往瑞士餐飲管理學校接受嚴格的傳統料理訓練,之後在米其林名廚艾倫.杜卡斯(Alain Ducasse,出生於法國西南部的名廚,所開設的3間餐廳皆獲得「米其林指南」評為三顆星,而被稱為「九星名廚」)身旁學藝多年,增進深厚的烹飪技術,接著連續十年在凱悅酒店集團旗下飯店服務,足跡遍及亞洲各大城市。

「如果我決定了一個目標,一定會不辭艱難地完成它,事情要做得好,需要非常深厚的基本功」,杜喬治示範經典拿手菜時強調,義式食物的精髓之一在於醬汁,在學習之初,他得耐著性子在廚房裡待上數個月,每天學習如何煮好一種醬汁,在協同教學上,也會秉持這種精神指導弘光科大的學生。

 

嚴長壽:表面虛榮綁架了技職教育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日前公益平臺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應中國工業職業教育學會邀請至台灣師範大學演講。對於技職教育現況,嚴長壽直言,我們都被表面虛榮給綁架了!

嚴長壽回憶起當年剛退出聯合國的台灣,是經濟往上爬升的關鍵時刻,大家很努力發展台灣的未來,許多基礎都是當時所建立起的,而專科學校正是培育主要人力的場所。「當我們看見目前教育制度對台灣的影響,不論對與錯,廣設大學後,技職教育幾乎被摧毀掉」嚴長壽坦言,這其實是我們二十年前做的政策所延續下來的結果。

「過去二十年,台灣沒有新的產業政策。」嚴長壽直言,這才是最大的問題,當然過去無法改變,我們應該思考,下個二十年該如何去面對。

 

領導人應看清世界趨勢

幾個月前,嚴長壽在一場與教育部長吳思華對談論壇上說:「尤其是技職教育,你(吳思華)就是未來技職的領頭羊,必須看準世界發展趨勢,並創造願景,凝聚出共識,才能深化成政策,帶領台灣技職前進。」

嚴長壽分析,過去台灣大量釋放大學名額,稀釋了精英教育內容,同時也摧毀技職教育,「因為大家都沒有安全感」,每個人都想往上讀,嚴長壽坦言,這十幾年來眼睜睜看著台灣技職教育走向學術化,犧牲掉下一代年輕人。

嚴長壽在他的專書《教育應該不一樣》中強調,父母永遠用過去經驗要求子女,但時代已經不一樣了,「醒醒吧家長!你是扼殺子女未來的兇手」。

 

表面虛榮綁架了技職教育

從技職的角度看,我們面臨一個新的改變。嚴長壽非常反對高雄餐旅管理專科學校(高雄餐旅大學前身)升格成學院,他認為社會需要大量基層技術人員,專科訓練出來的人才,腳踏實地、做事扎實,當時透過專科制度「綁住」許多技術人才。

嚴長壽繼續說,當他看到真正危機時,專科升格成學院,甚至已改制成大學,這是專業碰到挑戰的開始。要升格成大學,至少要擁有三個學院,而各學院間開始相互搶資源,但高餐的核心是餐飲,投資成本最高,可惜資源就這樣被瓜分掉。

「世界上沒有國家的廚師需要大學畢業!」嚴長壽痛斥。

嚴長壽認為,既然升格成學院、大學,高餐定位就不應該是為台灣培養人才,而是為全世界培養餐飲人才,把高餐當成亞洲的瑞士,以中餐為基礎放眼世界,訓練出來的學生要有能力到世界各地的郵輪、五星級飯店服務,把最好的人才行銷到世界各地。嚴長壽說,可惜升格後的高餐,專業不如以往。

「這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就收不回來。」嚴長壽說,麻省理工學院也僅是一個學院,學院與大學其實沒有差別,「可惜這種表面虛榮綁架了台灣技職教育」(備注:事實上,麻省理工(MIT)雖名為institute,但有六個學院(school或college):理學院、工程學院、建築學院、管理學院、人文藝術與社會科學院、醫療科技學院,這和台灣的學院,其内僅有一個學院是完全不同的)

英國學生進入大學就讀前,有一整年可以自由安排,叫做「Gap Year」,認清自己興趣再選擇大學科系,「所以是你選大學,而不是大學選你」嚴長壽強調。

最後他說,台灣只需要1%的菁英,剩下99%的人各安其位、各安其命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