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職異語/破碎後的完整廚心 西餐烹飪銅牌簡勝男

No Comment Yet

 

文/黃偉翔

圖/黃偉翔、簡勝男提供

「世界西餐烹飪銅牌‧‧‧來自台灣的選手簡勝男!」主持人宣布。

當台上的主詞人話說到一半,台灣的所有代表選手早已按耐不住興奮,起立為他鼓掌叫好。隨後看見簡勝男揮舞著旗幟,伴隨著他國選手羨慕的眼神,亢奮地小跑步到講台領獎。簡勝男說,「我早已經想好領獎進場姿勢!」可見面對來自世界的各國好手,仍然不減對廚藝的自信。

西餐烹飪 料理

得知獲得世界銅牌後,簡勝男(右二)興奮地走向前領獎。(圖/簡勝男提供影片截圖)

 

2013年國際技能競賽在德國萊比錫舉辦,來自全球53個國家同場競爭,競賽項目包括CNC車床、砌磚、服裝創作、櫥窗設計、花藝等共46種職類,其中之一就是簡勝男所參加的西餐烹飪。

而他,幫台灣搶下了自國際賽舉辦42屆以來的第二面西餐烹飪獎牌。

 

年幼的調皮搗蛋,意外引導他走上廚師之路

簡勝男小學三年級時,看到奶奶正在廚房做菜,就覺得拿著鍋子是一件很帥氣的事。有一次,他趁著大人都不在時,模仿起煮菜的樣子。

當時奶奶把鍋子洗好後出門,簡勝男就把鍋內殘存的水當成油,打開火,一盤稀巴爛的蛋就煎了出來,「但是加一些些醬油就覺得很好吃!」簡勝男回憶起年幼時,調皮後意外的收穫。

有一次,簡勝男嘗試煮給自己的小姪子吃,同樣是一蹋糊塗的結果,卻找到一反常態的感動。「看到姪子臉上帶著滿足的表情說好吃,我就覺得很開心。」簡勝男說,從那次之後,就很喜歡在廚房「搗蛋」。

因為這個機緣,簡勝男年幼時便決定以廚師為自己的人生目標,就連國中時的職業試探,簡勝男直接跟輔導老師表明,「我想當廚師!」

 

破碎的家庭環境,反而成為磨練心志的溫床

簡勝男從小生長在父母離異的家庭,家裡經濟狀況差,維持生計全靠阿公的老人津貼與父親賣檳榔的微薄收入。國中畢業後,家裡無法再負擔簡勝男的學費。

因為這樣,簡勝男國中時期就很努力讀書。當時他的國中基測分數可以進入南投竹山高中就讀,但為了能夠半工半讀籌學費與生活費,再加上從小對廚藝的興趣,所以選擇了同德家商餐飲科就讀。好在因為簡勝男是高分錄取,校成績都均為前三名,所以每學期都有補助獎學金可拿。

「不能因為現實的殘酷而失志。」簡勝男說,只能吃苦當吃補,持續鼓勵自己力爭上游,多讀書、勤練廚藝。他強調,「唯一不虧錢的投資,就是投資自己。」

其實從高一開始,餐飲科主任彭建治就多次邀請簡勝男當選手。彭建治說,你功課好,又有廚藝底子,很適合去當選手。但簡勝男數次婉拒,直到高二下才答應。

「如果當選手,就沒有時間賺錢。」簡勝男高一開始就過著早上念書,晚上工作的生活,持續到升高三的暑假。彭建治得知簡勝男的情況,便主動幫他在校內安排新的工讀。

「彭主任簡直是我生命中的貴人!」簡勝男說,也是這位貴人,開啟了他選手之旅的大門。

 

萬中選一的國手選拔之路

簡勝男的選手之路並不順遂。

簡勝男高三在商業類科技藝競賽的烹飪比賽過程中,誤切到手,當場血流不止,由於包紮過久浪費許多時間,最終只拿到慘淡淡的第19名。賽後簡勝男被指導老師放冷板凳,對他愛理不理。簡勝男坦言,對所有的一切感到失望透頂。

後來,簡勝男透過繁星計畫錄取澎湖科技大學,但為了廚師夢,他主動放棄繁星資格,轉而拚技優甄審,就是期望能進入高雄餐旅大學的西餐廚藝系就讀。最終,他做到了。

但往後的路途並未因此而順遂。

簡勝男大一時參加全國技能競賽,為的就是找回昔日對廚藝的信心。「全國技能競賽比先前參加過的比賽規模都來得大!」簡勝男回憶起那年賽事說,由於對賽事的不熟悉,那次真是大慘敗。

然而,經過一年的沉澱與訓練,隔年簡勝男一掃陰霾,在分區賽與全國賽都獲得金牌,也因此拿到了預備國手的資格,得以參加國手選拔,最終成功代表台灣出賽西餐烹飪項目!

 

為世界賽的準備過程,猶如獨自一人的馬拉松

簡勝男成為正式代表國手後,勞動部提供30萬元經費與每月一萬元左右的生活費。但這些福利都不足以在精神上,支撐國手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簡勝男表示,因為各職類國手的訓練方式都不同,所以在這一年的培訓過程中,不會有夥伴陪你,每天就是面對指導老師或自主練習,從早到晚,不是練習就是休息。

在比賽倒數兩個月時,簡勝男的狀況漸入低潮。一般人無法想像,在這一年的培訓中,同樣的菜色不斷重複練習,是一件多麼枯燥的過程。「同樣一道題目,做了好多遍好多遍好多遍‧‧‧」簡勝男說,他的任務就是把同樣的題目做到最好、最熟練。

對於國手來說,比起技術上的訓練,更多是內心層面的磨練。

在這獨自一人的培訓路上,簡勝男內心的熱情逐漸消磨殆盡,直到最後徒剩倦怠。但對於簡勝男來說,他並不能休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定要拿牌」的壓力越來越大,最終連睡眠都出了問題。他說,有時要靠安眠藥或助眠劑入睡,精神上非常痛苦。

 

頂著各種壓力,為台灣搶下一面獎牌

一到德國萊比錫,台灣代表團並沒有直接前往預定的飯店,而是直接殺到會場報到。「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不知幾甲地大的會場!」簡勝男說,他們完全被會場的氣勢磅礡所震懾。

西餐烹飪 料理

簡勝男(左)說,會場起碼有7、8個台北小巨蛋大!右為台灣西餐烹飪職類裁判長兼指導老師陳寬定教授,他有組織且嚴格的訓練,是簡勝男奪牌的重要推手之一(圖/簡勝男提供)

 

當台灣代表團都安頓好後,每位國手瞬間轉換成「比賽模式」。

各職類選手開始熟悉環境,尋找所需器材的購買處,為了做賽前最後的練習。但這一步「熟悉」,卻是影響簡勝男比賽表現最大的因素之一。

「廚師需要因應食材狀況不同做臨場反應。」他說,正式比賽中用的食材,德國的尺寸、肉質都跟台灣不一樣,處理細節上也會略有不同,但魔鬼就藏在細節裡。

國際賽是一個為期四天,每天四小時的馬拉松賽程。比賽期間,簡勝男非常緊張,胃痛、頭痛、暈眩等症狀陸續出現,都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國際比賽的題目水平令簡勝男印象深刻。他說,記得有一個小題組,要在四個小時內做兩道菜,每道要做四份。「國內賽還可以應付,但國際賽狀況完全不同,因為題目的難易度差太多。」他舉例,像第一道菜「小牛三吃」,小牛胸腺、小牛里肌、小牛膝要在同一盤菜上呈現,就有三種不同的處理方式;第二道菜是甜點,甜點又分為三個小單品,一個是南瓜、西洋梨跟自創。他強調,共六個單品,要在四個小時內完成,並各做四份,難度超水準。

西餐烹飪 料理

在世界比賽中,簡勝男擺了四個擺盤,準備做四份相同的料理。(圖/簡勝男提供)

 

「比賽時形象分數很重要,所以無論如何,處理食材過程中的姿勢、刀法流利度等都需要很注重。」簡勝男說,第一天比賽下來,整個腰都在酸痛。

然而,賽程才剛開始。

第二天的賽程中,簡勝男不小心犯了一個小錯誤,導致被評審扣了許多分數。當晚,身處異鄉的他坐在路邊放聲大哭,完全不顧路人眼光。

過去國內參賽一路以來跌跌撞撞的,直到國手選拔、孤獨的培訓過程,再加上來自各方的期待,以及隨著時間而成長的拿牌壓力,簡勝男坦言,「當下壓力確實非常大,精神狀態接近崩潰,很想乾脆被火車撞死。」

「面對挫折永不放棄。」值得讚賞的是,當晚簡勝男展現高EQ的心理素質,調適了自己,盡快恢復到比賽狀況。

最後兩天賽事,簡勝男就像谷底反彈,表現都比預期順利。他說,就像是被擊倒後重新振作的心境,反而展現比平時更佳的水準。

「在國際賽沒有決勝點,只有任何疏忽時刻的絕敗點!」簡勝男憑著出色的心理素質克服了種種心魔,最後為台灣搶下了一面世界銅牌。

西餐烹飪 料理

簡勝男(左)拿著西餐烹飪銅牌與顏綾絹(中)拿著餐飲服務銀牌,以及劉逸群(右)拿著西點製作銅牌合照。(圖/簡勝男提供)

 

料理是一種感人的語言

就像知名主廚江振誠所說,「沒經歷過挫折的熱情沒有價值!」簡勝男走過大大小小的彎路,最終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

究竟是什麼樣的信念一路支撐著他面對挫折,直到拿到世界銅牌呢?簡勝男說,如果想走上廚師這條路,都要有某種執著。

「用真誠的心去做料理,讓料理成為感動人的語言。」他相信,即使過程艱辛,只要堅持努力做料理,就能端出讓人美味的感動。如同年幼的簡勝男,做菜給小姪子所秉持的初衷,蛋雖煎得焦黑,卻煎出意外美味的「廚師之心」。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