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學之年──醫學院評鑑委員會的成長與蛻變

 

文/賴其萬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主委
/鄭國良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管理師

《論語‧為政篇》:「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故後人用「志學之年」指人到了15歲的年齡。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醫評會或TMAC)成立於2000年7月1日,專責醫學教育評鑑,迄今適逢15週年。

臺灣醫學教育評鑑制度之創立

TMAC之創立源自於美國教育部的驅動。美國有不少立志習醫者,因未能考取美國國內的醫學院而前往國外習醫,但仍可獲得美國政府的助學貸款。這些前往國外習醫者學成回國之後,卻有不少人遲遲未能通過執照考試,鉅額助學貸款形同浪費。美國國會因此敦促美國教育部於1992年設立「國外醫學教育暨評鑑認可審議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 NCFMEA),以調查各國評鑑醫學教育之機制,及了解這些國家的醫學院所施行之教育品質如何維持,並於1998年對亞洲地區首次評議。

當時NCFMEA裁定臺灣的評鑑制度與美國「不相比擬」(non-comparable),並指陳臺灣醫學教育多項實際缺點,包括沒有獨立專責之醫學評鑑機構、沒有定期評鑑週期及完整的評鑑準則資料等。這項結果促使當時代表臺灣赴美答辯鎩羽而歸的黃崑巖教授向教育部力薦,設置中立且常設的獨立醫學教育評鑑機構,教育部高等教育司遂召開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會中達成共識,成立專責的醫學教育評鑑單位。

1999年,教育部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設立籌備小組,2000年7月1日正式成立TMAC,由黃崑巖教授擔任首屆主委,並於隔年正式展開實地訪評。2002年,黃崑巖教授及中央研究院何曼德院士代表TMAC前往NCFMEA答辯,首獲與美國醫學院評鑑機制「可相比擬」(comparable)的認可,期限為六年。2005年,教育部成立高等教育評鑑中心,TMAC乃於2005年底自國衛院改隸高教評鑑中心,但仍維持其獨立運作之特性。

NCFMEA裁定臺灣的評鑑制度與美國「不相比擬」時,黃崑巖教授憑藉其高瞻遠矚的眼光,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將國外評鑑組織的負面批評扭轉成醫學教育改革的正向驅動力,開啟了臺灣醫學教育評鑑的里程碑。

TMAC之運作

TMAC委員會由13名委員組成,任期三年,由TMAC、教育部與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推薦人選,經遴選委員會遴選產生。

TMAC評鑑的主要目的在了解醫學校院醫學系的辦學現況、教育目標與達成程度,透過評鑑協助學校發現辦學上的盲點,將自我評鑑機制落實於平日之行政與課程等管理,建立持續自我改進的能力。實地訪評期間,訪評委員逐一檢視醫學院與實習醫院的教學設施、實際教學情況,尤其重視「床邊教學」,並與行政主管(包括董事會、醫學院與醫院院長、系主任)、教職員及學生深入晤談,了解醫學系辦學品質與實際運作情況。評鑑結果分為「通過」、「有條件通過」、「待觀察」、「不通過」等四種,效期至多七年。

國際交流與成果

2002年,TMAC首獲NCFMEA評定與美國醫學院評鑑機制「可相比擬」的認可;2009年,TMAC又通過NCFMEA「全面再審議」(redetermination),繼續獲得「可相比擬」之評比。此外,亦參與其他國際醫學教育組織的交流及合作,成果豐碩。

● 與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密切交流

2009年,TMAC舉辦醫學教育評鑑國際研討會,邀請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 LCME)的兩位秘書長以及副秘書長,來臺分享LCME發展的歷史背景、評鑑準則的訂定及修訂、訪評委員的挑選與訓練、實地訪評、評鑑結果決議、如何建立公信力,以及學校如何準備評鑑等。同年,LCME邀請TMAC執行長賴其萬教授及TMAC委員劉克明教授,以觀察員身分參加兩所醫學院的實地訪評,並於隔年參與LCME例行會議,觀摩LCME如何評定評鑑結果。

TMAC成立之初,曾參考LCME、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以及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WFME)等相關資料,制定TMAC評鑑準則。TMAC基於歷年評鑑中所發現的問題,決議逐項重新訂出新準則。因此,2010年邀請LCME準則修訂小組召集人Dr. Michael J. Reichgott來臺擔任TMAC準則修訂小組顧問,共同修訂TMAC評鑑準則。2013年,TMAC參考美國LCME的評鑑準則與架構、TMAC舊制評鑑準則,以及TMAC多年評鑑下來發現臺灣醫學教育普遍的問題等,並考量臺灣文化、歷史及法規的脈絡後,予以「在地化」,完成了評鑑準則的修訂,定名為「TMAC新制評鑑準則(2013版)」。新制評鑑準則分為機構、醫學系、醫學生、教師與教育資源等五大領域,共135條條文,醫學教育評鑑的新頁由此展開。

● 成為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協會正式會員

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協會(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 AMEWPR)為WFME在全球6個區域中之西太平洋地區分支,宗旨在提升區域內的醫學教育品質。TMAC自2008年開始以觀察員身分出席AMEWPR大會;2011年受邀於大會的研討會中發表臺灣醫學教育評鑑的經驗;2012年,TMAC獲AMEWPR「諮詢委員會議」(Advisory Board Meeting)正式通過成為會員,並爭取於2014年6月7、8日在臺北舉辦AMEWPR年會。

此外,AMEWPR也開始由會員組成外部評鑑團隊,實地訪評尚未設立或甫設立醫學教育評鑑制度的國家之醫學院,醫評會委員因此曾受邀參加薩摩亞與蒙古的評鑑團隊,以及受邀至越南舉行有關醫學教育評鑑工作坊。

● 臺灣醫學院列入世界醫學院名錄

世界醫學院名錄(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 WDMS)是由WFME與美國「國際醫學教育與研究促進基金會」(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FAIMER)合作共同建置,進入網站搜尋頁面後,只要勾選「非屬聯合國會員國家」(Include Non-UN Member States),即可看到臺灣與世界其他國家並列,而國內的12所醫學院均列入名錄中,這是臺灣醫學教育史上的一大突破。WDMS網址為http://www.wdoms.org/。

國內外挑戰

● 國內:醫學系六年新制的因應措施

TMAC歷經創立、發展、變革與參與國際交流及合作的同時,亦面臨臺灣與國際醫學教育發展趨勢的變化與挑戰。臺灣從2013年起實施「醫學系新制」,醫學系修業年限由七年改為六年,但畢業後的一般醫學訓練(Post Graduate Year,PGY)由一年改為二年,此項變革涉及層面甚廣,TMAC因應措施為:(1)加強醫學人文、基礎醫學、臨床醫學之全面整合;(2)重視學生之實作經驗、臨床教師之教學能力,以及更精確評估學生的方式,以增進臨床教學;(3)持續提升醫學人文與專業教育;(4)持續改善醫學教育與臨床教學之評鑑。

● 國際:2023年以前通過WFME認證

在國際醫學教育發展趨勢方面,2010年,WFME和美國「外國醫學系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 ECFMG)共同宣布,2023年以後,各國的醫學院畢業生欲赴美訓練或行醫,於申請美國ECFMG考試通過證明時,其畢業的醫學校院必須通過WFME所認可的評鑑組織之評鑑,以促進全球的醫療品質齊一,這不僅將嚴重影響臺灣醫學畢業生前往美國申請住院醫師訓練的機會,亦是TMAC所面臨的重大挑戰。TMAC目前正積極籌備,希望在2023年以前申請並通過WFME的認證,以更進一步提升臺灣醫學教育在國際上的地位。

未來展望

放眼未來,TMAC將持續提升醫學教育、精進評鑑制度,透過評鑑,臺灣的醫學教育應可朝以下六點發展:

1.評鑑制度的持續修正與完備,包括評鑑報告的一致性、訪評委員的訓練與儲備等。

2.持續加強與國內其他評鑑機構以及與醫學教育相關組織的協調合作。

3.持續加強與國際醫學教育評鑑組織的交流與合作。

4.希望將來評鑑資料能包括學生對學校的自評,以及畢業生對學校的意見回饋,讓醫學系評鑑更多元、細緻。

5.建立國內醫學教育持續品質改進的制度(Continuous Quality Improvement)。在學校通過效期屆滿的前三年進行期中訪視(類似形成性評量(formative assessment)),以減少在效期屆滿時進行全面評鑑(類似總結性評量(summative assessment))的負擔。

6.學習LCME建立「醫學教育輔導制度」,評鑑組織中有專責人力輔導各校之醫學教育,且此人力不參與實地訪評,以落實提升醫學教育品質的理念。

歷經15年的成長與蛻變,TMAC的會務發展已逐漸從例行的評鑑工作,延伸至醫學教育評鑑制度的革新,以及與國際評鑑組織的深入交流結盟,會務的質與量均趨於複雜化。但TMAC肩負臺灣醫學教育品質保證系統把關者的重擔,未來除了確保醫學教育品質能持續改善之外,更重要的是透過評鑑發現存在於整體醫學教育的根本問題,提出改善的政策方案,以達到提升醫學教育的最終目的。

 

圖片來源:flickr@Nomad YC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6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103年度醫學院醫學系評鑑結果公布

 

文/鄭國良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管理師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自99年開始修訂評鑑準則與自評報告,歷經多次討論會與說明會,於102年10月底函告各校新制評鑑準則及自評報告,103年新制準則正式上路實施。

8所大學醫學系接受醫學院新制評鑑

首次接受新制評鑑準則訪視評鑑的學校共有8所,包括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的全面評鑑;臺北醫學大學、長庚大學、國立成功大學、慈濟大學與中國醫藥大學等5校醫學系的追蹤評鑑;以及新設立之馬偕醫學院醫學系與義守大學學士後醫學系外國學生專班之實地訪視。103年度醫學系訪視評鑑自去(103)年10月14日展開,至12月17日結束。

各訪評小組經過多次審慎討論完成評鑑報告初稿後,提交今(104)年4月9日TMAC第31次委員會議審議。審議後的評鑑報告初稿於5月6日寄予受評學校辦理申復事宜,共有7校提出申復意見。

各訪評小組針對受評學校提出之申復意見進行討論、查證與回覆,並將受評學校之申復意見及訪評小組之回覆意見,提至6月11日TMAC委員會議進行申復審議。

完成申復程序後,評鑑結果報告將提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會備查,再提送教育部備查,並公布於TMAC網站上。

6所醫學系通過評鑑

103年受評醫學系評鑑結果如下:

1.國防醫學院:「通過」,於106年度下半年進行全面評鑑。

2.臺北醫學大學:「通過」,須於106年度下半年針對改進情形進行追蹤評鑑。

3.中國醫藥大學:「通過」,於107年度下半年進行全面評鑑。

4.慈濟大學:「通過」,但須於106年度下半年進行全面評鑑。

5.國立成功大學:「通過」,於108年度下半年進行全面評鑑。

6.長庚大學:維持「通過」,於105年度下半年進行全面評鑑。

馬偕醫學院醫學系與義守大學學士後醫學系外國學生專班為「新設學校觀察中」,將於第一屆醫學生畢業後,始進行全面評鑑。

評鑑結果、評鑑報告、學校申復意見及TMAC申復回覆說明,已同步公布於TMAC網站之評鑑結果專區

為確保受評醫學院校之權益,受評學校如不服評鑑結果,得於收到評鑑結果30日內,就「違反程序」或「不符事實」之具體事由,以書面向TMAC提出申訴。TMAC將於收到申訴書後提請「醫學院評鑑申訴評議委員會」審議。

 

圖片來源:flickr@Miniunicorn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6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14年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協會年會暨醫學教育會議側記

 

文/賴其萬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主任委員
/張上淳
台灣醫學教育學會理事長
/林其和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執行長
/張曉平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執行秘書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TMAC)與台灣醫學教育學會(Taiwan Association of Medical Education,簡稱TAME)聯合於2014年6月7、8日在臺北舉辦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協會(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簡稱AMEWPR)會員大會暨醫學教育會議,由於這是臺灣醫學教育暨評鑑史上重要的里程碑,故僅以此文記錄這場盛會。

非主席會員國舉辦會員大會  TMAC寫下歷史新頁

AMEWPR為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簡稱WFME)在全球六大地區的分支之一,其設立宗旨在提升區域的醫學教育品質,交流區域內會員的醫學教育暨評鑑成果。位屬西太平洋地區的會員包括柬埔寨、蒙古、中國、日本、韓國、越南、寮國、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巴布亞紐幾內亞、紐西蘭、澳洲、斐濟、臺灣等15個國家的醫學教育組織代表(TMAC於2012年成為正式會員)。AMEWPR歷年的年會皆由擔任主席的會員國舉辦,2014年TMAC成功爭取在臺北舉行會員大會,已經創下AMEWPR會員大會由非主席會員國舉辦的首例。

AMEWPR各會員國家僅由一位具代表性的醫學教育專家成為諮詢委員(Advisory Board Member), 每年召開「諮詢委員會議」(Advisory Board Meeting),決議組織的常務事項和永續發展議題,除了諮詢委員以外,每個會員國最多僅接受一名學者以觀察員身分列席。藉著各國會員難得齊聚的機會,以往主辦會員皆與該國的醫學教育學會聯合舉辦為期一至三天的醫學教育研討會議。2014年6月7日上午,AMEWPR諮詢委員會議在臺北西華飯店舉行,該次會議正好適逢改選正副主席,主席由時任副主席之澳洲代表Dr. Michael J. Field接任,副主席經會員代表們提名投票選出新加坡代表Dr. Dujeepa D. Samarasekera,任期自2014年起共四年。會中也同時決議2015年AMEWPR會員大會暨醫學教育會議的主辦國為澳洲,將與「亞洲醫學教育協會」(Asian Medic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AMEA)在澳洲紐卡索(Newcastle)聯合舉行。

重大全球政策影響深遠  擴大邀請兩區域組織會員與會

為使更多醫學教育工作者能參與2014年大會,本次會議除了由TMAC與TAME共同主辦之外,並有財團法人黃達夫醫學教育促進基金會、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等單位贊助,以及各醫學校院聯合協辦。大會議程安排6月7日上午召開AMEWPR諮詢委員會議,7日下午由三位主講人的專題演講(keynote speech)展開大會序幕,6月8日接續五場主題演說(Topic Presentation)與三場專題座談(Panel Discussion)。

WFME和美國「外國醫學系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簡稱ECFMG)於2010年共同宣布,2023年以後,各國的醫學院畢業生要赴美訓練或行醫,於申請美國ECFMG考試通過證明時,其畢業的醫學校院必須通過WFME所認可的評鑑組織之評鑑,以促進全球醫療品質齊一。這項震撼的全球政策不只對臺灣,對全球各國的醫學教育都將帶來重大影響。因此,大會除了邀請AMEWPR會員與會,也擴及WFME在東南亞地區的分支「東南亞區域醫學教育學會」(South East Asian Reg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SEARAME)會員,包括孟加拉共和國、不丹、印度、印尼、馬爾地夫、緬甸、尼泊爾、斯里蘭卡、泰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東帝汶民主共和國等11國。這次兩個區域組織的會員共計有34位出席與會。

本次會議的主題分為:(1)以WFME及ECFMG的全球化觀點探討全球醫學教育評鑑之認可;(2)AMEWPR及SEARAME會員該如何因應全球化的評鑑認可;(3)會員分享其醫學評鑑組織已獲其他國際認可之經驗。

2023年全球醫學教育評鑑認證計畫  取得全球醫學教育和諧的證照標準

第一天會議於6月7日下午開始,由WFME主席Dr. Stefan C. Lindgren擔任第一位專題主講,題目為「醫學院線上品保資料輔助的全球評鑑認可」(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of Accreditation Supplemented by Validated Web-Based Information on Quality of Medical Schools)。第二場專題主講由ECFMG主席Dr. Emmanuel G. Cassimatis演說,題目為「ECFMG對全球醫學教育挑戰的回應」(ECFMG’s Response to Challenges in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二位專題主講者著重於說明2023年全球醫學教育評鑑認證計畫的理念、目的以及預計如何實施。

因應當前全球人口(包括醫療人口)的移動,以及全球醫學院快速大量增加,全球醫療品質的齊一是最需重視的議題。各國醫學院培育出來的醫師以及所授予的醫學學位證書,必須在實質上有齊一的水平,才能滿足醫師人員選擇到其他國家接受繼續教育的期待。而透過「評鑑」正是醫學教育品質保證的最佳途徑。因此,WFME和ECFMG計畫實施「全球醫學教育評鑑單位認證」計畫,獲得認證即意味著該國的評鑑組織在程序及評鑑標準都符合全球公認的要求

這項全球醫學教育評鑑認證計畫在2011年首先由加勒比海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Caribbean Accreditation Authority for Education in Medicine and Other Health Professions, CAAM-HP)進行「先導式(Pilot)評鑑」,於2012年獲得認證。美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LCME)及加拿大醫學院評鑑委員會(Committee on Accreditation of Canadian Medical Schools,簡稱CACMS)則於2014年通過認證,認證期限為十年(至2023年)。

基於東西方及各國文化及語言的差異,這項全球認證計畫的基調在於取得全球醫學教育「和諧的證照標準」(harmonized certification and licensure standards),而非要求各國的醫學教育評鑑標準和程序「統一化」。各國的醫教評鑑組織必須採用與美國LCME可相比擬的標準或者採用WFME訂定的標準,再加以「在地化」(localization),以順應不同的國情文化

臺灣醫學教育重大突破  12所醫學院列入世界醫學院名錄

Dr. Lindgren及Dr. Cassimatis同時提到,WFME與美國「國際醫學教育與研究促進基金會」(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簡稱FAIMER)於2014年4月合作建置了線上新版「世界醫學院名錄」(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 WDMS),網址為http://www.wdoms.org/。

WDMS裡面的資料整合了FAIMER原有的國際醫學教育名錄(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Directory, IMED),以及由2007年WFME透過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的電子資料庫而延伸編訂的世界醫學院名錄(The Avicenna Directories)。在WDMS中,進入「非屬聯合國會員國家」(Include Non-UN Member States)選項,即可看到臺灣與世界其他國家並列,而國內12所醫學院均列入名錄中,這是臺灣醫學教育上的一大突破。

轉換西方制度  順應在地文化

第三場專題主講邀請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黃俊傑院長以「醫學教育在亞洲脈絡性轉換的必要性」(On the Necessity of ‘Contextual Turn’ of Medical Education in Asia)為題,呼應前面二位主講人的內容,強調臺灣在東西方文化的差異背景下,融入西方制度的同時,需要考慮如何脈絡性轉換(contextual turn)順應在地文化。

執行全球醫學教育評鑑認證計畫  區域分支機構扮演關鍵角色

大會第二天上午的二場主題演說(「主題演說一」與「主題演說二」)分別邀請AMEWPR主席、來自韓國的Dr. Ducksun Ahn,以及SEARAME主席、來自印度的Dr. Rita Sood,分別從AMEWPR與SEARAME的角度,分析區域內會員如何因應2023年全球醫教評鑑認可計畫。Dr. Ahn表示,過去四年來,AMEWPR已積極促進區域內的評鑑活動,也組成外部評鑑團隊實地訪視外蒙古、日本、薩摩亞、斐濟、中國等幾個尚未設立或甫設立醫學教育評鑑制度的國家之醫學院,展開外部評鑑。2014年3月,韓國主席邀請TMAC賴其萬主委代表AMEWPR至越南舉行有關醫學教育評鑑工作坊,希望促成越南政府衛福部成立評鑑機制;這些訪視活動都為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品質的提升帶來相當的斬獲,同時也象徵了未來ECFMG/WFME的全球認可之執行與推動,各區域分支將扮演重要角色。

SEARAME主席Dr. Sood則提到,東南亞地區正面臨醫學院的快速增加,尤其是私立醫學院,因此,為確保醫學教育品質,SEARAME依照WFME所訂定的全球醫學教育標準(WFME Global Standards for Quality Improvement in Basic Medical Education)為架構,訂定了適用於東南亞區域國家的評鑑準則(SEA Regional Guideline)。而東南亞地區多數國家的醫學教育評鑑是由國家的醫學委員會(National Medical Councils)或大學主導,但近來泰國則開始建立獨立的醫學評鑑協會,印尼則才由七個醫學學門(醫、牙、護、營養、藥、公衛、助產)學會共同簽署協議,成立一獨立的健康專業學門(Lembaga Akreditasi Mandiri Perguruan Tinggi Kesehatan Indonesia,英文譯為Independent Accreditation Agency for Health Professions Education, IAAHPE)評鑑機構。

澳紐分享醫學院評鑑成功經驗

大會第二天下午(6月8日)的主題演說由已獲得國際認可的會員分享經驗,包括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菲律賓及臺灣。「主題演說三」由澳洲的Dr. Michael J. Field分享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簡稱AMC)成功執行醫學院評鑑的要素,包括:依據被公認且定義明確的準則、學校的配合、公平且公正的評鑑程序、尊重受評學校的自主性、可受公評的評鑑結果、鼓勵多元參與、激勵內部的改進與革新、推廣全國醫學教育的最佳執行等要件。澳洲沒有醫師國家考試制度,因此醫學系畢業生的水準仰賴嚴格謹慎且具公信力的AMC評鑑,所有澳洲的醫學院皆須接受AMC評鑑,其是以醫學系畢業生在科學知識、臨床應用、健康與社會政策、專業素養及領導能力等四方面展現的學習成果為導向。

此外,Dr. Field也分享了澳洲AMC的評鑑程序、截至2014年的評鑑結果統計、評鑑結果處理,以及澳洲的醫學院曾發生過的重大變革及新設立學校的問題等。最後分享AMC面臨的挑戰,其中不少引起許多國家評鑑單位的共鳴,包括:維持永續評鑑的財務來源由誰買單、評鑑的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是投入的時間還是心力、評鑑小組與秘書長(secretariat)的品質維持、日益多樣化的課程模組、提出評鑑效益的證明,以及對區域及全球的醫學教育發展的貢獻等。紐西蘭的醫學院因為同樣接受澳洲AMC的評鑑,因此大會也邀請來自紐西蘭的Dr. PeterM. Ellis簡短分享紐西蘭在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Post Graduate Year, PGY)的經驗。

馬、菲、臺經驗分享

「主題演說四」分別由馬來西亞、菲律賓及臺灣等會員代表分享評鑑經驗,簡述摘要如下:

●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由Dr. Nabishah Mohamad演說。馬國醫學教育的準則(guideline)是由大馬醫藥理事會(Malaysian Medical Council,簡稱MMC)及馬來西亞學術資格鑑定局(Malaysian Qualifications Agency,簡稱MQA)負責。馬來西亞的這套準則參照WFME的全球醫學教育標準,明確界定醫學教育的必要條件,在此準則內,各醫學院可以自行設計發展授予醫學學位的學程(program),並依據學校的宗旨及教育目標合理配置教育資源,學校也必須依照準則建立完整的資料庫。

而醫學院的評鑑由MMC執行,審查各醫學院醫學士學程的資料並實地訪視。評鑑報告初稿會送給學校確認,確認無誤後才會送交由MMC組成的聯合技術委員會(Joint Technical Committee)、MQA,以及公共服務局(Public Service Department)審核。評鑑結果分為「通過,效期五年」(5-year full accreditation)、部分通過(partial accreditation)或不通過(not accredited)三種。

● 菲律賓

第二位由Dr. Alfaretta Luisa T. Reyes介紹菲律賓的評鑑機構組織、歷史沿革、評鑑目的、程序、標準設計及四種評鑑等級等。菲律賓的高教品質保證系統包含許多不同單位的組合,本文僅就Dr. Reyes演說中所介紹的菲國評鑑機構架構略述之。菲國的高教品質保證系統是由政府授權的委員會(Comission on Higher Education,簡稱CHED)掌理,CHED核准學校授予醫學士學位的學程,並監督學程的執行。而不同學門領域學程的評鑑,CHED則授權三個評鑑機構執行,分別是菲律賓大學評鑑協會(Philippine Accrediting Association of Schools,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簡稱PAASCU)、菲律賓評鑑機構聯盟(Federation of Accrediting Agencies of the Philippines,簡稱FAAP),以及國家品保機構網絡(National Network for Quality Assurance Agencies,簡稱NNQAA)。

而在1999年,菲律賓醫學院協會(Association of Philippine Medical Colleges Foundation, Inc.,簡稱APMCFI)和PAASCU共同規劃醫學士學位學程(MD program)的評鑑程序,並參考菲律賓國內品保機構(CHED、APMCFI、PAASCU)的標準、AMEWPR訂定的醫學教育標準、WFME的全球醫學教育標準等,以及最佳的醫學院實例等資料來源,訂定醫學教育的評鑑標準。而PAASCU在2001年成立了醫學教育委員會(PAASCU Commission on Medical Education),2003年開始醫學院的評鑑。

● 臺灣

最後由TMAC執行長林其和教授分享臺灣醫學教育評鑑組織TMAC的成立緣由、委員會組成、委員會任務、評鑑項目、對新設立學校的評鑑、評鑑時程、程序、評鑑結果的決定等制度。而除了例行性評鑑,林其和教授也強調,TMAC現階段的任務是朝向國際組織的接軌與交流,包括和美國LCME的經驗交流、與AMEWPR及WFME的合作,以及持續精進評鑑委員的訓練等。

當中也提出TMAC評鑑準則的修訂經驗,是參考LCME的評鑑準則、TMAC舊制的評鑑準則,與TMAC多年評鑑下來發現臺灣醫學教育普遍的問題等而大幅全面重新制訂,雖在準則架構上參照LCME準則,但在內容實質上則是以臺灣文化的脈絡為考量,經過多次的專家學者討論及公開徵求學校意見後,予以「在地化」;正如《晏子春秋》中所謂「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任何國外的制度無法完全移植到國內,必須有此思維去順應國情文化予以調整。

由於大會希望所有與會會員國代表均能與大家分享各國的醫教評鑑制度,因此越南、巴布亞紐幾內亞、蒙古、新加坡、日本、中國、泰國等會員代表都應邀出席與談(Panel Discussion),由Dr. Lindgren 和Dr. Cassimatis二位專題主講人主持,和與談人進行問答互動。

以更高格局省思醫學評鑑

大會最後一場演講邀請TMAC名譽主委、現任和信治癌醫院黃達夫院長發表演說,主題是「超越評鑑」(Accreditation and Beyond),他提出了不同於前面各場次的議題讓大家思考:「醫學教育的評鑑對於畢業生進入臨床執業後的效益是否也應該被評估?」、「我們應該如何或者是否應該去評估?」、「未來的醫學教育目標是否應與時俱進地調整?」、「是否延伸評量醫學生畢業後的職涯發展?」換言之,黃達夫院長以更高的格局來看,醫學院應該不僅是透過評鑑來檢視學校有無符合最低標準的要求,醫學院的目標也應延伸至畢業生在不同面向的成就。

以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為例,其對於畢業生的教育目標落實在不同層面,包括:臨床技能、科學基礎和臨床行醫的建構、醫療的社會脈絡以及對民眾健康的責任、專業素養和終身學習等。黃達夫院長認為,醫學院要達到評鑑機構設定的標準,只是醫學院要努力的一小部分,另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是:我們能否評估醫學教育對學生畢業後的終生影響?我們是否應該繼續觀察學生畢業後的發展?未來的評鑑準則是否能融入這些面向的考量?這些發人深省的議題,其實從WFME所訂定的「全球醫學教育標準」(WFME Global Standards for Quality Improvement in Basic Medical Education)當中的準則條文,即可探出世界醫學教育評鑑的趨勢發展,已從學校內的辦學延伸到校外,例如:社區醫學、學生終身學習的能力、行醫的社會責任等。黃達夫院長所提的議題,也許就是全球各區域的醫學教育評鑑發展到齊一程度之後,下個階段各醫教評鑑組織要面臨的重要課題。

臺灣醫學生與會  優異表現獲好評

由於臺灣難得有此機會與這麼多國外醫教人士進行交流,大會特別邀請國內12所醫學院負責醫學教育的教師與學生代表參加,連同TMAC委員及對醫學教育有興趣的臺灣學者,國內與會人數共計122位。同時,為了展現各醫學院的國際能見度,大會也安排各校醫學系以英文海報介紹其學校,由醫學生擔任解說員。在茶敘及6月8日中餐時段,所有與會外賓都對各醫學系圖文並茂的英文海報展現高度興趣,並與醫學生進行密切的交談討論,現場氣氛十分熱烈。

會議最後一天以及會後,WFME主席Dr. Lindgren、ECFMG主席Dr. Cassimatis,及接任AMEWPR主席、來自澳洲的Dr. Field以及其他眾多國外與會者,皆以口頭或email恭賀TMAC此次年會舉辦地相當成功,並讚許會議內容以及會議的各項安排,尤其是臺灣醫學生擔任大會司儀有聲有色,更是AMEWPR會議中前所未有的創舉,而醫學生們的優異表現,更是大獲國外與會者好評,甚至表達爾後AMEWPR會議也將參考此安排,加入醫學生的參與。

提升臺灣醫學教育國際能見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會除了順利完成2014年AMEWPR的諮詢委員會議,以及讓AMEWPR和SEARAME與會代表了解WFME-ECFMG 2023年全球醫學教育評鑑機構認證計畫的實施之外,附加效益是臺灣的醫學教育學者有機會與會員國代表分享各自醫學教育的心得,並讓所有國外與會者看到臺灣醫學教育暨評鑑的水準。這對臺灣醫學教育在國際上的地位提升一定大有助益。

◎致謝

本次會議感謝教育部對此專案的補助與支持,更感謝財團法人黃達夫醫學教育促進基金會、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等協辦單位的大力贊助,不僅讓各國與會者充分感受臺灣對醫學教育的重視,也在會議周邊的活動安排上,圓滿展現高規格的國際禮儀,樹立良好的臺灣國際形象。

◎參考文獻

TMAC. (2014, June). Handbook of 2014 Annual Meeting of the 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 Symposium conducted at the meeting of the 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aipei, Taiwan, R.O.C.

 

圖片來源:《評鑑雙月刊》第56期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6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專業素養養成教育對醫學生的重要性

 

文/劉克明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委員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TMAC)訂定新制評鑑準則(2013版),其中,為了培育出符合社會期待的良醫,針對醫師所需的特質和能力,特別是專業素養的養成,訂定了醫學教育的課程準則,以供各醫學院規劃課程的依據。其相關條文如下說明。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新制評鑑準則 2.3課程內容

● 2.3.0

醫學系的課程內容,應確保醫學生能獲得良好及有效率的不分科醫師所需之特質和能力,並能以主動且獨立的態度達成終身學習的能力。

註釋:「特質和能力」包括利他精神、承諾、同理心、溝通能力、批判性思考和判斷、決策、文化敏感性、道德判斷、正直、尊重、自我意識、自我反思、社會責任、誠信,以及其他作為醫師和專業人士的特質。醫學院可參考關於專業素養的著作,列出好醫師的特質。由於醫師受到社會期待,在各種場合成為領導人才,醫學系也應確保醫學生發展有關領導力、團隊精神、為病人倡議、社會責任和相關領域之能力。

● 2.3.15

醫學系的教師和醫學生必須理解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們,如何看待健康和疾病,以及對各種症狀、疾病和治療的反應。

註釋:醫學系的教學應強調醫學生必須關注病人的整體醫療需求,以及社會與文化情況對病人健康的影響。為了證明遵循此準則,醫學系應以文件證明關於發展跨文化能力的目的,指出醫學生在課程上,何處有機會接觸到這些材料,並顯示目的的達成度。

醫學系的教學目的應包括醫學生對人口差異,對於健康照護品質和療效之影響的了解(例如種族和族群的差異對疾病的診斷和影響)。

筆者在2013年的評鑑訪視過程中,觀察到各醫學院都很重視專業素養的養成教育,課程的安排也以評鑑準則的內容為依據,至於學生對專業素養課程的看法與學習成果為何?是否對畢業後之臨床醫療行為與態度造成影響,則有待進一步的探討與觀察。

美國醫學院畢業生對專業素養養成教育的看法

2013年及2014年,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LCME)分別評鑑通過130所及140所醫學院,其全部醫學院的畢業生人數分別為18,147人及18,241人;而上網填答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簡稱AAMC)的畢業生問卷調查(Graduation Questionnaire,簡稱GQ)則分別為14,836人(81.8%)及14,877人(81.6%)。

在2013年的畢業生問卷調查中,13,596位畢業生填答對於專業素養課程的看法,其中1.8%的畢業生認為該課程教學不足,82.6%認為該課程教學適當,15.6%認為該課程教學太多。從2009年以來,每年約有15.3%至16.2%的畢業生認為該課程教學太多。2014年1月17日,臺灣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過去的顧問室)主辦潛在課程師資培育工作坊,應邀來臺主持的梅約診所(Mayo Clinic)醫學教育教授Dr. F. W. Hafferty在有關專業素養的演講時,也特別指出此數據,顯示不少美國醫學生們認為專業素養課程過多。

2014年AAMC的畢業生問卷調查,將對於專業素養課程的看法與議題,調整為融入畢業生個人對於醫學社會科學的議題,例如:「我對於倫理、人文、專業素養、醫療照護系統的組織與構造等,已有基本的了解」,共有13,683位畢業生填答,其中47.6%的畢業生非常同意,47.3%同意,4.1%沒有意見,0.8%的畢業生不同意,0.2%非常不同意。顯示在13,683位畢業生中,至少有1%對於包括專業素養在內的醫學社會科學議題並不了解。

專業素養的課程重點,是要確實達到良醫專業的心態與行為養成。若醫學生在學期間違反專業素養,或畢業後執行醫療業務時違反專業素養,會有什麼後果?筆者謹將最近國外發生的案件敘述如下,以供參考。

維克森林大學 醫學

 

案例一:醫學院畢業生違反專業素養  遭撤銷畢業資格

2014年6月4日,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郡的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簡稱CWRU)校刊CWRU_Campus2 ,刊登一篇作者為Mr. Farkas的報導,標題為「因為專業素養問題,CWRU不准醫學生畢業;法官命令必須授以學位」(CWRU blocks graduation from med school over “professionalism” issues; judge orders degree be awarded )。副標題是「聯邦法官判決,CWRU必須授予一位已經達到所有學業方面的要求,但被該大學認為違反專業素養的醫學生醫學博士學位」。

該案件的概況為,CWRU的醫學生Mr. Al-Dabagh已經完成醫學院規定的畢業資格全部要求,而且也已經被位於哥倫布市(Columbus)的河濱醫院(Riverside Hospital)獲聘為皮膚科住院醫師,在6月17日開始住院醫師的訓練課程。但他在4月18日,即畢業前一週,被CWRU告知因為在學期間發生品格問題而被開除。

Mr. Al-Dabagh於2009年,從密西根大學福林特校區(University of Michigan-Flint)畢業。他是以畢業成績總平均(Grade Point Average,GPA)4.0及三門主修,獲准進入CWRU就讀。在完成四年的醫學院教育後,又去北卡羅萊納州維克森林大學(Wake Forest University)進行第五年的研究選修。

在CWRU,每一位醫學生畢業前,其整體表現要經過9位資深教授組成的學生委員會(Committee on Students)審查通過,才能夠獲頒醫學博士學位。

在五年的醫學院教育期間,Mr. Al-Dabagh曾因嘗試找藉口以掩飾遲到三次、2012年發生舞會酒醉性騷擾行為、為了不願付計程車資而跳車、病人家屬申告案件,以及未親自檢查病人即給病人病歷摘要等,被學生委員會懲戒。但CWRU並沒有因前述的任何一件事,而拒絕推薦他接受住院醫師的訓練,反而是在2014年4月初寄了一封信告知,由於良好的研究技巧,他將會以優異的成績畢業。隨後,Mr. Al-Dabagh被河濱醫院獲聘為皮膚科住院醫師,預定在2014年6月17日開始住院醫師的訓練課程。

然而,2013年2月3日,Mr. Al-Dabagh在維克森林大學工作時,開車撞到一根電線桿,他宣稱是為了避免撞到一隻鹿而失控,但是被警方控訴開車粗心、鹵莽與損害罪。一直到2014年4月7日,他才被宣告犯下兩件行為失檢定案。2014年4月9日,Mr. Al-Dabagh將此結果通知河濱醫院。河濱醫院的主管立即在Mr. Al-Dabagh告知CWRU之前,先行轉知CWRU校方。CWRU學生委員會開會後,決定於4月18日函知Mr. Al-Dabagh,因為他連續且嚴重的違犯行為準則與專業素養準則,被醫學院開除。

CWRU校方得知Mr. Al-Dabagh在4月初因品行不端被定罪後,不但立即採取將他開除的行動,而且於5月8日拒絕他的申訴,並告知如果他不在5月19日前辦退學,將會被CWRU開除。然而在此同時,Mr. Al-Dabagh的律師C. Holecek宣稱是CWRU不履行合約在先,要求美國地方法院(U.S. District Court)判決「永久禁令」(permanent injunction);律師提出的理由為,Mr. Al-Dabagh為了醫學教育已付出15萬元美金,也完成了所有學業方面的要求,而且在學生手冊或其他文件中,並沒有支持CWRU開除他的理由。

CWRU在給法院的答辯文件中,聲明開除學生是屬於學校的權限。CWRU並且提出「醫學院非常重視學生的態度與行為,包括學生要有如同一位醫療照護者一樣的行動能力,學生要有對自己的行動與錯誤負責的能力,以及學生要有作為醫療照護團隊的成員所具有的合作行為的能力」;而且「為了要適當的保護病人,醫學院認為,醫師必須比一般人具備更多的基本醫學科學知識」。

然而,法官J. Gwin於5月14日發出一份暫時制止令,禁止CWRU驅逐或開除Mr. Al-Dabagh,並於5月27日召開公聽會。會後法官Gwin判決,CWRU已經超過它的責任範圍。6月2日,法官Gwin在永久禁令中寫到,「CWRU在判斷學術標準時,擁有極大的自由裁決權,但對於專業素養的決定,已超越學術的或病人相關的事務」、「雖然法院應該對大學在學術議題的判決,給予幾乎完全的尊重,但這種尊重並未適用於大學對品格的判斷,特別是在與醫學教育關係遙遠的品格判斷」。最後法官Gwin判決:「假如Mr. AIDabagh沒有獲得他的醫學博士學位,他將遭受不能挽回的傷害。車禍意外事件不足以使學校裁定必須驅逐Mr. Al-Dabagh」。

法官Gwin的判決為:「從CWRU把以前的案件集合在一起處理的方式,以及這些案件的性質看來,CWRU判定Mr. Al-Dabagh不符合專業素養的核心能力是獨斷且任性的行動。由於專業素養問題是CWRU唯一用來判定不授予學位的問題,法院判決Mr. Al-Dabagh已滿足大學對畢業及授予其畢業證書的全部要求」。

因為地方法院的判決,Mr. Al-Dabagh順利畢業,取得醫學博士學位,並且在河濱醫院擔任皮膚科住院醫師。

對此宣判,Mr. Al-Dabagh的律師C. Holecek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回應,他們很高興法院的判決,並提及Mr. Al-Dabagh是CWRU傑出的醫學生,將會成為醫療團體的一個榮譽。然而,相反的,CWRU的發言人則對法院的判決相當失望,並表示校方將會再提出上訴。

隨後在2015年1月28日,CWRU_Campus2刊登與前一篇報導相同的作者Mr. Farkas的另一篇文章,標題為「法官判決CWRU因為學生缺乏專業素養,而撤銷醫學生的畢業學位」(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can revoke medical degree because student lacked “professionalism,” court rules )。副標題是「一個聯邦申訴法院判決,CWRU有權利決定醫學生是否應該領受醫學博士學位」。該文章重點如下:

依據美國第六巡迴上訴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ixth Circuit)3位法官所組成的小組,於2015年1月28日做出判決:「CWRU是在其權力內,做出有關一位學生學業上的判斷,加上其由9位資深教授組成的學生委員會審查全部學生們的整體表現,其拒絕授予學位是正確的決定」。因此,假如CWRU已決定一位學生缺乏專業素養,則可以拒絕授予畢業學位。

美國第六巡迴上訴法院不同意地方法院法官Gwin的判決。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判決為「Mr. Al-Dabagh要求法官決定他的行為方式是否足夠專業,表現是否值得獲得學位;此項要求已超越了我們的工作範圍。CWRU學生委員會評量Mr. Al-Dabagh的整體表現,既非獨斷,亦非任性。而且,假如因為衛生條件差與不合時宜,而被醫學院開除,是在正當理由的範圍內(引用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那應該不用說,Mr. Al-Dabagh被CWRU開除,亦屬於正當理由的範圍。」

美國第六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小組宣判,命令地方法院撤銷2014年6月2日的判決,亦即CWRU有權力撤銷其畢業生Mr. Al-Dabagh的畢業學位。隨後,CWRU在其校刊上刊登:「我們很感激上訴法院承認大學是唯一有資格做出學生學業方面的判斷者」、「我們特別感謝法官們釐清學生專業素養的評量是判斷學生學業的一個重要部分,而且值得給予最高的尊重」。

案例二:臨床醫師因違反專業素養  遭撤銷醫師資格

美國第六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判決文中,曾提及「提早評量專業素養的表現是完全合理的,因為一旦醫學生畢業,我們必須等到他違法,才可能因違反專業素養而被處罰」。以下即是最近有關臨床醫師因違反專業素養而被處罰的個案。

● 虐待病童遭判入獄22年並撤銷醫師資格

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 ,簡稱BMJ )於2015年1月29日報導,Dr. M. Bradbury是英國劍橋阿登布魯克醫院(Addenbrooke’s Hospital)的小兒血液學前顧問,因虐待18位病童,被判入獄22年,並被英國醫學總會(General Medical Council,簡稱GMC)撤銷其英國註冊醫師資格。

41歲的Dr. Bradbury承認虐待年齡10至15歲易受傷害與重病的病童共18位,期間長達三年六個月。其罪行包括煽動一位他的病童從事性活動,並且以隱藏照相機將過程攝影,並拍攝1,600張男童猥褻的影像等。

2014年9月,法官G. Hawkesworth在劍橋刑事法院(Cambridge Crown Court)判他入獄。法官對Dr. Bradbury表示,「我從來沒有遇到過比這個更嚴重的性犯罪行為案件,尤其是牽涉到如此嚴重且怪異的背叛醫師誓詞(Hippocratic Oath),以及背叛病人、病患家屬、與醫生同儕對您的信任」。

GMC的主席Dr. N. Dickson則以醫療專業不能容許這種罪行,而撤銷Dr. Bradbury在英國註冊的醫師資格。

● 因強加宗教觀點於病人被撤銷醫師資格

根據2015年1月29日BMJ報導,康橋社區健康中心(Cobridge Community Health Centre)基層醫療醫師Dr. T. O’Brien,因利用一位有自殺傾向病人的弱點,強將自己的宗教觀點灌輸病人,而不顧病人健康的風險,因而被撤銷英國註冊醫師資格。

56歲的Dr. O’Brien是一名基督教徒,2012年8月開始照顧女病人A,她患有焦慮、憂鬱,以及與虐童有關的邊緣人格障礙。Dr. O’Brien與他太太很照顧A,不僅前往她家訪問、邀她來自己家中作客、送她宗教文宣資料,並且邀請她參加宗教聚會。Dr. O’Brien告訴A,她是被魔鬼攻擊,他的太太有其他方法幫助她不必吃藥。他還告訴A,精神科醫師是非常危險的,她不應該去看精神科醫師。

然而,就在A兩次未依約向她的精神科醫師報到,並且遲至2013年1月終於去看了她的精神科醫師,A的健康狀況已經明顯惡化。因此這位精神科醫師決定將Dr. O’Brien的作為向GMC報告。

GMC的醫療開業者法院服務中心(Medical Practitioners Tribunal Service)調查小組發現,Dr. O’Brien以宗教滲透病人,強烈影響病人不服用抗憂鬱藥與抗高血壓藥。該調查小組主席T.Hendra表示,由於Dr. O’Brien明顯未洞察到自己的缺點,調查小組做出結論,Dr. O’Brien對民眾是個危險人物。Dr. O’Brien隨即被GMC撤銷註冊醫師資格。

醫學院對教師違反專業素養的預防與管理

專業素養是醫學生、住院醫師、開業醫師與醫學院教師必備的能力。為了培育醫學生的專業素養,教師們必須遵守教師行為守則,以為醫學生的學習典範。

加州大學舊金山校區(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簡稱UCSF)精神科教授Dr. R. Binder等人,將UCSF醫學院近十年來,教師因違反專業素養而被申訴的案件,以及早期介入與預防違反專業素養的策略,發表於2014年12月的Academic Medicine期刊。這些違反專業素養的行為,包括對學生、學員、同儕的不尊敬、使用不適當的言語、性騷擾、性別歧視、無法與醫療團隊成員合作等。

Dr. Binder等人提出處理教師違反專業素養的申訴案件之複雜性,包括:缺乏專業的行為標準之嚴格定義、「尊敬」的不同定義、不同的文化模式,以及謊報的申訴等。

Dr. Binder等人建議,預防與介入教師違反專業素養行為的策略,包括:事先的定義確認、行為的管理、對性騷擾的教育、轉介給專業的指導者、開設情緒管理班、明確的溝通表達能力、提醒工作埸域文化上的差別,以及開設教師輔導課程等。

專業素養納入正規課程應有適當策略

為了培育出符合社會期待的良醫,國內外醫學教育界都非常重視醫學生的專業素養。長期以來,專業素養的養成模式皆採典範學習、經驗學習、隱藏課程及非正規課程等。但近年來,也有不少醫學院將專業素養的教學,開設於畢業前醫學教育的正規課程。

然而,要如何才能達到正規的專業素養課程目標,宜參考Stockley與Forbes(2014)的研究結果,他們建議要實施專業素養成為正規課程時,首先要使教師與學生皆無異議的同意接受此課程的改革。更重要的是,研究發現,教師的教學態度不佳及不適當的行為等不良示範,會對學生專業素養的發展造成負面影響。因此,有效的教師發展及學生引導課程,是推動專業素養正規課程的策略。這些都是各醫學院在推動專業素養成為正規課程時,宜特別注意的重點。

◎誌謝

筆者非常感謝TMAC主任委員賴其萬教授的細心指導,謹此致謝。

◎參考文獻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2013)。TMAC新制評鑑準則(2013版)。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Attachment/462518372426.doc

Amir Al-Dabagh v.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No. 14-3551 (6th Cir. Jan. 28, 2015). Retrieved fromhttps://s3.amazonaws.com/s3.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1510753/amir-al-dabagh-vs-case-western-reserve.pdf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2014). 2014 medical school graduation questionnaire all schools summary report. Retrieved fromhttps://www.aamc.org/download/397432/data/2014gqallschoolssummaryreport.pdf

Barzansky, B., & Etzel, S. I. (2014). Medical school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3-2014.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JAMA), 312(22), 2419-2426. doi:10.1001/jama.2014.15647

Binder, R., Friedli, A., & Fuentes-Afflick, E. (2015). Preventing and managing unprofessionalism in medical school faculties. Academic Medicine, 90(4), 442-446. doi: 10.1097/ACM.0000000000000592

Dyer, C. (2015). Doctor jailed for 22 years for abusing boy patients is struck off. British Medical Journal(BMJ) , 350(h546).

Dyer, C. (2015). GP is struck off for imposing his religious views on a vulnerable patient. British Medical Journal(BMJ) , 350(h525).

Farkas, K. (2014, June 4). CWRU blocks graduation from med school over “professionalism” issues; judge orders degree be awarded. CWRU-Campus2. Retrieved fromhttp://www.cleveland.com/metro/index.ssf/2014/06/medical_student_not_allowed_to.html

Farkas, K. (2015, January 28).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can revoke medical degree because student lacked “professionalism,” court rules. CWRU-Campus2. Retrieved fromhttp://www.cleveland.com/metro/index.ssf/2015/01/case_western_reserve_universit_41.html

Hafferty, F. W. (2014, Jan). Working with [and within] the hidden curriculum of medical education. “Hidden Curriculum ” Faculty Development Workshop. Symposium conducted at the meeting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Taipei, R.O.C.

Stockley, A. J., & Forbes, K. (2014). Medical professionalism in the formal curriculum: 5th year medical students’ experiences. BMC Medical Education, 14(259). doi:10.1186/s12909-014-0259-0

 

 

圖片來源:《評鑑雙月刊》第56期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6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如何準備TMAC新制評鑑─借鏡LCME的準備經驗

 

文/劉克明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委員

 

2010年,臺灣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參考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LCME)的準則(LCME Accreditation Standards)、TMAC原有準則和TMAC歷年評鑑所發現的問題等三方面資料,經過多次開會討論,擬出新的評鑑準則草案,經過2012年試評後定稿,並決定自2014年開始採用新制評鑑準則評鑑醫學院。目前,預定受評的醫學院正面臨如何依據新準則的內容,充分準備自評資料,並接受實地訪視,期以順利通過評鑑的重大挑戰。筆者謹分享美國醫學院接受LCME訪視評鑑的相關資訊與經驗,以供參考。

 

LCME的重要性及影響力

LCME之任務是評鑑與認證美國及加拿大的醫學院,是否有符合LCME所規定的醫學博士學位學程之架構與功能的評鑑準則之標準。LCME的評鑑與認證不但是確保醫學院教學品質的重要方法與策略,也期以鼓勵醫學教育機構與教育學程的改善。雖然LCME認證被認為是一個自願的過程,然而實際上,美國與加拿大的全部醫學院均視此認證為絕對必要,因為只有經LCME認證通過的學程醫學生或其畢業生,才能參加美國醫師執照考試(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ination,簡稱USMLE),且全國各州執照委員會均規定應從LCME認證通過的醫學院畢業才可頒發執照。而從LCME認證通過的醫學院畢業者,才有資格申請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Accreditation Council for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簡稱ACGME)認證通過的住院醫師訓練學程。此外,只有獲得LCME認證通過的醫學院有資格接受聯邦政府的補助及參與聯邦政府的重要計畫,其醫學生才能獲得銀行的助學貸款。

 

評鑑「待觀察」讓紐約上城醫學大學絕處逢生

筆者曾在《評鑑雙月刊》第44期寫到美國紐約上城醫學大學(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在2011年接受LCME的訪視評鑑,因15項未符合評鑑準則,評鑑結果為「待觀察」(On Probation)。「待觀察」的定義為評鑑機構嚴重地擔心受評單位未符合評鑑準則的層級及範圍,依美國聯邦政府法規,如一個受評單位未符合評鑑準則持續兩年,除非有很好的理由可以延長期限,否則評鑑機構就必須撤消受評單位的認證。

至2011年,美國接受LCME評鑑的136所醫學院,共有6所的評鑑結果為「待觀察」,紐約上城醫學大學是其中之一。紐約上城醫學大學雖有提出申訴,但在2011年11月,仍接到LCME維持「待觀察」的最後決議。當時,紐約上城醫學大學代理院長Dr. David Duggan對全體師生表示,他們需要依據LCME提出的問題與建議,在兩年內完成改善,才能再申請LCME的訪視。Dr. Duggan說:「紐約上城醫學大學雖然被LCME評鑑結果為『待觀察』,但我們要把握這個非常好的機會,當作一個正向的經驗,不但從其中學習與成長,而且將成為更好的學校。

隨後在校長Dr. David R. Smith全力支持下,Dr. Duggan主導檢討與改進,其範圍包括將大部分的學科、學校及委員會的主管都換成新人,鼓勵年老教師退休,聘請年輕教師,成立負責學生權益的新委員會,並充分授權課程委員會主導課程的改革及教學品質的改善等。經過全體師生一起努力,2013年6月經LCME再次訪視後,評鑑結果終於取消紐約上城醫學大學的「待觀察」,可以持續招收醫學生,讓紐約上城醫學大學絕處逢生。

正因為LCME的評鑑準則是被美國全國接受的教育品質準則,因此各醫學院學術主管,普遍地依據評鑑準則準備LCME的訪視,並將此預備工作合併於進行中的教育品質改善計畫。因此,即將接受LCME訪視,代表受評醫學院一個重要且難得的自我檢視機會。

石溪大學醫學院通過LCME全面認證的準備經驗

2011年4月,另一所位於紐約的石溪大學醫學院(Stony Broo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簡稱SBU SOM),也要接受LCME的評鑑訪視。該醫學院在院長Dr. Kenneth Kaushansky領導下,事先經過三年的充分準備,並於2011年12月順利地無條件通過LCME的全面認證(Full accreditation),且有五項優點被列為該校特色。醫學院副院長Dr. Latha Chandran將他們依據評鑑準則準備接受LCME的訪視預備工作,並合併於進行中的教育品質改善計畫之經驗,發表於醫學教育期刊Academic Medicine,提供各校參考。筆者獲得Dr. Chandran之同意,謹譯述其重點如下。

石溪大學醫學院屬於紐約州立大學系統之四個醫學院之一,創立於1971年,於2003年與2004年分別接受LCME的全面訪視及有限度的追蹤訪視,2009年春季再接獲LCME將於2011年4月進行全面訪視的通知,以作為認證其醫學博士學位學程的過程。為了2011年的訪視,石溪大學醫學院以五個階段進行準備:第一階段是規劃期,時間為期四個月;第二階段是資料收集期,時間為期十二個月;第三階段是文書建檔期,時間為期六個月;第四階段是訪視預備期,時間為期二個月;第五階段是訪視追蹤期,時間為期16個月。各階段工作重點如下:

 

第一階段:規劃期

● 指定LCME訪視準備之領導階層

石溪大學醫學院一接到LCME的訪視通知,醫學院院長Dr. Kenneth Kaushansky即指定畢業前醫學教育副院長Dr. Latha Chandran擔任LCME自評協調人(LCME self-study coordinator),為了準備此新的領導角色之任務與責任,Dr. Chandran參加LCME在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簡稱AAMC)年會所主辦的訓練課程,並且完成即將接受LCME評鑑學校的教師之訪視觀摩學習(LCME faculty fellowship)(註1)。她並協調與其他機構有受評經驗的同儕建立連絡網,主動從當地重要的相關機構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獲得資料,更去拜訪該校上次接受LCME訪視的協調人,以獲得重要的提示。

為了分擔LCME訪視準備有關的管理責任,Dr.Chandran邀請兩位資深且具終身職的教授擔任醫學院LCME任務小組副主席。Dr. Chandran與兩位副主席構成校內LCME領導團隊的三人小組,每一位都各有其專長,而且分別代表校內不同利害關係人的連絡網,包括基礎與臨床科學、量性與質性分析、臨床與科學的經驗等。三人小組每週開會,以建立對應LCME訪視活動計畫,特別針對LCME訪視的行程預備進行模擬訪視、追蹤改善與協調溝通等工作。

● 受訪學校的任務架構

依據LCME訪視指引(site-visit guidelines),三人小組先成立醫學院LCME訪視任務小組,以監督整個預備過程和幾個工作小組的工作。為了確保LCME的訪視自評(LCME Self-study)之準備過程是透明且公平的,三人小組編寫指引,明定教師、行政人員、學科主管、行政主管、學生代表及志工等的資格與人數,以確保LCME訪視任務小組委員們的代表性與公平性。

LCME依評鑑準則的領域,將自評分為五個主要領域,即機構的設立(Institutional setting,簡稱IS)、教育學程(Educational program for the M.D. Degree,簡稱ED)、教師(Faculty,簡稱FA)、醫學生(Medical students,簡稱MS)及教育資源(Educational resources,簡稱ER)。石溪大學醫學院再依各主要領域的項目數目,組成數個工作小組,分別為:機構設立領域工作小組、教師領域與教育資源領域各1個工作小組,醫學生領域2個工作小組,教育學程領域則依課程的規劃架構分8個工作小組,總共13個工作小組。每個工作小組的組員中都有三人小組的一位成員。

LCME訪視任務小組的成員也包括所有13個工作小組的組長及資深學校主管,每個月定期開會,而工作小組則視需要經常開會。

● 掌握受訪機構的弱點

在成立LCME訪視任務小組與13個工作小組後,三人小組回顧2003年LCME全面訪視與2004年追蹤訪視的全部資料、問題及相關回應,例如:課程委員會與教師評議會的會議紀錄、石溪大學醫學院法規、醫學院政策及醫學院網頁等,以確認有可能被列舉為缺點的風險領域。三人小組將這些醫學院的弱點與主要利害關係人,包括課程委員會、教師代表、課程負責人、學科主任等人溝通,懇求提供更廣泛的資訊。部分已被確認的弱點有:採取合作或跨校性的責任,以監督與管理課程(ED-33)、在課程中不按規定提供學生形成性與總結性評量,而且未經常以及時的方式提供評量(ED-30)、主管長期出缺(IS-11)等。由於這些弱點曾經被批評,三人小組擔心若有任何一個弱點再次被提出,將導致「待觀察」的嚴重風險,特別是在明知有弱點,卻未能密切協調加以改正的情況下。故三人小組經常性地評量石溪大學醫學院的弱點,且定時以顏色標誌公布LCME風險圖:紅色代表高度風險,黃色代表中度風險,綠色代表低度風險。

● 共識營(Retreats)

為了LCME的訪視,三人小組共主辦四次的校內共識營,其中兩次邀請外賓演講,參加對象為教育單位主管、教師及學生代表等。為了確保全部利害關係人都確實了解LCME評鑑準則的要求,在其訪視前18個月開始辦理第一次共識營,邀請AAMC與LCME的辦公室代表(註2)演講,說明LCME的訪視過程、解釋要提交的書面資料,並提出對石溪大學醫學院的建議。此外,第一次共識營建立辨認醫學院高風險領域的步驟,而且設立一個討論如何解決每一個弱點的平臺。

第二次共識營是在LCME訪視前11個月,重點在澄清醫學生的學習目的與能力(learning objectives and competencies)。第三次共識營安排於LCME訪視前四個月,此次重點在石溪大學醫學院的弱點,特別邀請一位校外顧問到校演講,他來自於最近被LCME評鑑為「待觀察」的醫學院,分享「待觀察」的評鑑結果對於該校的衝擊與影響。此外賓的第一手資料,讓共識營參加者真正感受到LCME評鑑未通過的震撼。第四次的共識營是在LCME訪視前一個月,焦點在學生的學習環境、師生關係及學生受到不平等待遇或騷擾的案件等。每次共識營參加者約75至140人,他們不但踴躍出席,而且都從第一堂課參加到最後一堂課。

四次共識營提供師生們一個公開的論壇、分享LCME訪視相關的資訊、討論各領域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對於石溪大學醫學院所潛在的高風險弱點,建立如何解決的策略與共識。

● 基本架構的支持

LCME工作小組內部、工作小組之間及與LCME訪視任務小組間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的。為達此目的,石溪大學醫學院醫學資訊部採用英國的Alfresco軟體整合LCME的自評書面資料,因為此軟體是一個網頁為基礎的公開資源,讓多位使用者能夠在一個安全的、密碼保護的環境下,合作編輯自評書面資料,但在一個時間點僅容許一個人去修改資料,而且所有原始及修改過的資料,皆會依序地儲存於醫學資訊部的資料庫。同時,三人小組也會運用Alfresco軟體去追蹤已被排定的任務之執行與完成程度。

在各個規劃階段,石溪大學醫學院LCME的自評書面資料皆曾送請校外顧問審查,這些顧問後來也被邀請進行模擬訪視。校方同時也特別聘請一位專業的編輯擔任顧問,以協助自評書面資料的最後審查。另外,指派一位細心的行政管理助理及一位支援行政人員參與LCME訪視準備過程,擔任工作小組內部及工作小組之間的協調工作。

 

第二階段:資料收集期

● 自評資料庫

三人小組為了建立自評資料庫(self-study database),把LCME的評鑑準則及LCME資料庫中相關的問題,寄送給13個工作小組,並指定完稿日期。醫學院院長辦公室雖有提供一些重要的數據,但各工作小組仍然進行醫學生、畢業生及課程負責人相關的調查。各工作小組組長須定期地向LCME訪視任務小組報告他們的進度,此小組間定期的溝通,可增加校內各單位對潛在風險的警覺性,以促進其必須改變的意願。

● 自評的敘述

根據已建立的基本資料庫,每一個工作小組準備一份對LCME指定自評資料的主要問題之回應初稿。當各工作小組在撰寫回應稿時,必須先了解LCME訪視委員審查的標準,以確保回應內容的適切性。待13個工作小組完成回應初稿後,三人小組謹慎地將它們濃縮成一份35頁的自評書面資料。

 

第三階段:文書建檔期

● 重點為佐證文件內容的一致性

在LCME訪視前三個月,工作小組已依據LCME指引準備五個領域的檔案,在此同時,三人小組也複查了全部的佐證資料,調整所附的表格及其敘述,以確保LCME的要求有被適當地處理。而且為了全部資料的一致性與透明度,三人小組特別仔細編輯此五個領域的檔案,以達到整份自評書面資料與佐證文件內容的完整與一致性。

● 同步努力

醫學生自我分析報告是由醫學生自治團體的代表們獨立主導,學務長協助完成。每一年級有兩位學生領袖擔任LCME任務小組的學生委員,他們選擇其他的學生代表分析全部的、個別的課程及課外活動。為促進學生們進行獨立的自我分析,學生代表會拿到LCME的指示、前一次(2003年)LCME訪視的學生意見調查結果,以及得到石溪大學醫學院醫學資訊部的技術協助。三人小組並鼓勵學生代表與最近經歷過LCME訪視的其他醫學院醫學生自治團體領袖們接觸,以獲得第一手的經驗

身為LCME任務小組的委員,學生領袖們主動參與整個LCME訪視的準備過程,而且定期提供報告給LCME任務小組。隨後,三人小組比較教師與學生團體的觀點及感受,並且在石溪大學醫學院LCME的自評書面資料中提出師生不一致的關鍵領域細節,並說明會發生此差距的可能原因。

● 顧問的回饋

三人小組將整個資料庫、LCME自評書面資料及附件的初版草稿寄給校外顧問,以供審查並提出回饋。三人小組隨後將收到的修改部分及回饋意見加入新版的報告中。

● 定稿的書面資料

在編輯專家的協助下,三人小組審視最終版的LCME自評書面資料草稿,將日期、表格、圖片及敘述更新,以反映最近的學年報告及最新數據。至於有時間敏感性的重要資料,在LCME實際訪視前一個月,該校會再提供最新版本給LCME。

 

第四階段:訪視預備期

● LCME訪視前的預備

三人小組於石溪大學醫學院寄出LCME自評書面資料後,即著手準備即將到來的LCME實地訪視。此一階段,行政管理助理在安排與組織會議方面,扮演特別重要的角色。

三人小組擬定參加模擬與實際LCME訪視的規則,例如:提早到達指定場所、不要攜帶呼叫器與手機、重視儀容、服裝整潔等。行政管理助理協調並安排模擬LCME訪視委員的交通、住宿和接送,以及其他相關的支援行動,例如:預先保留會議室、預定參觀的單位及其動線等。

● 參與者的訓練

石溪大學醫學院的三人小組運用從LCME網頁資料及其訪視常見的問題,擬定一份15頁的執行摘要,作為參與LCME訪視準備者的訓練材料,其內容針對特定的參與者,包括學生、學科主任、課程負責人、住院醫師、教師等,分別提出潛在高風險的弱點領域,並進行最可能遇到的問題及各種問題個案的情境角色扮演與討論,努力提高參與者對於可能被批評的弱點及最近已進行改善的部分之了解。

為了讓最多人員參與訓練,三人小組在不同日期、時間與地點舉辦多場次的說明會,且為了確保所有參與者能對LCME訪視委員有一致性的回應,安排學生、學科主任、課程負責人、住院醫師、教師在同一時段參加訓練。藉著同一時段的訓練課程,各利害關係人小組間能充分分享資訊與交換理念。

● 模擬訪視

在LCME實際訪視前二個月,石溪大學醫學院邀請校外顧問們主導一次模擬LCME訪視。該次預演是為了找出不符合評鑑標準的領域,及需要更進一步訓練的工作小組。模擬訪視之結果如發現少數特殊個案,將由三人小組為這些教師主持個別的訓練課程,以確保他們對LCME訪視委員提出的問題會有正確回答

 

第五階段:訪視追蹤期

LCME訪視委員於訪視的最後一天,會當場將訪視發現的醫學博士學位學程特色、優點與不符合標準的領域,摘要向石溪大學醫學院院長、校長報告。隨後,院長於當天晚上舉辦感謝該校所有參與者的晚會,並轉述訪視委員的報告。而後續的工作為再應LCME辦公室的通知,寄上補充資料。六個月後,石溪大學醫學院接到LCME正式通過評鑑的通知函。

 

評鑑準則影響評鑑結果

近年來,LCME的評鑑趨於嚴格,對未符合評鑑準則的醫學院,採取更嚴厲的處置。此可從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簡稱AMA)的報告得知,自1996年至2000年,僅有3所醫學院被評為「待觀察」,然而在2004年至2009年間,卻有高達10所醫學院獲得「待觀察」的評鑑結果。且從2009年以來,面臨被制裁的醫學院數目持續增加。然而依據LCME秘書長Dr. Dan Hunt的說法,過去LCME的評鑑準則條文敘述不是很明確,但在2002年,LCME更明確地闡明其評鑑準則後,醫學院的訪視團隊有了更清晰的評鑑焦點,但是許多醫學院未能即時適應修正後的評鑑準則,因此被制裁的醫學院數目就開始增加

因此事實上,未來受評醫學院應該模仿紐約石溪大學醫學院,預備三年的時間,在校內LCME訪視領導團隊的三人小組全力帶領下,加上13個工作小組,依據LCME評鑑準則的內容,充分準備學校自評資料及訪視,仔細探討與確實改善醫學院的弱點,撰寫嚴謹的LCME自評書面資料,同時借重校外顧問的經驗,激發師生與職員的使命感及參與熱忱,進一步廣泛訓練LCME訪視參與工作者,尤其在經過模擬訪視演練後,確保面對LCME訪視委員有全體一致的答案,也因此能夠很順利地通過LCME評鑑,再次獲得有效期八年的認證。

臺灣TMAC從2014年開始採用新制定的評鑑準則,訪視評鑑的項目與焦點更為明確,評鑑結果是否會如Dr. Hunt所說,由於可看到受評學校更核心的問題,因而導致更精確的評鑑結果,則有待進一步觀察。筆者謹建議國內受評醫學系能確實將紐約石溪大學醫學院用心準備LCME評鑑與訪視的經驗作為借鏡。

 

◎附註

1.LCME faculty fellowship是指一個醫學博士學位學程即將接受LCME全面評鑑的醫學院,在其開始準備自評的過程前,該醫學院會被LCME要求指派一位負有領導重任的資深教師擔任「Faculty fellow」,實際參加一次LCME對其他醫學院的全面評鑑訪視,作為觀摩與學習,此種經驗稱為「LCME faculty fellowship」。

2.LCME是由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與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共同組成的醫學博士學位學程的認證組織,兩個機構都分別指派秘書(Co-Secretary)及助理秘書等行政人員,每年輪流由一個機構的秘書擔任秘書長(General Secretary),另一個機構的秘書為副秘書長。LCME辦公室每年會在AAMC年會時,舉辦評鑑訪視委員工作坊,提供新舊任評鑑訪視委員的經驗分享與討論。在平時,LCME辦公室則會應醫學院邀請,安排適當代表前往說明LCME的訪視準備,並給予建議。

 

TMAC評鑑相關文章: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實行新制評鑑準則

 

圖片來源:wiki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1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實行新制評鑑準則

 

文/劉克明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委員
/張曉平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秘書

依據美國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簡稱CHEA)的定義,評鑑(accreditation)為一個過程(process)和一個資格(status)(Hunt, Migdal, Eaglen, Barzansky, & Sabalis, 2012)。在過程方面,評鑑是運用一套專業同儕所發展的準則(Standards),以確保與改進高等教育品質,並且協助高等教育機構與學程的過程。在資格方面,評鑑是依據此過程的結果,對高等教育機構與學程授予或拒絕認證的資格。一般而言,負責評鑑的組織創立且運用特定的準則,以確保高等教育機構與學程能達到期待的教育品質之最低門檻,且有能力及時改進缺點。這些準則是針對特別重要的高等教育領域,例如師資、課程、學生的服務、財務及設施等(Hunt et al., 2012)。

大部分評鑑組織進行評鑑的過程分為三個步驟:首先,收集受評高等教育機構或學程提供的自評資料,判斷其是否有達到評鑑準則的規定;其次,安排同儕專家的訪視評鑑團隊進行實地訪視;最後,由評鑑組織審查訪視報告與決定評鑑結果。依評鑑組織的規模,每三年到十年,要對高等教育機構與學程進行典型的評鑑,以確保其教育品質,並維持其資格的認證(Hunt et al., 2012)。同時,為了確保醫學教育品質,評鑑準則的項目與內容需要經常檢討與改進。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評鑑準則修訂緣由

臺灣的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TMAC)於1999年成立醫學院評鑑規劃委員會,研擬評鑑組織之運作及評鑑準則,至2000年正式成立,主要任務為負責臺灣醫學院醫學教育的評鑑重任。為了制訂評鑑準則,1999年,前TMAC主委黃崑巖教授親至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簡稱AMC)觀摩訪視其評鑑過程與取經,王乃三教授與黃伯超教授蒐集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LCME)資料,並參酌教育部高教司所提供國內各醫學校院之資料,完成評鑑準則初稿,並於2000年經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討論後,2000年定稿TMAC評鑑準則(TMAC Accreditation Standards)(Lai, 2012)。TMAC評鑑準則的最終目的,在鼓勵各醫學院的醫學教育學程,不但要培育出優秀的醫療照護人才,而且是終身的主動學習者,並能夠建立各醫學院未來發展的重點(Lai, 2012)。

TMAC從2000年開始進行所有醫學院的訪視評鑑,至 2013年3月為止,全部醫學院被評鑑的結果,12所醫學院中有9所醫學院醫學系與學士後醫學系達到TMAC評鑑準則的要求,獲得正式評鑑通過的認證,2所醫學院為有條件通過,1所新成立的醫學院則需每年持續接受TMAC訪視。TMAC評鑑準則實行10多年來,評鑑結果已明顯改善醫學教育品質,且確實提升臺灣醫學教育的成果(Liu, 2013; M. Liu, K. M. Liu, Lai, Huang, & Yen, 2013)。

依據LCME的建議,醫學教育的評鑑準則,要能夠依各界的反應及回饋意見,定時的檢討、更新與公告,此為落實完善的評鑑制度之重要關鍵(LCME, 2013)。

 

TMAC新制評鑑準則2014年上路

2010年,美國「外國醫學院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簡稱ECFMG)與「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WFME)共同宣布,自2023年開始,外國醫學院畢業生要申請美國ECFMG證件,前往美國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時,其畢業的學校必須是經WFME認可的評鑑組織(採用WFME訂定的《世界醫學教育聯盟全球準則》(Global Standards)或是與LCME可相比的評鑑標準)評鑑通過(Ingraham, 2010; Karle, 2006)。

為了改善執行評鑑多年來所發現的評鑑準則的問題,以及提升評鑑的品質能與國際接軌,並能符合2023年ECFMG與WFME的新規定,TMAC經過廣泛的多次討論,經委員會決議更新評鑑準則。因此TMAC於2009年舉辦國際醫學教育研討會,特別邀請LCME秘書長Dr. D. Hunt、Dr. B. Barzansky與Dr. R. Sabilis來臺灣,分享LCME修訂評鑑準則的經驗。接著2010年,成立「TMAC評鑑準則修訂小組」(TMAC Subcommittee on Standards),在黃達夫醫學教育促進基金會補助下,邀請LCME前評鑑準則修訂召集人Dr. M. J. Reichgott來臺指導更新評鑑準則。Dr. Reichgott與「評鑑準則修訂小組」依據LCME準則、TMAC原有準則,及TMAC歷年進行評鑑所發現之問題等三方面資料,草擬新的評鑑準則。

在Dr. Reichgott的經驗分享與熱心指導下,「評鑑準則修訂小組」擬定新制評鑑準則草案,經過TMAC多次開會討論,並經各醫學校院代表座談、各醫學校院及醫學生聯合會的書面意見回饋,同時於2012年進行實地試評,再經過「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的多次討論後通過,隨後並於2013年9月25日舉行「新制評鑑準則及自評報告實施說明會」,10月底公布「新制評鑑準則2013版」(TMAC New Accreditation Standards, 2013)(醫學院評鑑委員會,2013),修訂過程相當嚴謹與負責。同時因舊制的學校自評報告表格與準則無法完全對應,並且為配合新的評鑑準則制定,TMAC也於2012年底組成「自我評鑑報告修訂小組」,重新制訂「新制評鑑自我評鑑報告」(簡稱自評報告)。

自2014年開始,TMAC正式以新制評鑑準則進行醫學院的評鑑。

 

TMAC新制評鑑準則的重點

● 新制評鑑準則的特點

2000年TMAC的評鑑準則,著重以質性敘述性格式撰寫,其內容在引導受評醫學教育機構準備訪視評鑑的標準,也是TMAC委員會的委員們對訪視結果做出前後一致的判斷與決定之依據。2013年版TMAC新制評鑑準則,則改以條列方式撰述,分為「機構」、「醫學系」、「醫學生」、「教師」、「教育資源」等五大領域(areas)及19個次領域(subareas)、次領域下的8個分項(items)、118 條準則(standards)及12條附屬條例(subsidiary),全部共135條條文。為避免條文內容的重複,其條文以數字依序編列,明確區分為主領域、整體陳述(overarching statement)、次領域、次領域分項、條文及附屬條例,並加上詳細的註釋 (annotation)。同時,每條條文分別以「必須」(must)或「應」(should)作為評鑑受評醫學院是否符合評鑑準則的依據。「必須」是各校必要且應該具備,具強制性,若不符合評鑑準則的要求,則必列為重大缺失,共93條。「應」則是各校可依其現況自行斟酌實施,但若沒有符合,必須提出理由說明,共42條。以下試舉一例:

1.機構(Institution—Areas):
  1.1.組織(Organization—Subareas):
  1.1.0.準則條文(Statement—Standards):
醫學系隸屬之學校提供醫學生在學術環境中學習的機會,使其能與其他健康相關專業領域的學生、研究生及專業學位學程的學生互動,並在臨床環境中學習,包含跟隨畢業後醫學教育與醫學繼續教育的醫師學習的機會。

  1.1.0.1.附屬條例(Subsidiary):醫學系隸屬之學校在政策與實務上,使其學生、教職員與其他學術團體的成員達到適當的多元性,並且必須不斷的、系統化的、目標明確的努力,以期吸引並留住多元背景的學生、教職員與其他成員。

註釋(Annotation):醫學院評鑑委員會認為,有志成為未來醫師的人,在多元化的環境中學習,最有利於未來行醫。若他們能在一個鼓勵兼容並蓄特色的環境中學習,將有助於醫師之下列訓練:

• 有適切文化涵養的健康照護基本原則;
• 體認健康照護的不平等,且能發展解決該項問題的方案;
• 滿足醫療不足區域的醫療照護需求之重要性;
• 發展核心專業特質,使能提供多面向、多元化社會中有效的照護(例如利他精神、社會責任)。

● 新制評鑑準則與新制評鑑自評報告

TMAC依據「TMAC新制評鑑準則」(2013版)及參照LCME的自評(2010-11版),同時修訂新制評鑑自評報告之架構及內容,讓自評報告表格能逐一對應新制準則條文,使學校能更清楚和容易準備評鑑。

● 新制評鑑自評報告之架構

相較於2000年訂定之自評報告,2013年新修訂之TMAC新制評鑑自評報告的架構,有明確的五個主領域,即「機構」、「醫學系」、「醫學生」、「教師」、「教育資源」,並逐一對應評鑑準則條文,可供受評醫學院有清楚填寫之依據。

● 新制評鑑準則方便受評學校準備自評報告

受評醫學院在準備自評報告的資料時,因新制評鑑準則條文與內容的明確,可以很容易的依據新制評鑑準則之問題,填寫回答相對應的自評表格與題目。且因為每一題自評都有清楚對應的準則條文,學校在填寫自評題目的過程中,藉由評鑑準則條文和註釋的意義,更能檢視是否有落實評鑑準則的要求和精神,達到真正自我評鑑的目的,也更增強TMAC評鑑訪視委員決定受評醫學院訪視結果的依據與透明度。

● 新制評鑑準則有助於訪視評鑑團隊判斷的一致性

由於TMAC新制評鑑準則條文與內容的明確,更能促進訪視評鑑委員的行前共識會議能更明確的分組及分工,而且能更妥善的安排以相關的個案或情境為基礎的訓練課程,例如是否落實學生學習的評量回饋與評鑑準則之間的問題等訓練課程,更有助於引導訪視評鑑團隊判斷的一致性。同時,訪視小組每一位訪視委員,更能依據清楚明確的準則條文,對其所負責主評的項目進行判斷,而達到更一致的共識。

同時,訪視評鑑委員能依其負責訪視領域的不同,分組安排撰寫訪視報告的訪前訓練。訓練時,集合相關聯的評鑑準則條文為課程重點,因每一條評鑑準則的條文皆有書面資料,可訓練訪視評鑑委員撰寫出更聚焦且有確實證據的訪視報告。

● 新制評鑑準則協助TMAC委員追蹤醫學院的改善情況

TMAC委員會委員能依據新制評鑑準則的條文,對照訪視評鑑委員們的訪視報告,更前後一致地對受評醫學院做出最客觀的評鑑決定。

其次,新制評鑑準則可協助TMAC委員會委員們能更明確的追蹤以往那些不符合評鑑準則的醫學院之改善情況。

新制評鑑準則不但有助於提升TMAC的評鑑品質以促進國際接軌與交流,並且能讓臺灣醫學院符合2023年ECFMG與WFME的新規定。

 

 

結論與預期成效

● 新制評鑑準則之實施重點

對於不同醫學教育學制的醫學系,包括高中畢業入學及學士後醫學教育課程,皆適用此新制評鑑準則。評鑑準則中所稱之「醫學系」依各校組織架構和牽涉之權限不同,所對應之單位可為醫學系或其層級之上,如醫學院或學校。此外,各醫學校院因體制不同,其決策單位(Governing Body)可為校或院務會議或董事會。

新制評鑑準則所要求之條件,將隨社會環境結構或學制之變遷進行適度修訂。

● 新制評鑑準則的評鑑原則

新制評鑑準則的條文對受評學校的要求更為明確,且讓受評學校知道評鑑結果的依據,例如條文為「必須」(must),是各校必要且應該具備,具強制性,若不符合準則的要求,則必列為重大缺失;而「應」(should)則是各校可依其現況自行斟酌實施,但是若沒有符合,則必須說明理由。

同時,訪視評鑑委員也能夠將實地訪視的發現,更直接地與新制評鑑準則的條文相連結。而每次訪視所發現不符合的評鑑準則條文,不僅明確記錄在訪評報告的追蹤項目中,且可供後續改善情況的觀察依據。

● 新制評鑑自評報告之注意原則

以今(103)年度為例,各校因填具自評報告時為學期中(102學年度第二學期),102學年度之資料與數據尚無法完備,各校須於今年10至12月TMAC前往實地評鑑時的前一個月補充,裝訂成冊,連同電子檔寄予TMAC。

TMAC新制評鑑自評報告的設計是參考國際醫學教育的關注趨勢,用意即是讓學校能藉由自評過程中,發現辦學或課程設計的不足,進而開始規劃並實施改善策略。

 

實行新制評鑑準則可能的影響

訪視評鑑團隊的訪評報告,在優、缺點的發現部分,皆需要明確指出受評醫學院的重大缺失是依據哪一條準則及其證據,這些證據可包括來自受評醫學院自評報告的書面資料、自評表內容,及訪視現場的各種互動所收集的資訊。

TMAC依嚴謹的訪視評鑑團隊之訪評報告,做出最明確的評鑑結果,使受評醫學院更清楚地了解不符合準則條文的問題有那些,而決定採取必要的行動去適當解決與改進,確實達到評鑑目的。

預期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實行新制評鑑準則後,不但能提升臺灣醫學教育的教育品質與國際接軌,並且能符合2023年ECFMG與WFME的規定。

 

TMAC評鑑相關文章:

如何準備TMAC新制評鑑─借鏡LCME的準備經驗

 

圖片來源:flickr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51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