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賢:台灣人花太多時間追求學歷,讓我選一次,仍會選擇五專

 

記者黃偉翔/綜合報導

為強化技術人才培育,教育部近年積極推動「產業學院」政策,以增加業界學界交流。昨(22)日教育部舉辦產業學院論壇,廣邀產官學界對此政策交流意見。以下是論壇當天童子賢發表感言逐字稿。

 

多年來的教育改革,嚴重影響技職教育的正常發展,舊的體制崩解,新的體制找不到方向,技職教育處在進退兩難之間。台灣年輕人,人人都有大學讀,很晚才進入職場,台灣成為全世界最多大學生的國家,競爭力卻沒有因此提升。

現在教育下一代的問題是,愛之卻足以害之。我們太愛護學生,開很多大學讓年輕人都可以念大學,大學成為自由供需體制,也變成一種恐怖平衡,大家都要念大學、研究所,隔壁孩子念了,我的孩子不念,好像就落在後頭。這就像全國貨幣政策一樣,大家都加薪兩倍,等於沒加薪,只是印了更多紙鈔,國家實質競爭力不會因此提升。

我生長在鄉下,當時生活不容易,國中一畢業就有很多遊覽車在學校門口把學生一車車載到加工區,幾年後我的那些女同學打扮花枝招展回鄉,她們去當女工也賺了錢;還有一些同學到外地當學徒,學做木工、糕餅的都有,學的都是很紮實的技術,而今他們自己開店、開工廠。在那個年代,不是人人都念得起大學,卻是台灣經濟發展無名英雄。

一直以來我反對廣設技術學院和科技大學。這些年台灣少掉一流專科學校,五專升等改制為混合技職和研究路線科技大學,非常可惜;我希望台北科大、台灣科大能重新爭取設立五專部。

五專是介於高工和科技大學之間,是短期大學概念,恢復五專、專科制度,這是我與幾位教育界前輩得到共識;因為,不是所有學生都要念四年大學,有專科制度,不僅重視實作,亦可讓學生提早就業,方向清楚後,再回學校進修。

台灣學生花太多時間在念書,學生不太清楚自己發展的方向,就一路念到研究所。年輕人很晚進入職場,很多民眾又太早退休,國家喪失生產力和競爭力。讀五專可讓學生提早就業,摸索自己的方向,不會浪費時間。如果再讓我選一次,仍會選擇五專,不會讀高中。

虛榮心普遍存在台灣家長和社會中,我們的學生不斷升學、追求學位,事實上這中間可能有1,000億元是不必要的教育經費。

在校園中,在台上教書的,沒有什麼理由,只是因為念到博士,只好教書;台下的學生也假裝在讀書,晚上還得犧牲睡眠去打工,因為學費很貴。擴張大學後,讓念博士的有工作做,被教的勉強學習,全台灣人人都有學位,結果卻是相互抵銷。

學習不一定要在課堂上,而是要塑造鼓勵學習、自己動手做的環境。回想我讀工專時候,還擔任校刊工業青年的主編,自己寫文章、排版、跑印刷廠,所以我對產業有多了一些了解,後來進入職場,我不會感到害怕,這些都是沒有學分,是我對學習保持興趣而得來的,對之後創業非常有幫助。

台灣教育問題已不是一、二任教育部長就可以解決,只有當念專科、念技職的學生愈來愈多,對社會做出更多紮實貢獻,台灣社會追求學位的虛榮心或許才能稍稍消退;我衷心期盼,台灣社會重新恢復對技術職業的重視,並且讓腳踏實地學習,能在台灣生根。

 

延伸閱讀:教部推產業學院,科大與業界共同設計課程。童子賢:過去教改嚴重影響技職

 

教部推產業學院,科大與業界共同設計課程。童子賢:過去教改嚴重影響技職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為強化技術人才培育,教育部近年積極推動「產業學院」政策,以增加業界學界交流。今(22)日教育部舉辦產業學院論壇,廣邀產官學界對此政策交流意見。

論壇講者包含,教育部政務次長陳德華、京元電子副總經理李坤光、和碩科技董事長童子賢、昱源科技董事長李嘉華、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校長陳振遠、台北科技大學校長姚立德、台灣教育大學系統總校長吳清基、和櫃檯買賣中心董事長吳壽山。

教育部自102年至106年投入202億經費推動「第二期技職教育再造計畫」,計畫中的「產業學院政策」,盼培養技職學生立即就業能力並充分提供產業所需人力。陳德華表示,產業學院的目標在於讓業界與學校共同參與學校課程設計,縮短產學落差。他指出,希望未來這種合作模式可以繼續擴大,推動業界跟技職教育更緊密的連結。

姚立德表示,以往大學跟業界共同培育人才的部分很少,企業所需要的人才就讓他們跟大學一起培養,政府提供制度化的空間,讓企業正式進入系所一起制定課程、培育人才。

李嘉華則說,產學落差永遠都在,教育部推動政策須「破除圖利廠商」的思維,政府如果總是用防弊心態做事,只會牽制大家的發展。陳德華對此表示,相關法規鬆綁,是未來教育部的方向。

陳德華呼籲,企業應投入更多資源培育人才,學校要品質把關,學生則須主動善用社會學習資源。

童子賢說,很開心看到這幾年台灣對技職教育的重視又燃燒起來,過去教改已嚴重影響到技職體系。太愛護學生,所以廣設大學,看似達到教育市場的供需體制,但「虛幻跟不踏實塑造一種恐怖平衡」,他舉例,「隔壁的孩子拚升學,我家的孩子可以不升學嗎?」但實質的競爭力不會因此而增加。

童子賢感嘆,很多虛榮心都存在家長心中,存在社會各角落,上千億的教育經費都用來搪塞人們的虛榮心。他對傳統工專轉型為混合技職跟研究路線的科大一事惋惜,希望能重新設立五專部!

對此,同為北科大校友的姚立德說,如果台北工專(北科大前身)還存在,學生會受專科教育的架構和學分數所限,畢業後不一定能適應未來產業需求。姚立德強調,因為升格成科大,學生有更多機會接觸通識教育和跨科系領域知識。

但同時姚立德也坦承,北科大過去很彷徨,不過現在已有清楚定位。他表示,北科大大學部專門訓練紮實的技職人才,研究所則是實務型研究人才。

吳清基則回應,在勞力密集時代,的確需要培育技職人才,專科角色得以發揮,但在知識經濟的時代,專科教育或許還可以滿足基礎技術需求,但若沒有科大,很難培育出未來企業所需人才。

勤益科大校長趙敏勳也說,技職教育不能再停留在專科時代,以工具機產業為例,設備、就業環境都已升級,非過去印象中「黑手」的工作,「技職院校要一起往上」,別繼續待在專科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