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商工學生跨域體驗手工電弧焊 課程融入SDGs培養國際觀

實習記者林昱汶/新北報導

「我對於SDGs的第五項『性別平等』這個目標有非常大的興趣想深入了解及探討,因為……」學生們在學習單上寫下對SDGs的認識與想法,這不是公民課,而是三重商工跨領域課程「創意行銷」,將國際議題帶入課程中,並透過各類創意性質的活動來進行行銷推廣,此教案也在2021年獲獎。

配合新課綱 融入國際議題擴大視野

三重商工國際貿易科老師鄭美蘭說,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自千禧年發展已行之多年,卻發現熟悉SDGs的學生極為少數。在如同地球村的現今時代,如何訓練學生拓展國際視野,是她一直以來的教學理念。配合108課綱強調核心素養的養成,鄭美蘭因此想要藉由課程融入議題,讓學生能在運用所學同時又能探索SDGs目標的概念,進而從中產生行動力。希望透過課程培養學生面對全球化的時代,隨著社會變遷更進一步思索如何成為世界公民。

學生運用資料分析能力,分組討論並彙整各目標的重點資訊。(圖/鄭美蘭提供)

跨群合作 不同領域教師為學生共同努力

學生們認識SDGs後,選擇自己有興趣的目標進行探索,以自己的想法手繪設計 SDGs概念圖,並到學校實習工廠使用鐵片與手工電弧焊做出窗櫺小模型。

鄭美蘭認為,三重商工是同時具備工科和商科的學校,難得有機會遇見彼此的專業,對於不曾接觸電焊的商管群學生來說,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方式,也能在過程中深化記憶,讓學生自己所設計的模型理念深植入心,進而產生更強大的行動推廣意識。而在斜槓青年盛行的社會,多元專長成為未來就業職場上的必備能力,透過工商融合,設計跨領域的學習課程,藉此可以讓學生可以一窺不同樣貌下的教學方式。

商管群學生跨域學習。(圖/鄭美蘭提供)

本次跨領域教學的設計,結合不同專長領域的老師為著學生以及共同目標一起努力,鄭美蘭邀請模具科老師合作,將學生所設計的圖稿加以實體化呈現。身兼教案合作夥伴、教學組長及模具科老師等多職的林于超負責工科教學,除了準備學生需要的工作服、手套、設備外,考量商科女性學生較多,他先測量並裁切學生能夠操作的鐵片厚度,且為了使學生能順利凹折鐵片,他量身打造專屬冶具,降低困難度。

林于超為學生量身打造鐵片、冶具等材料。(圖/鄭美蘭提供)

由於這是首次由教師自行規劃的跨領域課程,林于超認為雖然這並不是一個完美的教案,但能跨出原有的教學模式已經是很大的進步。期盼有了這次的經驗後,能使更多的老師投入跨領域教學,引起更大的成效。

鄭美蘭說,跨領域課程設計需耗體力、腦力甚多,從初步規劃、謀思、製作課程所需簡報,教學歷程、執行中所需設備工具等,無論人力、財力均需仰賴友情贊助,耗盡心力也不一定能看見預期成果,這是起步之前需要有的勇氣,但也因此有難能可貴的突破,讓原本單向的學習不再只透過一門科目或一位老師的引導,而是多面向的角度思考與學習。

課程如期完成作品,雖不盡完善,但可在進步中求成長,尚且可喜,最終能將此課程於新北市高級中等學校課程實驗與創新行動研究徵件實施計畫中獲得優選殊榮,也算是一種分享的喜悅。

跨領域培養多元知能!李建達帶領學生體驗職場艱辛

實習記者林昱汶/高雄報導

跨領域課程能為學生帶來什麼改變?三民家商「進階中餐」課程結合義賣活動,讓學生設計完整的中秋禮盒企劃,從中體驗職場艱辛並開發多元能力,甚至讓學生們「上癮」愛上跨領域課程。有別於過去被動的學習方式,學生們開始願意主動挑戰新事物,使求學生涯更加豐富。

這堂課程的設計者,是三民家商餐管科教師李建達。曾開設餐廳,致力於推廣「綠色飲食」的他,因發展「食農教育」受邀到各校擔任講師,隨著餐廳因合夥人拆夥而暫停營業,李建達選擇進入校園。他說,過去開店擔任講師時,也包含許多國中的生涯講座,他逐漸發現教育可以改變世界,並不是只有開餐廳這個途徑。

學生們分工合作製作中秋月餅。(圖/李建達提供)

李建達認為開設餐廳啟發了他自主學習與溝通互動的能力,因小餐廳任何事都須自己動手,而抗壓性、系統思考、危機應變及科技多媒體等能力,都在他開店過程中培養起來,這些能力恰巧就是 108 課綱的三面九項。他說,在一陣教改不可行的浪潮中,他很堅定繼續走下去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就是一位具備三面九項的人,因為自己曾觸及過,他更有信念能帶著學生前進。

「如果學生可以在求學期間就具備了我這些知能,我相信他們可以比我們更優秀,這也是我想要的,教育對我而言就是要讓學生超越老師。」李建達希望能將自己過去的所見所聞都帶給學生,因此設計跨領域課程,讓學生們體驗更多課程以外的事務。

專業能力結合素養培育 發揮「自發、互動、共好」精神

因著過去開設餐廳的經驗,且精通圖形設計軟體,李建達在課程中規劃了「中秋禮盒設計暨仁愛義賣」活動,他教授學生設計軟體應用,還包含色彩學、設計原則、構圖技巧等,並由學生們一手包辦禮盒設計、月餅製作、行銷推廣、售後服務等所有流程。結合藝術美感、團隊合作與社會關懷等多元素養,李建達希望讓學生們學到課本以外的知識、看到學校以外的社會生活。

學生李哲弦說,課程不單只學會不同月餅的做法,更多的是關於預算掌控、材料控管,以及派送方式等,每個環節都充滿學問且講求效率。儘管一開始屢屢出錯吃了不少苦頭,卻也因此在處理事情的反應能力上獲得極大的進步。

三民家商餐管科學生親自設計中秋禮盒包裝。(圖/李建達提供)

在跨領域的學習中,也能發覺學生們的多元能力,李建達發現平時班上較安靜、內向的學生,在設計、多媒體運用或統籌能力上都有非常傑出的表現,也有學生發現同學的文案撰寫能力很強。而且透過完整的企劃執行,讓學生們知道產品的每一個步驟、每一個工都需要耗費多大的心力與勞力,因此李建達認為這樣能使學生們更尊重百業。

學生陳德倫說,執行過程中雖然非常勞累,但學到許多在一般課程裡較少見的內容,例如包裝設計,流水線分工,還有分送月餅等。如果沒有做過這些,就永遠不會知道看似與餐飲業毫無關聯的各個領域,其實都是環環相扣的,親身經歷過才能得知業界師傅的辛苦,每一顆月餅都是多麼令人珍惜且珍貴,這些對於他來說是最棒的收穫。

李建達(中間黑衣)與學生們的成果照。(圖/李建達提供)

李建達認為,學生們在長期跨領域的薰陶中,並不會故步自封將自己限制在同個地方,而是去突破讓自己的生活更加多彩。他發現,學生們開始會自主學習,提出不同的方案或想法詢問老師意見,而經過這些歷練後他們讀書時不再只是單純的背誦,因為老師們開發出他們多元學習的能力,學生們就會去找出適合自己的讀書方式,也願意主動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提升主動性,使學習變得更多采多姿。

「你們衝,我在後面撐」 同仁與學生的支持是堅持的最佳動力

李建達說,設計跨領域課程是會「上癮」的,在看到中秋禮盒義賣活動的成果後,不僅是他愛上跨領域教學,連學生甚至是其他任課老師都會爭相來和李建達討論未來還可以設計出什麼樣的課程內容,家長也非常支持這樣的教學模式。而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科上最資深的老師對他說:「你們衝,我在後面撐。」對於剛任教不久的李建達來說這句話無疑是顆定心石,得到同仁與學生的支持與鼓勵,讓他對於教學總是充滿著熱情,設計更多跨領域課程。

李建達與學生合影。(圖/李建達提供)

因著對於教學的熱愛,李建達就算是假日也會到學校準備課程,即使母親對於李建達假日還要工作提出疑問,他還是笑著回答:「教育是沒有假期的哦!」李建達相信,跨領域教學可以影響很多老師,也可以改變學生。他單純地想為教育付出,卻也因此獲得極大的收穫。

從垃圾中看見浪費問題 陳錦雄的生活學

實習記者吳桂芳/臺北報導

「從生活細節找課題,讓課題與生活作結合。」任教於鶯歌工商廣告設計科 23 年的陳錦雄,以日常生活容易接觸到的物品為課程主題,藉由生活細節帶出如今社會的重大議題,期望能警醒更多人。他引導學生融合廣設科的專業,改造不需要的物品,陳錦雄所設計的教案,連續兩年獲獎。

陳錦雄所設計的「瓶蓋回收再生設計」課程規劃,奪下 2020 年課程實驗與創新行動研究獲創新類的特優。今年陳錦雄參與競賽的課程設計主題是「垃圾袋大改進」,希望學生從準備丟棄的垃圾中尋找浪費的問題。陳錦雄提到,學生們透過此主題,開始整理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比如因為快時尚被淘汰的衣服或是隨處可見的垃圾袋。其中最具創意的一組學生,以走秀的方式呈現巧思,模特兒頭戴上包裹水果的塑膠套,手上提著放水果的塑膠透明盒,提醒民眾購買時要多加注意包裝浪費的問題。

學生以服裝造型設計呈現購買水果時會出現的浪費情況。(圖/陳錦雄提供)

分組糾紛摩擦 引導學生反思「為什麼」?

108 課綱起初實施時,學生多不擅長上台發表意見,陳錦雄則透過分組限時討論的方式,讓學生習慣主動發表自己的想法。他規定小組以三個人為限,每次分組都必須更換組員。然而每個人喜歡的主題不同,討論過程中難免會產生小摩擦,因此陳錦雄會額外耗時與學生們溝通,內容不僅限於課堂上的問題,他會藉此分享自己的想法。小組合作的過程中,陳錦雄試著讓學生認知到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麼,並學習尊重他人和培養同理心,以及了解人與人之間該如何相處。

陳錦雄:有興趣比較重要

「新課綱就是讓學生喜歡學習,學習變成一種習慣並體會其中的樂趣。」陳錦雄認為108課綱的宗旨是終身學習,要讓學生喜歡學習。不然教學生再好的知識都沒有用,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需要,只會為了上課而上課。陳錦雄將知識比喻為食物,如果學生認為肚子不餓,給他再好吃的食物,他也覺得不需要。陳錦雄認為老師的工作是把看起來不好吃的食物煮的營養並讓學生喜歡。

學生如果在作品製作有獲得想法,陳錦雄會盡最大可能幫助學生解決問題,雙方在經過討論後,老師提供學生所需的資源、設備和經驗並帶領學生上山下海,而學生負責大膽的嘗試自己構思的創意達到完成度更高的作品。學生不單單獲得成就感,也會對於學習激發更多興趣。

人生是不斷開岔的分歧路 

跨科學習是高職推動 108 課綱中的一大重點,學生才有機會能接觸到其他科目的專業和資源。陳錦雄表示,跨科多元彈性課程需要考量到學生的學習狀況,適時調整教學方式。由於選修課程並非本科的學生,太艱難的課題並不適用,因此陳錦雄希望以寓教於樂的方式,讓學生從實際動手操作中學習。

然而,跨科學習總是容易被詬病只學會皮毛、無法學的專精。陳錦雄認為「人生的方向,一輩子都要尋找。我不希望學生一輩子都走同一條路,我希望他們有別的可能。」現在社會資訊流動的速度很快,知識很容易取得,然而太多資訊也會讓學生感到混亂,老師可以教學生如何選擇和取得合適的資訊。即使面對沒有興趣學習的學生,陳錦雄覺得「學會思考的本質比技術更重要」學生只要能明白自己能做什麼、該怎麼做就可以了。

學會自我要求 無論面臨何種環境都能做得很好

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全台實行三級警戒,職校學生無法到校使用專業器材或是到工廠實習,陳錦雄的課程教學中多利用日常容易拾獲的材料,即便學生居家上課也能就近取得上課材料。線上授課時,要求學生不定時開視訊大合照,營造師生仍處一室的氣氛。

陳錦雄辦理素養線上研習分享垃圾改造的教學經驗(圖/陳錦雄提供)

陳錦雄貫徹終生學習,參與第一屆由非營利組織 Skills for U 攜手新北市政府舉辦的「第一屆新北市技術型高中跨域課程種子教師培訓計畫」。培訓課程中的核心包含團體動力、教師使命、課程設計、產業與在地創新與在地關懷五大面向,不同領域的老師在培訓課程激盪想法、設計課程。陳錦雄認為,與其他老師合作相當有趣,也可以互相討論學生的學習差異、校園的困境差別,該如何教學才可以有效幫助學生。

無論是因為疫情影響,亦或是課綱變更,陳錦雄依然認為學生有興趣學習比較重要。每個人學會自我要求,無論到哪個環境都會想要盡力將自己分內的事情完美達成。陳錦雄有別於往常的詼諧口吻,緩緩道出他的心聲:「少子化的社會一個都不能錯過,每個人都很重要」。所有人都有自己的長處,該如何去發掘、精進,只能靠自己勇敢地邁出第一步,老師、學校和家長僅能給予資源和學習的方法以及引領學生挖掘自己的興趣。108 課綱提出跨科、跨校選課即是希望學生能透過多元接觸找到自己未來的道路。

課程碰撞真實生活! 讓教學主體歸還技高生

記者曾玉婷/臺北報導

你能想像嗎?一群高職學生,主動和店家談承租,並自行構思招牌、裝潢、服務及餐點等呈現方式,這樣一個又一個專案式學習,是賴亭靜在開平餐飲的教學風景。

四年多前,以餐飲科教師身分進到開平餐飲學校的賴亭靜,投入主題式課程開發,透過專案串聯各領域課程,引導學生跳脫教科書,將技能發揮在日常生活中;時間飛逝,今年 3 月賴加入 Skills for U 擔任課程企劃,盼活用過往經驗,協助技高現場教師推動課程創新、工作坊等方式,為新世代學生找出屬於自己的舞台。(高職教師課程發展困境調查

跨領域課程,和真實生活碰撞

新課綱以素養為主軸,重視跨領域教學,回到教學現場的想像,其實可以很「實際」。

憶述當年,賴亭靜和其他教師在推動實驗教育的開平,規劃「一日餐廳」專案,讓餐飲科學生分組開店。例如,趁著滷味攤公休,各組主動和店家談承租,並自行構思招牌、裝潢、服務及餐點等呈現方式,為確認專案順利執行,教師需審查企劃書,持續追蹤進度。

賴亭靜指出多項專案背後,都在培育學生的跨領域能力,包括企劃撰寫、財務規劃和計算等,回應國語文及數學等能力;餐廳叫貨、烹飪、服儀、菜單設計,回應本科專業能力;當和同學報告自家特色,或詢問店家承租事宜時,則連結到簡報力及溝通能力。有組別思考縝密,甚至會考慮剩食或廢油廢煙的處理排放,融入永續議題,體現公民力。

「最重要的是,給學生和真實社會碰撞的課題。」賴提到,有許多學生家裡開餐廳,或從國中就在打工,培養跨域如果不貼近生活化,當學生欠缺學習意義,動力就會下降。

教學的主體是學生

初次踏進校園,賴亭靜在全校教師面前自我介紹:「我想當一名溫柔且堅定的老師。」

不料,面對調皮的學生,溫柔第二週就破功。即使如此,賴仍保持熱情,在打破傳統分科教育、沒有固定教材的學校,和各科專業教師開發及共備課程,陪伴學生執行多項專案。

讓賴亭靜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師生爭執的經驗。某次執行專案時,在案中擔任執行長角色,具備領導及號召力、極有想法的學生,曾在推動過程中不滿教師「架空」其工作範圍,在全班面前烙下不帶髒字有邏輯的批評,讓當時還是菜鳥教師的賴不知所措,所幸後來經溝通化解癥結,甚至成為朋友,至今仍保持良好聯繫。

「這件事教我一點──教學主體要還給孩子。」賴亭靜感慨身為教師,總是習慣不敢放手,擔心學生無法達到期待的模樣,反而自己控制主導權;當願意放手時,反而發現學生更能自在發揮,探索出學習樂趣。

在技高教學現場,總聽到教師付出許多努力,卻難以提高學生的學習動機。賴亭靜認為,「建立關係」在多元課程中更顯重要,能讓教師理解學生對課程的真實想法和需求後,回頭調整課程,在漸進式調整下,逐步達到教師當初設想的課程樣貌。賴坦言,磨合的過程漫長,可能無法立刻見效,不能忽略的是,教學最終都會回歸到學生的學習狀態。

談到創新課程,賴亭靜指出,無論評量方式或課程進行模式,都強調讓學生「表達自我」,教師比起權威式掌握全局,或許試著轉換身分,站在同理的位置理解學生的想法,更能讓學生願意參與課程討論。

競賽之外,從課程為技高灌注能量

回想每天 9 點搭車返家,仍需挑夜燈趕工,每天平均睡不滿 5 小時的忙碌生活,想將課程規劃到盡善盡美的賴亭靜坦言,當時內心有許多拉扯,後來逐漸掌握工作節奏,倒也收穫累累。經過 3 年磨練,賴亭靜後來往餐飲業界現場進修,同時在碩班修習觀光科教師課程,一年後進到 Skills for U,投入技高課程設計、工作坊開發、技能行動等服務方案。

幾次和技高教師陪伴觀課及對談後,賴亭靜得知體制內教師在推動課程時,包括薪資、課程結構、教師外務、行政端支持在內,都是課程改革會遇到的難題。

此外在技高現場,經常聽到教師被要求帶比賽或培訓,賴亭靜肯定競賽是技職力重要的一環,同時卻可能間接壓縮課程創新的時間。賴發現,學生的狀態和變數多,並非如過往外界所想,進入技高後就一路直通職場,面對學習動力較低、對職涯方向迷惘的學生,是不是能從課程給予刺激,創造學習的可能性?

培養技高生自信,走出適性揚才

「當我們說學生是學習主體時,希望能在課堂上真實發生。」賴亭靜笑說。

從現場教師轉到課程企劃的角色,賴亭靜表示會繼續投入努力,不只期許社會改變對技職的刻板印象,更期待學生在課堂裡找到自信;面對技高學生未來的學習想像,逐漸賴的腦海勾勒成形,盼所有技職生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並對身為技職人感到驕傲。

「我不知道我做了會怎麼樣,可是我已經很清楚知道,如果我不做的話會怎麼樣。」賴亭靜引述國片《聽見歌再唱》台詞,感慨推動課程需要抱持決心,教師身上雖有眾多業務及緊急工作,不過課程的改革同樣重大,只是因為不那麼緊急,經常被排在優先次序後方,「期待技高教師一同努力,攜手完成同等重要的事情。」(高職教師課程發展困境調查

《評鑑》專訪/後段班大學恐成「釘子戶」?南臺科大籲:別讓制度逼死私大

 

文、攝影/陳曼玲

「高教大限」步步進逼,私立大學還能撐多久?即使是學生人數逼近2萬的大校,校長也坦言每年招生都是「剉咧等」!南臺科技大學校長戴謙即沉痛呼籲教育部儘速修法,考量類似「國賠」概念,同意後段班大學取得合理退場利益所得,選擇自己該走的路,以免到時淪為不願退場的「釘子戶」!

戴謙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也建議臺灣高教資源應儘速進行重分配,打破公私立之別,勿讓不公平的制度逼死私立大學!政府在學雜費審查上應扮演中立的裁判角色,授權評審委員依專業自由審查,開放大學調漲學雜費。對於外籍生政策,他主張將英語列為第二官方語言,讓臺灣真正國際化後,統獨政治問題也能迎刃而解。

教育資源不重新分配  臺灣高教無解

問:臺灣高等教育最主要與最應優先解決的問題在哪裡?

答:臺灣高等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以及人人都要讀大學的文化問題。從前只有10%的學生可以上大學,現在幾乎百分之百都能讀大學,國家人力結構也從金字塔型變成了扁平化,結果導致一個非常嚴重的困境,就是基層的工作沒人做,這才是真正的社會問題。

今天臺灣學德國大談工業4.0,是否應先回頭想想,我們有資格做工業4.0嗎?是不是應該從工業3.0甚至2.0做起?如果大學畢業生有真功夫,就不必害怕失業,也不會有學用落差的問題。也就是說,書讀到大學後是否真的具有大學的功夫,才是最重要的。

問:如何解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答:臺灣一直是低學費政策,就連每年拿到最多教育資源的臺大都嫌經費不夠,其他學校該怎麼辦?當臺灣的大學要跟全世界搶頂尖人才,以現在的經費是搶不到的!如果我們想網羅香港大學的校長,請問臺灣出得起那個價錢嗎?出不了!如果教育資源沒有重新分配,臺灣的高教問題將是無解。

開放調漲學雜費  尊重委員審查專業

至於教育經費重分配的原則,我主張「使用者付費」,開放大學自由競爭。如果有大學想提高學雜費,教育部根本不需管制,只要審查學校想把增收的學雜費用在什麼地方、學校的規劃案是否合理就好。教育部也不需先制訂審查標準,一切交由審查委員自行評斷即可,委員可邀請擬調漲學雜費的學校逐一簡報,再根據簡報內容進行專業評量,決定是否通過調漲方案。

現在教育部的學雜費審查機制已經先訂好KPI標準,讓審查委員照著KPI審查,等於替教育部背書,無法發揮審查委員應有的功能。我過去長年在公務機關工作,非常了解公務體系,我認為公務員應該「多當裁判,少參加比賽」,選出稱職的審查委員,將委員派任出去,依審查專業自由評量,並且信任委員所做的決定;而不是像現在由公務員自己訂好遊戲規則,自己下來參賽,卻要審查委員照你的規則審查。

所以我贊成調漲學雜費,而且公私立大學的審查機制應該相同;教育部更不應插手,全部開放由委員自行審定,讓公務預算重新分配。

打破公私立之別  建立預算基本數

第二個高教經費重分配的原則是打破公私立之別,建立「預算基本數」的概念。每一個學生都是我們的國民,每一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心肝寶貝,無論就讀公立或私立大學,政府都應按人頭(學生人數)給予大學相同的基本補助,亦即學生數多、「基本數」就多,學生數少、「基本數」就少,讓學校可以先存活下來,無公私立之別,其餘不足之數再由學校各憑本事與能力,爭取教育部的「競爭型經費」。

現在國立大學得到的政府經費比私立大學多,學費便宜、師資好、資源好、什麼都好,公私立大學無疑在不公平的基礎上競爭,這個制度會逼死私立大學!請問哪一所國立大學的校長在招生時很緊張?沒有,因為考生自然而然會優先選擇他們的學校。

就以南臺科大為例,儘管現在我們有一萬八千多名學生,是南部大校,也是典範科大,但每年我都還是緊張到「剉咧等」!因為每一次的招生都是從零開始,有一個填進來就是1,然後2、3、4一直往上跳,當跳到不會動的時候,就是今年的學生人數。今天學校有多少努力,數字就會跳到哪裡;沒有這麼多的努力,停止的數字就會提早。說實話,每一次的招生都讓我感到心力交瘁,請問哪一個國立大學校長有過這樣的心情?

勿當「釘子戶大學」  後段班應選擇去留

問:高教105大限已經到來,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答:學生少是一個事實,無能改變。過去我擔任南科管理局長時接觸許多公司,發現了「大者恆大」的道理。教育界也是如此,當少子化來臨,哪些學校會存活下來?我認為是往上提升的、辦學績效好的、參賽成績優的、產學合作多的、有許多學生創業的、推廣教育做得多的、不因學生人數停止成長而停止投資建設的,這些大學將來仍然可以存活。

「大者恆大」不是指學校大才能存活,而是要能做出績效,有生存的布局;而且績效是指多元績效,不是只有錢,還包括名聲和口碑。學校應從多元績效評估,不能單獨使用某一個面向。我堅信,未來只有具競爭力及力爭上游的大學,才可以在少子化下繼續強大。建議各大學可先從地緣評估有沒有競爭力,如果位處偏遠,很難招到學生,沒有競爭力,該放棄的時候還是要勇敢放棄,或者找其他人共同經營。

最好的範例就是興國管理學院,董事會毅然決然在該退場的時機退場,然後找中國信託接手,重新往金融方面布局,培養為自己產業所用的全球人才,走小而美的精緻路線。由此可見,即使小校也要找出自己的利基,要有自己的想法和責任,不能像「釘子戶」一樣硬撐在那裡。「後段班」不必堅持一定要存活,但必須自己選擇該怎麼做。

考量「國賠」概念  盼私校退場人性化

問:您認為政府能給予什麼協助?

答:大學無論是後段班或前段班,都是政府生的孩子,既然生了,就要有一個good ending。雖說私立學校是公益事業財團法人,但如果當時有人的目的是把學校當成事業經營,且是因為政府鼓勵私人興學,並且讓學校看到了希望,私校校董才願意花錢投入,那麼現在希望破滅了,是不是可以考量類似「國賠」的概念,讓私校申請一點補償呢?

於情理法上,私校校產本來就非政府所有,學校退場後政府若要白白收走,在財產處理完之後,能否也讓當初的創辦董事拿回一點回饋?我覺得這是人性。教育部如果不能轉變思維,從修法上突破,讓私校取得合理的退場利益所得,將無法處理學校變成「釘子戶」的問題。

英語列第二官方語  臺灣真正國際化

問:招收外籍生與推動新南向政策,有助於化解大學招生危機嗎?

答:好的學生,所有國家都搶著要,我們應該有一個認知,臺灣是為了培養諾貝爾獎得主才招收外籍生,而不是為了處理少子化問題。臺灣不是英語系國家,來臺的外籍生有多少人會讀中文課程?況且目前臺灣也沒有幾所大學的全英語教學環境建置得非常好。

沒有國際語言就無法招收外籍生,日本是個典型的例證,他們原本將目標鎖定在歐美學生,最後卻是陸生來得最多,因為漢字與日文比較相通。試想,連日本大張旗鼓招收外籍生都只能吸引陸生的興趣,臺灣又能有多少機會?現在大陸祭出「窮臺」策略,又衝擊了陸生來臺。

如要藉由外籍生填補少子化的缺口,建議思考兩個作法,一是強化大學的全英語課程,並且招收臺灣學生就讀,而不是只收外籍生,因為國際化不是教外國人國際化,而是教臺灣人國際化!二是將英語列為第二官方語言。當大家都講英語,就能吸引更多外商進來投資,臺灣的競爭力就愈強,臺灣的安全就愈有保障,因為外資將錢押在臺灣,不能讓臺灣發生任何風險。

當臺灣真正國際化,我相信無論是統是獨,所有政治問題都將迎刃而解,因此,如何將臺灣人的英文教好很重要,政府也應儘快修法,讓外籍生畢業後能留在臺灣就業,而不是教完後就趕他們回去。至於新南向政策中,訓練新住民子女返回東南亞工作,為東南亞臺商建立良好的地方關係,以及鼓勵大學多開設東南亞小語系課程,協助臺商融入當地文化,我是支持的。

鼓勵師生創業  勝過提升就業率

問:最後請您談談高教轉型期下的大學該如何面對未來的挑戰?

答:每個大學一定要有特色,正如教育部次長陳良基所言,其實不是少子化挑戰我們,是機器人挑戰我們!能做出特色的大學才有存活希望。

第二則是多鼓勵師生創業。只提升就業率是太傳統的作法,現在應該鼓勵學生「帶著公司」畢業,自己創業當老闆、有自己的團隊,因為創業之後,才會有企業慢慢茁壯,茁壯之後的回饋才可能是大宗的。未來大學一定要走到產學鍊結的方向,建構親產學的校園優質環境。

另外,少子化的相對就是高齡化,與其一直在少子化上動腦筋,不如在高齡化方面多布局。南臺科大開設老人服務學程,教老人寫回憶錄、將輝煌的人生拍成「小人物大故事」微電影,結合數位設計學院與通識教育人文領域共同設計規劃課程,是很成功的作法。我認為永續教育與成人教育將是大學未來重要的發展方向。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64期,非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