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聰明:未來國際技能競賽是中國的天下

採訪、攝影/黃偉翔

今(2016)年4月初,台灣各領域約30位的技能教練、選手以及裁判長,到中國做深度技術交流,其中擔任交流團團長的林聰明,是前勞動部職訓局局長、教育部政務次長。林聰明對中國的快速發展感到驚訝,更在專訪時直言,中國設備、師資、人才全到位,全國上下齊心發展技能人才,「未來一定是中國的天下。」

以下是專訪內容:(技職3.0以3.0簡稱,林聰明以林簡稱)

3.0問:請問是在什麼機緣下,才有這次兩岸技能競賽交流團?

林答:國際技能競賽目前有分區域,如歐洲、中南美、美洲、東南亞等,這些地區都會先舉辦各自的競賽,再參加國際技能競賽,但亞洲這邊還沒有,所以透過前立委,也曾是賢德惜福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的周荃,她希望亞洲區可以成立一個區賽,彼此互相了解、切磋。

雖然中國在三年前才開始參加國際技能競賽,但他們崛起很快,設備很好、人才很多,又具備企圖心,我認為未來是中國的天下,所以開始思考兩岸可以開始相互交流,這是交流的起源。

由賢德惜福文教基金會主辦,帶領台灣技術菁英組織到中國做技術交流。(圖/吳世興攝影)

3.0問:國際賽上除了選手努力,各國裁判間的賽局也影響著競賽結果,另外,2021第46屆國際技能競賽主辦國的爭奪,中國似乎略佔上風,這也是搶先與中國交流的原因嗎?甚至希望亞洲區的國家可以團結起來?

林答:2021主辦國部分,中國很有機會。雖然歐洲那邊國家都很團結,但要亞洲競賽國間合作很難啦!因為過去前三名都是日本、台灣、韓國,爭來爭去都是這三個國家,所以彼此會互相提防。即使如此,還是可以相互切磋,特別是華人地區,馬來西亞、新加坡、澳門、香港,以及中國語言可以通,交流起來很方便,如果亞洲地區能有區域聯盟會更好,所以我們從兩岸深度交流開始,再進一步推展到亞洲,是當初的構想。

3.0問:這次交流,主要接觸中國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人社部),可否介紹一下此單位扮演的角色?

林答:這組織很龐大,業務相對起來,是我們的勞動部加上部分內政部的業務,主要負責職業訓練,還有養成訓練等。

中國很有企圖心,我們去的時候,他們的重要高級幹部都親自接待,但是因為政治關係,是以民間組織中國就業促進會來跟我們接觸,中國官方在後面,此組織的會長也是前人社部副部長,等於半官方的性質。我們也有官方的人一起去,但也是因為雙方政治問題,透過民間組織交流比較方便。

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口。(圖/吳世興攝影)

3.0問:我們全台灣職校不到5台的5軸加工機,中國居然買了一整排,可見對競賽砸下了重金成本,這6天的行程中,他們哪些設施最讓您印象深刻?

林答:他們的設備沒有話講,一流的,台灣只是小兒科,譬如CNC或機器人,「他們擺滿整大片啊!」全部都是設備,完全可以容納世界賽的規格,譬如我們也有去天津職業訓練中心,真的太大了,每一個去看的校長或專家裁判都嚇死了,中國有的是錢跟設備,設備一流、人才又這麼多,選出來的人才也是一流,唯一就是缺少經驗或不夠瞭解競賽,如果他們一旦崛起,沒有一個國家贏得了他們。

一整排的設備讓台灣技術交流團瞠目結舌。(圖/吳世興攝影)
一整排的設備讓台灣技術交流團瞠目結舌。(圖/吳世興攝影)
中國人員解說設備。(圖/吳世興攝影)

3.0問:除了金錢與設備外,在培訓制度面上,有任何讓您印象深刻,覺得台灣可以學習中國的地方嗎?

林答:台灣值得學習的是團結。中國是整個國家動起來一起努力,中央到各省全面在提升技術人力素質。

3.0問:台灣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的一些政策,真的讓職業訓練受到重傷,甚至一蹶不振嗎?

林答:當時政黨輪替,民進黨對職業訓練的看法與過去差異很大,當時他們認為國際技能競賽只有一個人出去比賽,但他們不懂,這一個人是龐大一群人選出來的,沒看到背後的金字塔基底,所以砍了競賽預算,原本有30幾個職類,砍掉剩下10幾個,所以整個國際技能競賽表現進入了黑暗期。

一個政策影響層面很大,再加上他們(民進黨)認為應多發展服務業,所以把傳統機器設備讓民間處理,許多設備因此出問題,然後把職訓師調去從事就業服務,無形當中,許多職訓師就提前退休,然後被中國、越南延攬,人才外流,我認為台灣從當時就「一落千丈」!

2008年輪替後又開始起來,所以近幾屆台灣在國際技能競賽上的表現又回溫了。

過去參加30幾個項目,一下砍掉剩下10幾個,被砍掉的項目職類人才從過去得獎高峰跌了下來,中國因此介入,慢慢取代國際上的表現。

有金銀銅牌在前面當誘導,才會有人去練習,帶動培訓等;目標消失後,都往升學靠攏,無形中技能水準受到衝擊與下降。師資與設備都出問題,中區職訓中心也被迫轉型,整個結構都被破壞了。

以職業訓練來說,要從點點滴滴、基礎知識技術到專精、卓越,現在的話,訓練沒目標,何去何從?國家不重視,學校當然也就不重視。

3.0問:社福進入職訓後,有何影響?

林答:當初是勞工學者跟勞動部裡面建議的,但他們對職業訓練並不了解、對經濟體系不了解,沒有深度參與職業訓練,卻用有限的經驗來影響整個政策,職業訓練整個被扭曲,即使2008年政黨輪替,職業訓練似乎有點起來,但也為時已晚。這部分對台灣競爭力是重傷。

3.0問:中國參加國際技能競賽才第3屆,總得獎數卻已達世界第5,您如何看待中國急起直追的現象?

林答:我在中國實際參觀設備與深度座談,他們在技能面絕對是國際強者,台灣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自己設備沒他們好,人才沒他們多,他們一個省的人口就比台灣多,就怕沒有國際級師資栽培,但他們也陸續找德國、日本、韓國等世界各國菁英協助培訓,台灣政府早就應該警覺!例如馬祥原這位資深國手,卻因為台灣沒前途,而到了中國發展,這樣國際人才就被挖走了,當然就會帶動中國技能的發展。(延伸閱讀:專訪/馬祥原:明年技能競賽台灣就要被中國超越了

中國上海確定舉辦2021技職國際賽。(圖/技職3.0資料庫)

3.0問:技能競賽成果是否反應一個國家整個教育與職業訓練系統的好壞呢?

林答:每一個人學到技能,都希望得到表彰,技術受到肯定,所以對基層的人是很大的鼓舞,代表國家重視,彼此互相切磋。以CNC為例,中國各省都有比賽,再透過全國選拔出最終的菁英,這榮耀多大?這對於他們一生的榮耀沒有話講,對於整體結構來講,行行出狀元的價值觀就出來了,不一定要念到碩博士,加上一些獎勵措施進來,整個技術層次就提升,包含韓國與日本也是一樣,因為前方有足夠的誘因,大家就會拼命,透過篩選過程,國家的整體技術素質就會提高。

譬如機器人,中國一個命令,就全體發展機器人,雖然短期不如台灣,但大家透過不斷的磨練,最後就會出頭。另外,中國策略性地分地區並結合產業特色發展重點職類,譬如北京、深圳等,各地區重點都不同,但資源集中。

延伸閱讀

專訪/馬祥原:明年技能競賽台灣就要被中國超越了

砸錢投資人才!中國六年追上中華隊競賽表現 科長:他們的方式不健康 

中國金牌技能選手 享受教授級待遇 國手酸:台灣選手不升學就沒飯吃

楊泮池:105大限是倒果為因 照顧學生比學校生存更重要

 

文/陳曼玲

攝影/陳秉宏

少子化衝擊讓105大限一觸即發,究竟是大學的危機還是學生的轉機?國內高教發展正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龍頭大學的意見又是如何?

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今(2016)年2月甫接任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他於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表示,「高教105大限」的說法是倒果為因,外界不能只從學校的立場看問題。他認為,學生人數減少將使每位學生擁有更多教育經費,教育部應趁此時集中資源,提升學生競爭力,學校存亡問題則應交給市場機制。

台灣大學校長 楊泮池

楊泮池也建議政府鬆綁相關法令,讓大學教師可以開公司,給予教師走入企業界的誘因,創造產學雙贏局面。以下是專訪內容。

看學校不看學生  高教大限倒果為因

問:許多人擔心大學今年開始將出現倒閉潮,請問您對105高教大限的看法。

答:把學生人數大量減少當成高教生死攸關的「大限」,是從學校角度看問題,這是倒果為因,因為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教育好學生,而不是為了辦學校。大學的責任在培養有競爭力的年輕人,學生人數減少後,每一個學生將可享受到更多的高教資源,學校可以把學生教得更好,讓學生得到更高品質的學習,更有競爭力與能力。

因此,學生減少的意義並不是負面的,這是趨勢,我們不能只為了學校的生存,就把105年界定為高教大限,而應反過來從學生的角度看,這是危機也是轉機。

現在進入全球化時代,當貢獻社會的人力不足時,政府除了繼續鼓勵生育外,勢必得從外部引進高階人才,但最應關心也最重要的課題,還是優先把臺灣自己的年輕人教好,讓他們更有國際競爭力,能夠幫助社會,而不是只關心學校生存不下去該怎麼辦。

集中資源顧好每位學生  學校存亡交給市場機制

問:教育部提出五年內讓50所大學合併轉型政策,您認為臺灣現有158所大學會太多嗎?

答:是太多,市場機制是無法不面對的。教育資源應該更集中,高教的方向不是為了150多所大學,高教的目的是為了讓臺灣17萬名孩子更有競爭力,而不是只關心有多少大學未來會變成怎麼樣。政府應該跳出學校的框架,站在更高點思考臺灣的高教問題在哪裡,看看其他國家如何提升國際競爭力。

荷蘭、瑞士的人口比我們少,競爭力卻很高,因為國家將每一個孩子照顧得很好,讓每個小孩適性發展,很有自信,可與國際競爭。所以我們應該反向思考,臺灣的人口不在多,而在精,整個高教的發展也是如此,應著重在如何讓每個小孩、每個學生得到更多教育資源,學得更好、更有競爭力、更能幫助社會。而現在正是一個契機,有機會讓這些孩子可以學得更好。

比起香港、澳門、中國大陸、新加坡,臺灣的大學生可以分得的高教資源明顯偏低,北大與北京清大每位學生享受到的資源是臺大的四、五倍以上。但其實臺灣投入的整體高教資源並不算少,卻被太多學校給分散了。高教資源應該分給學生還是學校?當然是以學生為主,可見問題在哪裡已經很清楚了,政府應該照顧好每一位學生,學校問題反而比較次要,而且也要考慮學校的轉型配套。

高教資源重分配  產學合作創雙贏

問:您贊成計算出每生單位成本,讓高教資源進行重分配嗎?

答:當大學生人數從20幾萬掉到17萬人,教育經費等於相對增加約40%,因此教育部應趁此時機重新分配高教資源;至於每生單位成本及學校定位,各校可有所不同,不必採取齊頭式的平等,否則只會讓臺灣高教完全沒有競爭力。

高教研究型大學與技職型大學應有不同的發展目標,在資源集中之下,各自培育出不同專長的學生,讓他們適才適性發展,在每個領域都能找到尊嚴,有自信做更好的事,共同協助讓社會更和諧、國家更有競爭力。

問:學生人數減少就會影響學雜費收入,教育資源不會相對減少嗎?

答:臺灣的大學學雜費與其他國家相較是偏低的,公立大學學雜費收入大多只占學校總經費的10%至15%,私立大學的占比則較高,但以目前的經濟情勢來看,國內大學要大幅調漲學雜費並不容易,且社會對於學雜費的看法也不盡相同。

除了政府經費挹注以及學雜費收入外,大學還有許多開源的方法,其中一個重要的管道就是與產業連結,將外界資源導入校園。大學應與民間企業適度合作,引進企業資源,培育出可以協助企業發展的人才,創造雙贏局面,讓臺灣的企業在各領域都能與世界競爭。

彈性鬆綁法令  給教師誘因走入業界

問:臺大在這方面做了很多,能否給政府或其他大學一些建議?

答:國家的制度一定要鬆綁。臺灣的高教資源與國外相差甚多,在政府短期內無法挹注大學龐大資源的情況下,教育部與科技部等部會應鬆綁相關法令,將產業資源引進大學。現在大學教授的薪資缺乏國際競爭力,連澳門都可以提供四、五倍的高薪挖角臺灣教授,請問我們要如何留住人才?政府不能一直用「愛國心」留人,要教授為國家社會無私奉獻,這只能感動一下子,絕非治本之道。

美國的大學教師一年只領九個月薪水,寒暑假不支薪,教授必須設法從研究計畫、建教合作或產學合作計畫為自己爭取額外的經費,若我們能將國內制度鬆綁,讓教授也參與業界研發,提出與業界發展方向有關的題目,然後將產學研究計畫或建教合作計畫的經費,一部分轉作教師的計畫主持費、一部分支持研究、一部分提供學生獎學金,並且讓大學教授在外兼職更有彈性,甚至在法令的規範下可借調至業界開公司,如此才能將研發成果產業化,也讓外界資源得以進來,大學才能更有競爭力。

問:您曾向政府部門提出這些構想嗎?

臺大一直向教育部提議,也在國家法令容許的範圍內做了許多突破,甚至還建議教育部開放大學設立衍生企業讓研發成果產業化,我認為臺灣未來勢必得這麼做。儘管有部分項目教育部已經在動了,但包括讓老師開公司、借調至業界、大學成立衍生公司等,整個制度面都應該更鬆綁,否則大學的研發成果只能留在校園。不給老師誘因,老師不會走出去。

政府應建立機制  鼓勵學校對外募款

問:臺灣的法令有時防弊重於興利,給老師誘因或與產業走太近,不怕被說是圖利老師嗎?

答:大學與產業結合做得最好的是美國史丹佛大學,每個老師都擁有好幾家公司,不僅教學好、研究強,創新更是世界有名,可見只要給老師動力(incentive),他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當然,學校還是得評估教師在教學、研究上的表現是否良好,假如各方面都很好,就放手讓教師去做吧!

但現有的機制反而容易造成大家不夠努力、寧可吃大鍋飯的心態。曾有一所大學對外募款,一名企業主表示願意捐款,這對學校來說本來是件好事,沒想到其他學校得知後,便向教育部與科技部抱怨這學校既然有錢了,政府就不必給太多經費,結果該校經費甚至老師個人的計畫費,果真被大幅刪減。但事實上,捐款的經費大部分是專款專用,無法挪用至校務發展上。而且學校募款愈多,政府就應給予更多相對配合款作為鼓勵才對,若因為捐款愈多,經費就被刪減愈多,到最後還有學校敢對外募款嗎?

救失業  大學企業攜手開設博士專班

問:大學倒閉會造成教職員大量失業的社會問題,該怎麼處理?

答:輔導學校及教師轉型,與企業合作甚至投入企業,都是可行的方法。另外,博士生的就業問題往往出在博士只想找教職,不願意「就」其他行業才會失業,而非真的找不到工作;但企業也應為此負點責任,因為業界給博士的薪資,未必比一個碩士畢業生工作三、五年後來得高。建議企業界除了調整薪資,也可與大學合作,共同開設博士專班或學程,培育專門領域的博士級高階人才,才不會影響年輕人就讀博士班的意願。

縮減上課時數  提供學生創新環境

問:臺灣高教目前最大的困境與最應優先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答:我們的高教資源不集中,無法讓學生得到最好的發展,將會讓臺灣的國際競爭力陷於非常危險的處境。另外,臺灣的高教資源與國際差距太遠,聘不到好老師又頻被挖角,這是很危險的警訊。臺灣至少應有幾所大學能在亞洲地區與國際競爭,現在臺大還不錯,但若資源沒有繼續挹注,將會完全被拋在後面!

另外,教學制度的設計應該更有彈性,一學期上18週的課實在太長,全世界很少有像臺灣的大學一般,一學分設計如此多堂課,政府應該容許更短、更密集的課程,甚至有些課程不必在教室學習,網路上課即可承認學分。建議大學教授無需給學生太多知識的填鴨,而應給他們正確的觀念,以及發掘問題、解決問題與自主學習的能力,否則學生永遠無法比老師更卓越。

臺灣的優勢是人才,我們的孩子很聰明,應該多給他們機會學習創新。臺大希望能在制度中尋求最大彈性,創造一個友善的學習環境,讓學生可以圓夢,盡情發揮想做的事,與不同領域的同學一起實現夢想。無論其他大學做得如何,我認為臺大一定得如此做,才不會辜負這麼多來臺大就讀的優秀學生的期望。

 

圖片來源:《評鑑雙月刊》第61期Jirka Matousek@flickr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61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衍生企業專題1】什麼是衍生企業?

【衍生企業專題2】台灣大學面臨倒閉潮?中國大陸大學憑著校辦企業營收而自給自足

 

25年來臺灣大專校院學生數變動趨勢

 

文/許品鵑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專員
/謝秉弘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專案助理

 

學校能永續發展,最重要的關鍵在於源源不絕的生源。本文旨在探討臺灣25年來大專校院學生數的變動趨勢,分別從一般校院與技職校院、公立與私立學校、各學制等三面向之學生數變動進行探究,以了解高教發展現況與趨勢。

 

高教技職雙軌確立

由於臺灣早期係以勞力密集產業為主,配合國家產業發展,需要大量初、中階技術人員,就整體學生數而言,1990至2006年間技職體系(包含博士、碩士、學士與專科等級)學生數皆多於一般體系(包含博士、碩士與學士等級)學生數,直至2007年一般體系學生數成長至66.5萬人左右,才開始超越技職體系,並於2010年達到高峰之68.3萬人後,人數開始下滑。1990年一般體系有學生25.6萬人,技職體系有32萬人,至2014年,一般體系學生已達67.8萬人,占總學生50.6%,技職體系學生則有66.1萬人,兩者之差距逐漸縮小。

此外,由於1996年教育部開始推動第二條國道政策,確立了高等教育雙軌併行發展制,原本為主流之專科學校紛紛改制升格,學生結構也隨之轉變。技職體系學士等級(包含四技與二技)的學生數逐年攀升,從1990年僅有4,269人,至2003年已成長到39萬人,並於2008年突破50萬人,甚至超過一般體系學士等級(包含學士與二年制)的學生數。

 

私立學校學生數為公立學校兩倍多

由於解嚴與410教改運動之訴求,政府逐漸開放大專校院設立,然因政府經費有限,因此主要藉助私人興學的力量,公立學校數僅占整體大專校院數約三分之一,總體學生數以私校學生為大宗。1990年公立學校學生數為16.7萬人,私校為40.9萬人,至2014年,公立學校有學生43.5萬人,私立學校成長至90.5萬人,近25年間私立學校學生數約為公立學校之2倍至2.7倍。

此現象在技職體系更為明顯,25年來私立學校技職體系學生占總學生數之比例約在39.6%至49.0%,而公立學校技職體系學生之比例僅約8.8%至10.9%。這種公私立學生數的差距,一般體系相較於技職體系來得平衡,公立學校一般體系學生數占總學生數約17.8%至22.9%,私立學校一般體系學生數則約占25.1%至28.5%。

 

技職體系以培育學士生為主

在各等級的學生數變化部分,1990至1998年間以專科等級學生數所占比例最高,達總學生數之49.4%至54.7%,後因學校改制升格,專科等級學生數逐年遞減,學士等級學生數則隨之增長。期間因我國產業結構由勞力密集轉變為資本及技術密集產業,高級專業人才需求激增,亦使碩、博士培育數量大幅增加。學士、碩士及博士等級之學生數,1990年分別為23.9萬、1.8萬、4,437人,至2014年各增加為103.7萬、17.3萬、3.1萬人,成長約4.3、9.6及6.9倍。而計算各年度學生數差距與前年度學生數比的成長率,以碩士生在1999至2003年間成長最多,成長率皆在17.9%至27.8%左右。碩、博士等級學生數至2010年達到頂峰,分別為18.5萬和3.4萬人,占所有等級學生數13.8%和2.5%。

若就培育學生性質看各等級之學生數變化,技職體系之人才早期以培育專科等級學生為主,至2003年開始轉變以學士等級學生為主軸,且逐年增長,2014年已占技職體系學生數之79.1%。而博士生之培育則明顯集中在一般體系公立學校,約占7成以上比例,且私立學校自2002年才開始招收技職體系博士等級學生,至2014年,私立學校之技職體系博士等級學生數亦僅239人。

 

 

少子女化的挑戰

從1990年至2014年高等教育學生數與學制結構變化可知,技職校院在高教之人才培育已可與一般校院並駕齊驅,但也顯示技職教育的定位不再鮮明,逐漸向普通教育傾斜,且目前高等教育之人才培育也以私立學校為主。在面臨少子女化的衝擊下,臺灣已從學生沒有大學可讀的時代逐漸淪為大學沒有學生來讀的窘境,可以想見在教育資源分配上,原本就居於相對弱勢的私立學校與技職校院,勢必將面臨更巨大的挑戰。

 

圖片來源:《評鑑雙月刊》第60期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評鑑雙月刊》第60期,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謝其政/教改N年不變的是:技職是「磨」出來而非「考」出來

 

文/謝其政(退休教師)

12年國教風風雨雨的走過2年,也被媒體、學生、家長與基層教師撻伐了2年。教改20年了,到底尚未教改的20年前,我們教育出了什麼問題?犯了何種滔天大罪而觸犯天條,必除之而後快。

為方便說明,本文將教改前定義為:大學聯考一試定終生,大學錄取率仍在50%以下;高中(職)亦使用學測成績,各個學區使用相同試題,依此試題之原始分數排序由學生選填自己喜歡的學校,也是一試定終生的時代。

教改後是指近20年來為減輕學生升學壓力,及為了照顧各種不同族群學生之興趣、性向所推出大學多元入學方案,這些多元包含有:繁星計畫、推甄、聯合登記分發、指考……等等。在這個時代,也正是各類型技職院校大量從專校升格技術學院、科技大學的年代。

四技二專也開通了另一條升學管道,技職體系學生也開啟升學之風,上大學成了這個時代的全民運動,高等教育錄取率超過100%,原始分數滿分500分,僅需18分便可上大學,道盡了此一時代大學端教育的量變與質變。

考試 104年度技藝競賽海事水產類
技藝競賽前的筆試。(圖/黃偉翔攝影)

 

在本專欄中筆者已從各種不同面向,提出技職體系應揚棄一窩峰升學的士大夫觀念。種種跡證顯示,只要身懷技術就就能創造舞台,舞台上的你必因被需要而獲得掌聲。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要在舞台上獲得滿堂彩,那是一個「磨」的技術活。

技職體系的教育對象本來就不屬於精英教育,在民國六、七十年代台灣有所謂的八大省工(註1) ,八大省工的學生在學期間,幾乎都埋首於技能學習,並從中「磨」出各單位行業所應具備的厚實基本功。從八大省工走出校門的畢業生,幾乎都不升學,也沒有相關升學管道,直接投入台灣工業建設,成為當時台灣經濟建設中不可或缺的技術尖兵。

看看過去,想想現在,展望未來,八大省工自今仍在。在過去,台中高工、高雄高工,是學長們用精湛的技術擦亮了他們的金字招牌。現在的大安高工,以亮麗的升學榜單,展現其卓越。未來呢?現在的技職教育因為以升學為導向,在高工的核心課程「實習課」從早期每週授課14節課,縮減到每週4~12節課,且被縮減授課時數的「實習課」,真正落實學生自己動手做的畫面已不多見。反諷的是,在號稱黑手的若干實習課程中,學生經過半日或整整一日課程洗禮後,雙手依舊是潔白如初的場景是常態。筆者不願指控學生不認真學習,或老師不認真教學。其實他們確實是在上實習課,只不過是因應四技二專升學考試之需,改上「紙上實習」罷了。缺少了實兵演練的「實習課」,怎能「磨」出各單位行業所應具備的厚實基本功。

實習 汽車技術 技職 技能競賽分區賽
學生努力做汽車引擎的故障排除。(圖/黃偉翔攝影)

 

全民都上大學的時代,除若干仍能堅守原則者外,量大且又近乎零篩選的科技大學所培養出的「所謂大學畢業生」,對個人能力及競爭力上的提升有限,已是不爭的事實。為了準備升學,在考試引導教學的氛圍下,最最能讓技職體系學生在學習的路上找回信心、舞台與成就感的實習課,怎可被無情閹割?教改20年,真正要改的不是入學方式,也不是把心思放在如何降低學生的功課負擔上。要改的是,認清每一個階段在各種不同屬性的學校之功能與定位。在技職體系,要贏得尊敬,首要為技術,次要仍為技術,第三還是技術。有關學生課業負擔乙節,至少在筆者30年職校教學經驗,不是學生功課壓力太大,而是時間太多,尤其是職校學生,這也許只是筆者個人短見,可能有賴嚴謹論證,方可定論。不過多位同為職校老師都有此看法,也是事實。

在台灣經濟建設大道上,技職教育體系應扮演何種角色?筆者以為首要功課是在「磨」技術。在自己的專業技術領域中,展現他人無法取而代之的獨門技術,不僅可以獲得舞台,更應要有「只要我具有他人無法取而代之的獨門技術,就可以創造舞台,並且可以在自己的舞台上,獲得滿堂彩的信心與霸氣。」

教改20年,12年國教也已上路2年,面對技職體系學生將漸漸失去競爭力,失去舞台的嚴峻問題著墨不多。大環境應強力倡導職業無貴賤理念,並在政策面營造只要「座擁技術便是座擁金山」的環境。在技職教育此一環節上,就應好好的「磨」出技術的基本功,問題在技術水平,不在考上哪一所技專院校,也不在有幾張技術士證。技術、技術還是技術,在技職體系中能「磨」出技術,就是王道。

 

註1:八大省工從北到南為大安高工、新竹高工、台中高工、彰化高工、嘉義高工、台南高工、高雄高工及東部的花蓮高工。

 

延伸閱讀

謝其政/職校老師們 請捍衛工科實習課的核心價值

謝其政/拼升學、辦學績優 被綁架的技術士證

 

科技校院繁星放榜 未放棄者不得報考其他入學管道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105學年度科技校院繁星甄選今(20)日放榜。33所科技校院提供2,114名額,錄取1,788人,招生率為84.58%;根據技專校院招生委員會聯合會統計,以前5志願錄取理想學校的學生佔五成以上,創新高。

考生可上甄選委員會網站,點選「最新消息」之「錄取名單」查詢相關放榜資訊,對分發結果有疑義者,可於1054211200前申請複查。

委員會提醒,分發錄取的學生,若未於105531200前傳真,並郵寄「放棄錄取資格聲明書」至錄取的科技校院辦理放棄聲明者,不得參加105學年度四技二專甄選入學、技優甄審入學、日間部聯合登記分發入學招生、各校單獨招生及大學各招生管道之招生,違者取消此招生錄取資格,未依期限內及方式聲明放棄者不予受理。

延伸閱讀

249位技職選手保送科大 師生憂學業跟不上

自動化機械董事長:22K大學生?我寧願用50K請高職生

 

作者/黃偉翔|攝影/黃偉翔

台灣被全球人才(Global talent)列為「2021全球技術人才最短缺國」,連日本、希臘都贏過台灣,而國內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也是同樣的狀況,2014年缺工人數為23.8萬人,缺工率達3.15%,其中製造業缺工人數近10萬人。另一方面,失業率卻又離譜的高,2015年底爬升至3.9%。在產業難找人,人也找不到工作的現今,中小企業主指出,技職教育不扎實,是最大主因。

過去技職教育所培育的人才,大量補充產業人力,但隨著時代演變,目前高職升學率已達8成。「高職都升學去了!」友傑自動化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鄧貴友認為,現在升學並不是學生想要,而是為了滿足滿足父母與社會期望,但一般的學生不懂得去分析升學後要做什麼,所以很多人畢業後,從事跟自己科系無關的產業。

鄧貴友分析,中小企業缺工,通常是求職者不滿意薪水與工作環境,但現在大學生又無法幫老闆創造價值,應該先省思一下自己。創業30年的鄧貴友舉例,平時在徵才時,絕對不是先看履歷,而一定叫他們先磨刀具,當廠長覺得OK,才會請他拿出履歷,因為過去浪費太多時間在看履歷與面試,卻還不知道這個人能不能用。

車刀銑刀鑽頭
鄧貴友拿出車刀銑刀鑽頭,示意要來工作不用看文憑,先證明實作能力。(圖/黃偉翔攝影)

 

鄧貴友認為,如果讀書不是班上前三名,那學生得警惕,當這麼小的團體都無法名列前茅,更不用說全台北、全台灣、全亞洲乃至於全世界,如何有競爭力?其實語重心長的鄧貴友小時候考試永遠倒數前三名,認定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但發現自己在國中工藝課中表現優異。鄧貴友說,「一邊是考試倒數幾名,另一邊是工藝課表現前幾名,再笨也選擇走動手做路線。」

「所以父母不應該逼迫孩子,反而應該問他們,高中職畢業後想做什麼?為什麼?」已有孫子的鄧貴友向其他父母喊話。

究竟在中小企業主眼中,哪種人才最受喜歡呢?曾有個讓鄧貴友印象深刻的應徵者,他剛從高職畢業,當然,面試前得先經過實作考驗,鄧貴友說,發現他有扎實技術底子時,就問他期望待遇多少,但該應徵者卻反問鄧貴友說,要用多少錢請他。鄧貴友直接出5萬,但不料,那位應徵者卻拒絕,更進一步要求「論件計酬」,對於穩賺不賠的鄧貴友當然答應。後來,他的月薪高達15萬。

鄧貴友說,完全不會後悔,反而很開心,別看他薪水15萬好像老闆很虧,以他對公司的產出,至少是150萬,哪位老闆不願意?

鄧貴友反而喜歡這種應徵者,因為他對自身技術有自信,而且能創造價值給老闆,「這是我們最喜歡的員工,你不要要求老闆給你多少,應該先證明你的價值!」鄧貴友說。

話鋒一轉,鄧貴友無奈表示,今天若換成一位沒技術底子的科大生,「給他22K都還嫌多!」因為還得請廠長來教他,額外耗產能,對公司根本負成長。

友傑自動化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鄧貴友 缺工

鄧貴友總結過去30年徵才經驗,對於新鮮人,除了學歷好,班上成績又是前幾名,代表他資質跟求學態度很好,這是企業主想要的;另外一種是技術型的。但不要不上不下卡在中間,要理論也不行,叫你實作也不會,只是混個文憑,這樣完全沒有競爭力。(圖/黃偉翔攝影)

 

在大學當兼任教授的鄧貴友說,每每詢問學生,「畢業後要做什麼?有什麼目標?」通常回答出來的很少。「我很多學生喜歡騎機車,所以想開機車店,但其實不必等到畢業,你只要趁著暑假先去機車店打工當學徒,並且試著用老闆的角度來做事,實際做幾個月,你就知道沒有想像中容易、輕鬆、好玩,若你想改變目標,沒關係,至少你用短短幾個月領悟這件事,而不是花了整整四年畢業後才去嘗試,人生有幾個四年?」鄧貴友強調。

對於鼓勵學生先讀大學的社會價值觀,準總統蔡英文拋出教育儲蓄帳戶政策,鼓勵18歲先去就業,再由政府、雇主提撥一定金額,加上年輕人的薪水,成為他未來的教育基金。鄧貴友認為理念很好,但執行上很有問題,因為現在家庭環境大家都很好,再加上少子化,不會為了少少的薪水而選擇不去讀大學,家長只希望學生升學,專心在讀書上。

 

延伸閱讀

技職教育失能等於自廢武功,缺工現象雪上加霜

國外編輯部/日本古錢教育系統 彌補了技術缺工

 

為技職而戰,第一屆實習生招募中!

 

123123123123

 

《技職3.0》是台灣第一個關注「技職」和「職業訓練」議題的非營利組織。2014年12月開始,我們致力用「新聞報導」和「實體活動」為這個被社會忽略的教育體系盡一份心力!目前網站總瀏覽量破百萬,更加堅定我們的目標。

為技職豁出去了啦!」是的,我們還想做更多,所以想邀請有同樣理念的你,捲起袖子、貢獻所長,一同為台灣的技職教育奮鬥!

 

【招募流程】

實習生招募

 

【實習時間】

2016/7/1 – 2017/1/31,每週至少12小時

 

【實習地點】

台北市,古亭公館一帶

 

【招募職缺】

1. 編輯&採訪

《技職3.0》的命脈!如果你對文字有高度敏感力、英文閱讀不成問題、總是秉持實事求是的精神,歡迎加入編輯&採訪團隊,審核編輯各式文稿、編譯國外合作媒體內容、製作資訊圖表,甚至站上第一線書寫技職人故事、挖掘報導相關議題,output優質內容造福更多技職師生!

申請作業:

請繳交兩篇你最得意的文字作品,Blog文章、新聞網摘、報導、編譯(附上原文)皆可,主題字數不限。

 

2. 行銷公關

怎麼行銷好內容好活動?我們需要有良好溝通能力、充滿創意的你制定行銷企劃,一下化身粉絲團小編與我們的讀者互動、定期分析流量,一下跟活動企劃團隊攜手,開發潛在合作組織跟打理宣傳事宜,學習把想法付諸實行。

申請作業:

請列舉你過去兩年經營的網站、Blog、粉絲專頁

請列舉三個你覺得技職3.0可以合作的對象

 

3. 活動企劃

我們的活動不只是娛樂導向,所以除了主持、炒high氣氛,事前準備不容馬虎。目前我們有兩個主要的系列活動:講堂跟咖啡館。講堂邀請各技職國手和產業人士,分享自身求學經歷和業界發展,將技職推廣給社會大眾;咖啡館類似讀書會,帶領參加者深度探討技職議題。如果你有更多天馬行空的想法,這裡絕對有讓你一展長才的空間。從發想到執行,學習一手統籌大小規模不等的活動。有學校社團經驗固然很好,但「勇於創新」,才是最完勝的加分項目!

申請作業:

請列舉你過去兩年的活動經驗、所學和收獲

請就你對講堂跟咖啡館的的目前規劃和內容,提出建議和指教(字數不限)

 

 

4. 影音攝影

Last but not least,最默默卻是最缺一不可的團隊!如果比起文字,你更喜歡/擅長用鏡頭說故事,你就是我們尋尋覓覓的人才!活動現場動靜態攝影、活動後續剪輯編輯、以及配合行銷公關團隊拍攝宣傳短片,用另一種方法發揮社會影響力!

申請作業:

請繳交兩個你最得意的作品,動靜態皆可,主題不限。

請列舉你慣用的影像/片編輯軟體

 

【實習福利】

無薪資,但備有吃的喝的供你自由取用

掏心掏肺對你好、不藏私的mentor

提早接觸到學校碰不到的人事物

同我們到大小場合演講、上廣播、參與各式交流聚會

一窺非營利組織運作樣貌

創新工作氛圍,辦公生活其實可以很自由!

快速累積實務經驗值

一張實習證明書

 

【申請限制】

認同技職3.0的核心價值

原則上限大三以上的在學學生,當然如果你覺得同時handle課業實習不過是小菜一碟,一樣歡迎!

 

【申請辦法

Step1:線上填寫實習申請表

Step2:5/15前,將各職缺所需作業轉成PDF檔寄至tvet3.media@gmail.com,標題格式:【實習】姓名_申請職缺

Step3:靜候面試邀請,First come, first served

 

如有實習申請或其他相關問題:歡迎email至tvet3.medi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