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日本大學「淘汰的時代」正式來臨,18歲人口再度減少

 

各位知道大學的「2018年問題」嗎。現在呈現直線下降的18歲人口,將影響到大學的經營,「淘汰的時代」正式來臨,坊間已經出現了「私立學校少一半也不奇怪」的說法。以下將一探處於經營困難的大學現狀與不遠的將來。

 

文/內野雅一

「30所大學將是哪幾家呢?」——,大學關係者相當重視日本的文部科學省(譯者註:類似教育部的中央政府機關,簡稱文科省)於月底進行的發表:「超級全球化大學」的選拔結果,也就是文科省選出了足以與海外名校一較高下的大學,包括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64所國、公立大學,以及早稻田、慶應等40所私立大學,合計104所大學參加本次甄選,其中有「30所大學」能雀屏中選。在事前「國、公立學校比較多吧」的預想中,令人關注的是,私立大學將從何處著手,打出自己的亮點。

被選中的大學,不僅能獲得上億的補助金,更意味著成為如同「被國家欽點的頂尖大學」(教育相關人士的發言)。不只校名作為「名牌」的聲望大幅提升,也可將帶來大量的報考人數。被選中的話,似乎就能邁向倖存之路,選拔結果成為大學強而有力的後援。

影響大學考試報考人數的因素為18歲人口與升學率。18歲人口的高峰,出現在1992年度高中畢業的團塊二世(譯者註:約在1971年至1974年出生的第二次嬰兒潮中出生、父母為團塊世代者),有205萬人,當時被稱為「考試泡沫」世代。其後,人口持續下降,2014年度降為118萬人。儘管如此,在此之間4年制的私立大學卻持續增加。這是由於4年制大學有較多人報考,短期大學亦紛紛轉型為4年制大學,故4年制的私立大學從1992年度的384所,增加至2002年度已超過500所,現在2014年度已達603所(與國、公立大學合計共781所)。與縮小的市場逆向而行的4年制私立大學,原本就算相繼破產也不奇怪,但卻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況。立教大學校長吉岡知哉表示:「這是因為以往約30%的大學升學率變成高過50%,所以經營方面總算還撐得下去。」。報考大學的人數並未隨著18歲人口減少率而相應減少。

而且許多大學尚有「老本」。大學通信情報調查‧編輯部總經理安田賢治如此解釋:「考試泡沫時期,文科省為避免重考生增加,同意大學臨時增加錄取人數。與此同時教師與教室卻不必增加,大學獲得了龐大的利益,現在則是慢慢地在吃當年的老本。」

但是,今後似乎難以為繼。18歲的人口隨時間呈現下降的趨勢,自2018年度(118萬人)開始將會更加嚴重,根據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的估計,到2031年度將會減少至99萬人,正式低於100萬人的大關。雖說是預測,但有可能在10多年後減少20萬人,這表示「以升學率50%來說,就是少10萬人進入大學,如果1所大學的入學員額是1000人的話,就意味著有100所大學的入學者消失不見。」日本私立學校振興‧共濟事業團私學情報室長,菊池裕明如是說。如此將使大學爭取報考生的競爭激烈程度推向極致,這就是「2018年問題」。

大學innovation研究所所長、從事大學經營顧問的山內太地表示:「大學的淘汰浪潮將悄悄地襲來,以2018年問題為轉折點,此浪潮將更加洶湧,恐將正式到來。」

已經有265所的私立大學出現已經出現報考人數低於可招收人數的情形,占全體的46%。其中,將無法獲得國家補助金、未滿原本招收員額50%的大學有15所(皆為2014年度現狀)。安田指出:「為了讓報考人數低於可招收人數的情況不浮上檯面,也逐漸增加降低招生數的大學。雖然學生數減少,收入也隨之減少,再靠著削減教職員的人事費勉強支撐,這就是現在的真實情形」山內進一步分析:「也有的案例是為了避免出現報考人數低於招生數,而新設立較容易收到學生報考的明星科系,如看護學部或學科等」

然而,「老本」也有吃光的一天。根據日本私立學校振興‧共濟事業團的調查,有208所、相當於全體的35%的大學正陷入赤字的情況(2012年度)。「已達到需用附設中學或高中的收入來填補大學經營的程度了。」菊池說。

菊池表示,最後的寄託是提高升學率,但是包含進入短期大學或專門學校的學生,已經達到8成了。「已經幾乎到達極限了。」。

實際上,已經開始出現經營超出臨界點、無法持續下去的情況。如下表所示(譯註:請參照原網頁下方),在2010年度以後,已經出現因經營惡化而停止招生的私立大學。

安田說:「今後可以想見大學的各種「苦戰」,例如說短期大學轉為4年制大學,但卻變成只有一個學部學科的單科大學。在那些大學當中,勢必也會出現無法招集良好師資,使得高中老師也會猶豫該不該將學生送往該處的學校。再者,從校區回歸都心的例子增加,可以看出現在的大學設置地點也成為經營考量之一。不從車站轉搭巴士就無法抵達的大學,在招生方面想必很辛苦。」

另一方面,山內認為學生集中於早稻田、慶應或MARCH(明治[Meiji]、青山學院[Aoyamagakuin]、立教[Rikkyo]、中央[Chyuo]、法政[Housei]大學的日文羅馬拼音第一個字母所組成的簡稱)、日東駒専(日本、東洋、駒沢、専修4所大學的合稱)等有知名度的綜合性大學的傾向將會加強。那是因為隨18歲人口的減少,錄取的難度也下降。「反過來說,偏差值50(譯者註:日本大學入學考試成績的計算方式,其公式為(得分-平均得分)÷標準差×10+50。也就是說如果偏差值50的話,其得分等於平均得分)以下的大學就算想招生,恐怕連報考的學生都沒有,這從報考數變為低於招生數即可看出。私立大學就算減少一半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即便是前面所列舉的有名大學之間,也會隨著入學考試改革成功與否,而決定其人氣的差距。

在河合塾(譯者註:與代々木ゼミナール、駿台予備学校合稱日本三大升學補習班)工作過的教育專欄作家後藤健夫一語道破:「這關乎的問題是:有些大學充斥著「連除法之類的都不懂、像是未完成義務教育般的學生」,我們能否將充斥著此等學生的大學,導回真正意義下的高等教育場所。那些不值高等教育之名的大學,就算倒了也是沒辦法的。」

包括短期大學在內,因為少子化使得報考數變得幾乎等於錄取數,在這樣的「全錄時代」裏,負面效應是造就大學生的學識低落,而這點正飽受批評。我無法忘記在關西的私立大學採訪時,某教授的自嘲:「大學變成了Wonderland(不可思議的國度)。明明進了大學卻不知要做甚麼才好的學生增加了。不知道圖書館的使用方法也不去了解。」即使是學部數量少的地方國、公立大學也無法悠哉度日。

如果「2018年問題」能成為把大學還原為本來樣貌的契機,那也許只能將之視為是「不可避免的一條路」加以接受了。

 

圖片來源:島弧・黑潮―Japan Broadcast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島弧・黑潮―Japan Broadcast,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