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文:想成功也想做好事的職涯選擇

 

 

「哇!好酷!做好事可以賺錢,賺了錢可以去做更多的好事!」A寶翻閱著雜誌一邊說著。

B寶回應:「你是不是在說社會企業?最近我去聽了一場演講,就是邀請了好幾位創辦社會企業的年輕人分享他們的經驗。」

A寶興奮地附和:「最近我有好多學長學姊也在構思與號召成立社會企業呢?」

聽到AB寶熱烈的討論,我也加入:「你們說說看,為什麼社會企業在這幾年忽然冒出來,而且這麼夯?政府將2014年訂為社企元年,打算投入許多資源扶植新創立的社會企業,其實不只在台灣,全世界都在瘋社會企業,今年10月(2014年)舉辦的第七屆社會企業全球高峰會,就吸引了五十多個國家,上千名的企業家參與,是國際上非常關注的大事,我們鄰近的韓國比台灣早了七年,在2007年就訂定社會企業法,想盡辦法支持這些創業家,為什麼社會企業這麼夯?」

A寶很快地回答:「因為可以做好事啊!現在社會兩極化這麼嚴重,有很多貧困的人得不到幫助。」

B寶想了一下,用她演講聽來的,比較有學問的說法:「的確這些年貧富不均愈來愈嚴重,大企業家與大資本家佔據所有資源,現在的政府也愈來愈沒有能力照顧愈來愈多的窮人,所以當然對任何主動想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都樂觀其成,也願意大力支持。」

我點點頭:「沒錯,社會企業可以彌補社會福利措施的不足,間接消弭社會不滿的情緒與抗爭的動盪,尤其假如被弱肉強食的全球化競爭淘汰出場的民眾愈來愈多,社會不公不義的現象愈來愈嚴重時,的確會危及到社會的穩定與民主的體制,人類自古以來歷史上的革命,以及近代共黨的崛起,也都是來自於類似的背景。」

A寶忽然有點搞笑的插話:「現在年輕人失業率這麼高,鼓勵年輕人投入社會企業,可以增加就業率。」

我笑著說:「A寶說得好,社會企業在校園非常夯,除了A寶說的原因之外,其實學校也是點子與人才最好的來源,當然,還有年輕人的熱情也是重要因素。」

說著說著,我忽然想起了一個研究:「最近有人分析,台灣會投入社會企業的人才,主要來自於兩種不同的心情,一種是生活苦悶,經濟也比較拮据的憤怒青年,看不到未來,所以希望透過社會企業發動社會改革;另一類是豐衣足食的天之驕子,希望從參與社會企業中找到人生的意義。」

A寶不滿意這個調查的觀點:「我不同意這個分析,好像把有心投入社企的人都視為兩種極端的怪胎。」

我哈哈大笑:「其實我覺得無所謂,因為無論是源自於什麼動機,社會企業既然是企業的一種,最基本的還是經營管理,還是必須面對商業市場的生存競爭與挑戰,否則不但無法解決社會問題,搞不好反而自己成為社會的問題呢?爸爸有些從事創投的朋友就跟我提過,幾乎大部分的社企創業家,談起理想,個個眼睛發亮,可是只要跟他們問起營運與財務,大家就眼神渙散。」

A寶也同意:「是嘛!財務報表、收支帳,多無聊啊!」

我忽然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談了半天社會企業,可是你們知不知道、企業、社會企業、與公益團體之間的關係或差別嗎?」

AB寶一頭霧水,搞不清楚我究竟要問什麼。我只好從頭說起:「整個人類社會雖然擁有形形色色,無以計數的組織或機構,但是其實只有三大類別,也就是政府組織、營利企業跟社會團體,社會團體也有人稱為非營利組織,包括我們一般稱的公益團體。這三類並沒有包括現在所謂的社會企業。」

我停了一下,看她們還是不太懂我在說什麼,我只好更詳細的解說:「不管是荒野保護協會,或者紅十字會,各種慈善基金會等等,這些非營利組織有人稱為是第三部門,也就是與政府部門及營利企業鼎足而立。這三種組織,隨著時代演進,彼此在願景擬定、策略規劃,乃至於經營管理方式上,有相當程度地仿效與混同,但是站在組織發展的角度而言,這三個部門有不同的優勢與劣勢。公部門擁有公權力,同時,只要預算通過,公部門也遠比民間團體擁有無法企及的金錢與資源。但是政府受限於組織員額編制,雖然有錢有權,但是卻沒有人,而且公部門必須遵循煩瑣的法令規章與程序,極度缺乏彈性,不容易應付快速的環境變遷。另外一種營利企業必須面對市場嚴格的競爭,因此目標管理的績效及效率的要求,大概是政府與公益團體所難以達到的。但也因為如此,在商言商,營利企業恐怕也不足以擔負起社會公益及照顧弱勢的重擔。至於非營利機構跟政府比起來說,既沒錢又沒權,同時往往不能像企業一般採取嚴格的管理,但是,非營利組織最大的優勢是志工,只要理想與公信力夠吸引人,志工的來源是可以無限成長的,這跟政府有員額限制,或者企業講究員工個人的單位成本與效益不一樣。」

講了大半天,我停了一下,然後問AB寶:「為什麼社會企業這種全新的組織創新能夠出現?」

AB寶想了很久,A寶才說:「是不是因為有需求,記得有專家講過,只要有需求,就會有新的發明。」

我搖搖頭:「社會企業要解決的問題,在人類世界早就存在了?」

B寶靈光一現:「是不是社會企業早就存在,只是沒有用這個名詞?」

我依舊搖搖頭:「也不全對,因為企業的使命就是賺錢,每個出錢投資企業的股東分配企業所賺的錢,是天經地義,也是企業之所以存在的目的,而社會企業相反,它們在成立的時候就跟出錢的投資股東說,賺的錢不會回饋給你,而是用來從事公益慈善。這應該是一種全新的商業創新,而且也跟慈善團體不一樣,非營利組織捐款做好事,但是社會企業是在做生意、賣東西,也必須跟市場上同樣的商品競爭,賺錢獲取利潤,只是利潤用來做好事,換句話說,社會企業一樣是賣商品,只是他們讓民眾透過消費來幫助別人。」

A寶大概懂得我的意思了:「媽媽買日常用品的時候,都會特別找看看是不是有公益團體也有在賣那種產品,盡量跟公益團體買,讓他們賺錢,這種公益團體的消費生產就是社會企業的雛型?」

我點點頭:「沒錯,很多公益團體也慢慢在改變營運模式,經費來源不只是依賴人們純粹愛心的捐款,而是希望慢慢找到自給自足的方法。可是不管怎麼說,這些產品還是必須跟大企業大財團競爭,以前彼此規模差距太懸殊,根本比不過,為什麼現在有機會可以有這種新的商業模式存在?」

B寶恍然大悟:「因為透過網路行銷不用錢。」

A寶也補充:「而且現在社群網站影響力大,許多人會義務幫你行銷推廣。」

B寶興奮地說:「再加上現在物流快遞的興盛,小公司或個人也可以直接出貨,不需要花大錢自己建立門市通路。」

我非常高興為地她們鼓掌:「你們的觀察很正確,社會企業之所以在這些年很夯,還是來自於整個網路通訊以及物流的環境發展成熟,不過社會企業還是很不容易經營,因為光有愛心不夠,還必須有生意頭腦才能永續。而且當社會企業發展得不錯,逐漸成長時,需要有三種不同特質的領導人,第一階段懷抱夢想的熱情很重要,到了能夠存活下來,工作人員增加時,就得有組織規劃的能力,等到因為無遠弗屆的網路威力,訂單愈來愈多時,需要的就是能夠壯大規模的企管高手了!」

A寶感慨:「所以要從事社會企業,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我點點頭,鼓勵她們:「我覺得對一個年青人職業生涯的選擇上,在大企業中,可以學得專業的行政流程控管,以及適應明確的績效考核。反過來說,在非營利的公益團體或社會企業工作內涵比較不明確,比較模糊,因此擁有主動創造的空間,只要能力夠,積極性夠,可以無中生有許多事情,學習從社會中找資源,因此可以磨練協調能力以及與人合作的習慣。這種主動積極以及應付模糊變動的能力,是未來世界相當重要的素質。」

AB寶思索著我的話,我也想起從小鼓勵她們參加公益團體當志工,其實就是希望她們能夠激發改善世界的熱情以及學習無中生有的創造能力,當然,除此之外,在一個為理想而付出的公益團體中,我們可以結交到許多好朋友,這種屬於伙伴的情誼,與公司裏有點競爭壓力及利益關係的同事或基於業務往來的客戶是不同的。伙伴會是一輩子的朋友,也就是生活上的知心朋友。這種好朋友,是我們在人生中,給自己最棒的禮物了。

 

圖片來源:寅乔 胡@flickr

本文轉載自李偉文部落格,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