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黑心工讀」 關西學生打工族成立青年工會

 

採訪/島弧・黑潮

為了對抗與一般正職勞工一樣的長時間工作卻領取超低時薪的「黑心工讀」,日本關西地區的學生在2月21日正式宣布組織成立「關西打工族學生工會」。這個青年學生工會是繼東京、札幌的學生工會之後,日本近年來第三個成立的學生工會,訴求喚醒遭遇不平等對待的青年學生團結對抗黑心雇主。

關西打工族學生工會由來自日本關西地區的京都大學、大阪市立大學、同志社大學、關西大學等十五名學生組織而成,並在大阪設置工會會務所辦理會務,在日本關西地區從事打工工作的學生只要月付二百日圓會費即可成為工會會員。工會主要透過網路受理會員的勞動與助學金問題的法律諮詢,也會定期舉辦勞動法規講座宣傳勞動法知識,另外工會也聘請了多名律師與代書作為顧問,預備在勞動紛爭發生的時候與雇主進行團體協商。

關西打工族學生工會的理事長,是今年就讀關西大學大三的渡邊謙吾,過去曾經遭遇黑心工讀的經驗「過去在書店打工時薪只有750日圓,但是大阪府法定的最低工資是800日圓。負責收銀結帳的工讀生如果在清點時出現金額不對的現象,還會被雇主強制從打工工資中扣薪」。

「這樣難道對嗎?」心中不斷產生強烈疑問的渡邊,從去年六月開始針對其他類似遭受不平打工待遇的學生勞工展開勞動調查。「每天大老遠的通勤卻只有工作一個小時」、「前一晚才加班到半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雇主強迫繼續上班」非常多的學生打工族都曾經遭遇過黑心雇主的打工經驗。針對260人進行勞動調查的結果,其中一成曾經領過低於最低工資的時薪,三成的打工族因為打工上受到不合理的要求因而表示在學業上曾受到影響。

透過團體協商成功使雇主撤回解僱

「明天開始你不用來上班了」大阪市立大學四年級學生柊真理在補習班擔任時薪制講師,去年一月某次課後突然間遭到雇主當面告知解僱,她在這間補習班擔任講師已經三年,從來不曾因為工作或態度被雇主告知有問題,因此根本無法料到會突然遭到解僱。

柊真理同學因為家庭因素必須透過學貸與打工才能繼續負擔完成大學學業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遭到突如其然無理由的解僱,她於是透過友人的介紹找到工會尋求幫助,工會透過與雇主進行團體協商成功促使雇主撤回對柊真理的解僱,並幫她要回將近二十三萬日圓的積欠工資。人生第一次接觸到工會,並發現了工會對維護勞工的勞動條件功能,然而在參與工會為自己爭取權益的團體協商中經驗了遭到雇主言語重傷的傷害體驗,卻無法對無法理解這種感受的工會人員表達這樣的心聲「彷彿仍然是一個人孤獨的面對一切」。

柊真理因此想要開始幫助與過去的自己遭遇同樣經驗的青年學生,所以決定與有共識朋友們一起組織了這個青年打工族工會,負責接受各種青年打工族遇到的勞動問題諮詢。

「為了使學業能夠繼續」學生打工的意義質變

日本學生支援機構與東京都私立大學教職員工會最近針對東京都的大學生作了一份聯合調查,在東京都念大學的學生中每二個人就有一個人領取助學貸款,平均每位私立大學學生一天得自由處分的金錢額只有九百日圓,這個數字是日本三十年來的新低。

這個嚴重的結構性問題的背景在於大學學費的高額化以及日本非典型勞動失控而造成父母世代的工作貧窮,「我們必須認知對於現在的學生而言,學生時代打工的意義逐漸產生了質變」關注黑心工讀問題的中京大學大內裕和教授如是說。

在另一份由律師與學者組織的「黑心企業調查計劃」中,大內教授等人針對全國2524名打工大學生進行訪問,其中百分之56的受訪學生每周打工時間超過15小時,百分之67的受訪者曾遭受雇主不當的對待,但是辭職者僅有百分之20。

「網路上到處充滿著打工學生的種種悲慘遭遇的文章,因此,能夠有學生自己組成的工會處理學生打工族的勞動問題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大內教授表示。

 

圖片來源:島弧・黑潮Facebook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島弧・黑潮Facebook,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