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忠:哥翻轉的,是孩子的人生

 

文/王政忠

寒假過去,開學了。

下學期的第一節八年級國文課,孩子們將寒假作業放到我的面前,其中一項是課外閱讀心智繪圖。

全班18個孩子扣除掉無法用文字表達的1個資源班自閉兒,我收到了14張圖,3個孩子承諾補足部分內容後會交過來。

看著這14張圖,或者精美或者簡略,或者成熟或者淺薄,或者洋洋灑灑或者隻字片語,我看見的不只是教與學翻轉之後的教室風景的神奇改變,更看見那麼一些些偏鄉孩子生命翻轉的微光。

不只18分鐘的城鄉差距

我抬起頭,目光環視一遍孩子。

「你知道你們多厲害嗎?」我堅定而略帶激動的說。

一年半之前,小六剛升上國一來到我班上的你們,面對著攤在眼前的短短的國語課本文章,我帶著笑問了一聲每年都會問的問題:你讀到了什麼?多半我會得到不意外的的反應:支吾其詞、目光呆滯、詞不達意、傻笑以對、丈二金剛、、、。偶爾一兩個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回答,追問之下,又會不意外的得到這一類的答案:我是從市區某某國小遷居進來的。

即便僅僅只是距離18分鐘的車程,一樣位處南投縣,這個我所在的偏鄉學校-南投縣中寮鄉北中寮學區-也極為顯著而常態的與鄰近市區鄉鎮呈現出巨大城鄉學習差距,可怕的不是顯著,可怕的是常態。南投縣至少有一半的學校位處比北中寮更為偏僻遙遠的原鄉與偏鄉,而整個台灣,如果加上離島濱海,又有多少中小學遠遠的位在城市城鎮之外。

偏遠的不是距離,不是資源,而是機會。

再遠不過是兩小時,三小時,即便是我在2014年去了兩趟分享教學法與學校經營的梨山中小學,單程也不過讓我開了將近四個小時的車;網際網路可以將教學資源呈現在師生眼前,台灣人的愛與熱心也將生活及教學所需資源盡可能的翻山過海送到偏鄉原鄉與離島。

城鄉最遠的距離是孩子沒有得到公平而專業的機會。

從已讀不懂到想讀想懂

但,此刻,呈現在我眼前的寒假作業告訴我,這些偏鄉孩子在一年半的MAPS教學課堂引導以及學校行政策略的帶領之下,從已讀不懂來到了想讀想懂。這是八年級寒假作業之一,學生放假前到圖書館挑三本書,選定其中一本,閱讀後畫心智繪圖,下周開始每個人有10分鐘做專書報告。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跟課堂上共學完成MAPS心智繪圖的I SEE(文章解構統整)相比,學生們必須獨力完成完整一本書的閱讀,然後在沒有老師的提問引導之下完成完整的MAPS心智繪圖(包含I feel及I think),很開心看見偏鄉孩子”透過文字,自己與自己問答”的閱讀理解歷程已經發生,成品不一定都很成熟,但都完成了這一段自己對話的歷程。

這讓我想到兩個啟蒙我的閱讀興趣的恩人。

一位是我的阿公,他在我國小二年級的時候開始為我訂購國語日報,當時的我對於閱讀其中的文章並沒有太大興趣,倒是對於其中的四格漫畫-小亨利興味盎然,每天我津津有味的看完漫畫之後,便將報紙束之高閣,但我的阿公總是會將每天的訂報仔細整理收藏並夾集成冊,每月為一單位,日日月月井然有序的堆放著,期待有一天,我能頓悟閱讀的美好並回頭翻找。

另一位是我的國小五六年級導師,劉老師是ㄧ位剛從師院畢業的熱血青年,非常鼓勵並在乎我們這一群鄉下孩子的閱讀習慣,印象深刻的是:每一天早自習,不同於其他班級可能是寫作業或考試,他要求我們放下所有事,就是閱讀。他從家裡搬來一套又一套的好書,在教室建置圖書櫃,書的種類五花八門,但大致上來說是適合兒童及青少年閱讀的範疇,他不強迫我們一定得閱讀哪一種類,只要是櫃裡架上有的書,都可隨時取閱。

因為劉老師,我開始感受並愛上了閱讀的美好,然後真的回頭翻找阿公為我細心存留的四年份的國語日報。

就這樣,那兩年我不但仔細讀完了那整整1460天的日報裡的每一篇文章,也在劉老師的引導之下,從兒童文學讀到了古典小說,從白話散文讀到了古文觀止。

國中以後,閱讀的範疇越加廣泛,翻譯小說比如日文鉅著-冰點,簡直讓我愛不釋手;高中在圖書館打工,於是接觸了現代詩以及歷史散文;大學愛上了余秋雨以及龍應台。

我在文字裡找到了青春期與家人無奈分隔兩地的情緒出口,在那樣慘綠而為賦新詞的年少時光,因為閱讀,我不致成為一無所有的失親少年;那兩年的晨讀,啟發了我一生最珍貴的能力,讓我因為這樣的能力可以繼續探索天地古今未知的世界。

後來我成為了一個國文老師,並且面對與我一樣來自偏鄉弱勢的少年,我知道閱讀的美好和能量,我也想讓他們感受,所以我投入了閱讀教學;我深知閱讀理解就是ㄧ次又一次讀者與文字自問自答的過程,透過文字發現問題找到解答,也許就是下一句,下一段,或者下一篇章,甚至是下一本書。

偏鄉或者是閱讀理解能力不足的孩子,往往就是因為無法與文字產生問答的關係,所以"已讀不懂",我一直在進行的,就是透過好的提問,讓孩子與文字發生關係,思索我的問題,然後獲得自己的答案。

這樣的過程日積月累,就在協助孩子自發性的,並且有能力的與文字自問自答,如此,便是閱讀理解的自我建構。

哥翻轉的不僅只是教與學

我感謝兩位啟蒙者,雖然他們並未直接對我進行閱讀的教學,但他們給了我環境並且耐心等待我的主動發芽,並且學會與文字對話,與自己對話,與生命對話。

這麼多年過去,我在這裡,一個偏鄉,我知道營造閱讀環境的重要,也知道耐心等待孩子發芽的必要,更體會了透過有效教學進行翻轉的需要。

偏鄉孩子需要被翻轉的,不只是學習的態度,更不僅只是學習的能力,更需要被翻轉的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命運。

就像這張圖上告訴我:信心是命運的主宰。

哥翻轉的,是孩子的人生

我想告訴我的孩子,信心來自於能力,有能力才有機會翻轉自己的人生。

即便是在偏鄉原鄉或離島,只要得到專業而公平的對待,被翻轉的就不僅僅只是教與學,而是一個孩子的人生,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卻是身處偏鄉原鄉海邊離島的教師夥伴們的神聖使命,是的,就是你跟我的destiny。

一年前我預言這一波翻轉會讓城鄉差距更快速的被拉開,一年後,特別是這幾個月,這樣的感受越來越強烈,這,我下一篇再寫。

這一篇,配合四月份即將在親子天下開始的專欄寫作,所以先來一點禮貌的(噗哧),這一篇的部分內容會在專欄出現,但,題目會比較,你知道的,要寫在雜誌的嘛,所以,在專欄的名稱會是:我們翻轉的,是孩子的人生。

但,在這裡,應該比較順從我的耍寶調性,所以呢,就這樣吧:

哥在偏鄉,翻轉的不僅只是教與學,更是ㄧ個孩子的人生。

 

轉載自合作作者:王政忠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