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忠:不公平的對待不公平的

 

公平的對待公平的,不公平的對待不公平的。

這是Rawls(1971)在其《正義論》(The Theory of Justice)說的一段話,也是我的碩士論文緒論的引言,我的論文當然不是什麼偉大的著作,但是這一段話卻是我堅信的價值信仰。

這是積極性差別待遇,也是台灣實現社會正義的解方。

很遺憾的,這麼多年來,至少在我從事教職17年來,我沒有強烈感受到這樣的精神落實在偏鄉的教學現場,不是虎頭蛇尾的專案經費投入,不是假性正義的升學管道優惠,更不是掛在嘴邊的不實口惠,而是通案的制度設計,是荒謬的師資編制,更是沉疴的行政枷鎖。

全國通案的教師編制讓大校恆大 小校恆小

全國通案的國中小師資編制是荒謬之一。

以國小來說,這十年來台灣國中小班級數與師資編制比例從1比1.5提升到1比1.65的意義是什麼?一個60班的學校會增加9個教師(0.15*60=9),但是一個6班的學校會增加多少個呢?0.9!(0.15*6=0.9),0.9!連一個教師都沒有增加ㄟ!

偏鄉原鄉離島的學校6班是常態,結果這樣全國通案性的師資編制制度,只是讓大校師資越來越多,而最需要補足師資的的小校卻一點幫助都沒有。

師資不足的狀況在偏鄉中小學有多嚴重?我再來說給大家聽。

一個全校只有6班的國中,按照九年一貫課綱的規定,每一個班每一個禮拜要上5節國文,全校總共要上30節,一個專任國文老師規定一個禮拜可以上18節,所以需要兩個專任國文老師(所謂專任,就是不兼導師不兼行政,在學校裡純粹只教書),才能專業的進行全校的國文教學,但是如果兼任了導師,一個禮拜就只能上12節(兼任導師加上課稅減課之後),所以需要3個國文老師,但是6班的國中全校按照規定只能有12個老師,而這12個老師要兼任3個主任2個組長6個導師總共至少11個行政職務,加上營養午餐秘書網路管理員兼任輔導教師等等等,不會有任何一個偏鄉教師是可以專任的,加上課程不可以分割(一個班級的5節國文課不可以2節給A老師上,3節給B老師上),因此偏鄉現場實務經驗上來說,一個6班的國中至少需要3個國文2個英文3個數學2個自然2個社會老師才能解決國英自數社的任教問題,3+2+3+2+2=12。

是的,12個。6班國中的全校教師編制的最上限。

所以本校(南投縣有60%的中小學,全校只有6班)從民國57年9年國教上路以來,從來就沒有編制的空間可以聘任國英自數社以外的老師。

音樂美術體育家政電腦輔導童軍老師,沒有!

生活科技視覺藝術表演藝術健康教育老師,沒有!

從來都沒有!

12年國教把國中教學現場的課程規劃為7大領域17個學科,但偏鄉學校從來就只有4領域5個學科的師資,連師資都不夠,談什麼正常教學,更別提有效教學。

所以,誰上這些課?當然就是配給校內現有的國英自數社老師去上,這在城市某些升學國中是常態,因為要多上國英自數社,但在偏鄉卻是無奈,因為沒有師資。

台灣的教育現場很詭異,要不,是升學的常態性的變態,要不,是編制的無奈。

不管是常態或無奈,可憐的都是孩子。

城鄉不是差距,是差異;文化刺激不是不足,是不同

所以,偏鄉音樂課誰上?英文老師?因為他常唱英文歌?

所以,偏鄉美術課誰上?數學老師?因為他常畫圓形三角形?

當然學校也可以挪一個空間聘任體育或童軍或美術老師,那就是從原本的數學老師兼任美術課,變成美術老師兼任數學課!

這樣有比較好嗎?因為編制就是這樣,動彈不得。

城市老師被要求專注在任教本科的專業提升,但偏鄉老師卻被要求發展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六七專長。

12年國教的重要配套措施是教學正常化,所以長官會來督導各校是不是專業師資任教,偏鄉哪來編制內專業師資任教綜合領域健體領域藝文領域?於是乎寒暑假,或者周末,編制充足的學校老師享受正常的休閒生活,偏鄉老師被要求去師大去師培中心進修第234567專長。

不去不行,統合視導教學正常化這一個指標會被扣分,會影響窮縣的統籌分配款經費爭取,偏鄉教師哪能承受得起這樣的大帽子?

都只會說原鄉孩子天生擅長歌唱舞蹈體育,卻沒有專業師資帶領發展天賦;都只會說偏鄉孩子一樣擁有多元智慧,卻沒有專業教學去引導探索發現舞台。

當官員都只會說沒有做,孩子多元智慧的差異就真的變成城鄉差距,生活環境的不同就真的變成文化刺激不足。

當差異被帶領被發展,他不會是差距而是亮點;當不同被重視被發展,他就不會是不足而是特色。

當教育主管機關政治人物夸夸其談亮點學校特色教育的時候,卻無視於偏鄉原鄉師資不足的問題,這不是空話,什麼才是空話?

虎頭蛇尾、假性正義與不實口惠

三年前開始教育部提出了增置專長人力計畫,給經費讓有需求的國中可以共聘外聘編制內不足的師資,這是爽文國中自籌經費走了12年的路,12年前開始我們就以學區共聘的方式外聘了專業師資到學校進行美術音樂教學,(依稀記得,8年前,當我們的孩子在全國學生學生美展比賽非美術班組別大放異彩,豪取所有南投縣參賽獎項的時候,某位教育局長官還來到學校關心,他很納悶一個沒有美術老師編制的學校怎麼會有這樣的教學成果,當我興高采烈的分享我們的解決之道,他卻眉頭一皺,嚴肅的說:這樣的師資聘用沒問題嗎?自籌經費來源這樣好嗎?),們感謝教育部終於發現這是個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去年開始,原本兩校可以共聘兩個教師名額的模式卻無預警的縮減成只能聘一個,原因當然是:經費不足。

這就是我說的:虎頭蛇尾的專案經費。

這麼多年來多元升學管道一直提供偏鄉原鄉孩子優惠的加分或者外加名額,但我們看到的其中一個現場狀況,是台南縣去年某一位偏鄉國中在會考拿到5C的學生因為保障名額錄取了台南一中,卻在榜單公布之後直接放棄入學前往私立高職報到,這樣一場戲是因為國中端可以掛一個紅布條宣傳該校有人錄取台南一中,私立高職端也可以掛一個紅布條宣傳該校有一個孩子棄明星高中而選擇就讀該校,孩子究竟是不想去?還是不敢去?進得去,但念不唸得下去?

這不是個案,在太多太多的原鄉偏鄉,這又是一個常態性的變態.有人為了紅布條,有人為了獎學金,有人為了廣告招生宣傳.

孩子敢去而不想去卻申請了,這是沒有適性;想去不敢去而放棄了,這是沒有揚才;不想去也不敢去卻填了又放棄,這樣的一場適性揚才大戲,就是我說的各取所需的入學管道優惠的假性正義。

至於不實口惠,就是讓大校恆大,小校恆小的全國通案的教師編制比例。

我的建議:

1.六班(含以下)的中小學,教師人數至少必須滿足七大領域都有專業師資,以實際授課節數來看,國中必須至少將現行的12位教師提高到15位教師,國小由9位教師提高到12位教師,不以班級數與編制比例來看,而是以滿足實際教學所需教師數來看;不是專案經費的每年申請(包含增置專長),而是納入正式編制,同時配套行政處室業務編制擴編並設置同一學區一位的專案行政助理。

2.七班至十二班規模的學校,班級數與教師編制比例提高到1:2.5,如果提高到1:3,行政處室業務編制即可擴編,那麼連專案行政助理都可以不用設置。

3.十三班以上規模的學校即可採用現行全國通案的教師編制比例。

小校裁併的問題另案討論,但至少不適合也不可以裁併的小校要如此處理。

不公平的對待不公平的

我知道需要錢,我知道教育部會說要跟財主單位溝通。

所以我懇請教育部好好溝通,更拜託財主單位到偏鄉原鄉走一走,搭高鐵轉巴士或者專車接送也可以,請到捷運到不了的偏鄉原鄉看一看。

全國通案的制度不是公平,真正的公平,是不公平的對待不公平的。

城市的孩子和偏鄉的孩子都是台灣的孩子,通案的教師編制讓城市的孩子可以擁有更充足的師資照顧我們樂見其成,但是生在偏鄉長在原鄉的孩子家庭支持社會資源立足點已經偏低,如果政府沒有積極性的差別待遇介入,台灣就沒有社會流動的機會,再多的虎頭蛇尾經費,再大的假性正義優惠,都只是ㄧ場大戲,一場沒有未來的大戲。

這幾年來教育現場的教師自主翻轉已經風起雲湧,城市教師在社會氛圍支持,家長教師團體力挺之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城市老師投入並起身而行翻轉,整個城市教學現場的腳步逐漸走出過去的升學及考試綑綁,加上科技資源在城市的便利及導入,城市的孩子越來越有機會在學校在課堂學到能力而不只是拿到分數而已,而偏鄉原鄉呢?

沒有充足而專業的師資可以翻轉,也沒有充裕而專注的心力可以翻轉,偏鄉還在原地打轉,而城市已經翻到九霄雲外。

這樣一邊不動一邊狂飆的翻轉,就是台灣城鄉劇烈拉開差距的噩夢。

偏鄉原鄉弱勢不是距離城市的遠近,不是距離家庭平均年收入的高低,不是單親依親隔代新移民的填表數字。

沒有機會的才是偏鄉,沒有被專業對待的才是弱勢。

為了公平起見的全國通案制度讓偏鄉弱勢的孩子沒有機會得到專業對待,才是不公平。

不公平的對待不公平的才是正義,才是公平。

每校多幾個老師,許台灣孩子一個未來;一年十幾億,買一個公平正義的台灣。

這樣的要求,會不公平嗎?

 

圖片來源:Alex Wang的Facebook

本文轉載自Alex Wang的Facebook,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