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嫦芬:不要再壓榨年輕人的心血,讓合理價格出現在生活裡吧!

 

清明節祭拜,為去秋先後遠行的婆婆媽媽備花。建國花市人多,這年輕店家(阿偉)正好有媽媽喜歡的白蘭、婆婆喜歡的粉紫蘭,挑了兩盆。

阿偉說,總共300。我問為何這麼便宜? (內湖花市同種花,一盆就350。) 他說:花開得盛,給點折扣,但花期還有一個月,很划算。我看看名片,從烏日上來,這樣賺的夠本嗎?! 他說,很無奈,但是擔心剩下太多花,太太懷孕有點累,想盡量賣出去就好。

接著說,上午一位太太嫌貴殺價,大聲批評一大堆最後沒買。阿偉說,一盆花有兩年心血投入;再殺價,中南部很多年輕人經營的花農場,只好讓外銷收購商剝削吸血,最後好的蘭花都只能給外國人欣賞,台灣新生代的花農也賺不到錢,想想就不甘願。阿偉說,現在台灣人殺價愈來愈離譜,反而陸客都說好便宜(從台灣進口蘭花或是台營陸產的蘭花,在大陸價格約台灣五倍)。

他說上午三盆賣500;但是我關心他,算我400。濃眉大眼的他,滿頭汗水。等他打包好,我說:「請你收下500,我真的覺得物超所值,我尊重專業用心的人。」阿偉愣在那裏一秒鐘,然後很堅持遞給我四盆,我說下回再跟你買

我提著花往外走。後面傳來女生聲音,原來是阿偉的大肚子太太,她說:「這清雅的蘭花送妳,謝謝妳知道我們的辛苦,一定要收下。」她的眼裡有淚水。最終,我帶了五盆蘭花回家,才500元。心想著阿偉兩年以上的心血。

頂好晴光10元紅豆餅,年輕老闆認識我,我總是關心他們是否合理獲利,建議他們賣12-15元一顆。年輕店長告訴我,消費者真的貪小便宜,最愛殺價,一反映成本,大家就罵,因此不敢漲價。建國橋下一群身心障礙,用手工認真洗車的孩子,純手工六人一組,洗部車150元,十次還送一次免費。不敢漲價,因為有人批評他們身障人士也是”某種特權”。

年輕人的薪資水平一直降低降低,企業家也是貪小便宜,繼續說它們會遷出台灣,叫沒人敢反抗,都是無奈無奈。

我們到底要一個怎樣的社會? 壓榨壓榨辛勤的人、咒罵咒罵努力為民服務的公務行政人員、吹捧吹捧攀附權勢的人,最後自憐自卑寶島的際遇?

 

圖片來源:陶 澤中@flickr

本文轉載自陳嫦芬的FACEBOOK,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教育」與「技能發展」議題的獨立媒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