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仰光/從各國職訓制度 看競賽表現的興衰

No Comment Yet

抱著興奮與感動的心情歡迎我國參加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代表團載譽歸國。

在本屆國際技能競賽中,韓國只得了8金,日本只獲3金、德國0金的情況下。台灣贏得4金1銀5銅27優勝,總體成績表現足可告慰國人了。

以成敗論英雄,但不能以一次的勝負就蓋棺定論。例如,瑞士上一屆只獲1金,本屆獲11金。巴西上屆獲11金,本屆掉回7金。俄羅斯上屆0金,本屆6金。風水輪流轉啦。訓練老師們、選手們、全體夥伴們,不要失志啦!請保持一貫的熱情與鬥志。

本屆國際賽,大陸曩括15金7銀8銅,金光耀眼,令人大驚失色。南華大學林聰明校長日前就曾直呼:「未來國際技能競賽是中國的天下」

大陸之所以能有此表現,並不是因為大陸擁有什麼武林秘笈,而是有其國家體制上、制度上與精神上的特色,台灣是學不了的。大陸黨政一體,中央一聲令下,全國上下一體遵行。

大陸競賽選手的培訓,主要不是依賴教育部體系下正規的技職院校 (如:中職、中專),而是依賴非典型的技職教育訓練體系,《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另立的高技能人才建設的培訓體系「技工院校」,其包括了高級技工學校和技師學院,根據統計,2015年底全國共有技工院校2545所。高技能人才培訓與技能競賽業務的主管部門是人社部的職業能力建設司。

我在《技職3.0》前面刊出的幾篇文章中曾經提過,國際上有關技職人才的培育與培訓(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ET),大體上有兩個主要的模式,即「美國技職教育模式」及,「德國學徒制度模式」。鮮有在技職教育體系外,即在教育部的教育體系外另立一個「職業訓練體系」的。但日、韓、中、台卻在技職教育體系外,由勞動主管機關另立一個「職業訓練體系」,原因是認為教育體系無法培養出企業界所需的基層技術中堅人才。按發展的時程,應該是日本最早,然後韓國學日本,台灣學日、韓,而大陸則學台、日、韓。

在本屆國際技能競賽中,韓國只得了8金,日本只獲3金、譚仰光說:德國0金的情況下。台灣贏得4金1銀5銅27優勝,總體成績表現足可告慰國人了。訓練老師們、選手們、全體夥伴們,不要失志啦!請保持一貫的熱情與鬥志。(圖/黃偉翔攝影)

日本在「職業能力開發」(職業訓練)方面,有一個特色,即實際的執行機構是依法於公元2004年成立的「獨立行政法人雇用能力開發機構」。由「厚生勞働省(職業能力開發局)」督導。雇用能力開發機構轄有職業能力開發綜合大學校1所、職業能力開發短期大學11所、職業能力開發促進中心62所、都道府縣職業能力開發中心47所。

韓國在「職業訓練」方面,也有一個類似的特色,即實際的執行機構是另依法設有一個特別法人(行政法人)機構,稱為「韓國產業人力公團」(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 Service of Korea),這個法人機構過去的英文名稱為「Korea Manpower Agency」,已有多年的歷史,2001年只是更改英文名稱。該機構在「勞動部」督導下負責實際執行工作,轄有1所韓國技能教育大學(以辦理師資訓練為主)、19所「技能大學」(Polytechnic Colleges)及 22 所職業訓練院(Vocational Training Institute)。

巴西在技職人才的培育與培訓(VET)方面,另有一套非典型的模式,也就是他們一直引以為傲的SENAI(National Service for Industrial Training),那是一個像財團法人卻又是行政法人的組織,統轄全國的技職教育與訓練機構(含學校),其財源依法向工商企業界徵收的特別捐。當年我們的職業訓練金制度就是模仿巴西而來,但恰只學了皮而沒學到肉,於是就夭折了。

很有趣的是,採行典型「美國技職教育模式」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洲 …. 等,技能競賽的成績表現似乎都很差。

我們的技職教育模式是走的美國模式路線,且在教改的政策路線上搖擺不定,新課綱猶抱琵琶半遮面。理念上趨向多元性、跨領域化、培養π型人、崇尚創新。而過去曾經輝煌多年仿效日韓模式的公共專責職訓機構,已經在勞動部與勞動力發展署的組織再造政策下消失了,化為一堆訓練場,且逐步放棄了長期性專精性的養成訓練班次,而轉向社會性為主的短期就業訓練。

今後在國際技能競賽舞台上,能夠預測到台灣什麼樣的前景呢?

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開幕式,台灣進場。(圖/技職3.0資料庫)

仰光 譚

Author

仰光 譚

現中華技術人力發展協會名譽理事長,曾任全國技能競賽中華民國技術代表15年。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