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就業待遇無法提升,再多技職政策也是事倍功半

No Comment Yet

原文刊載在udn《鳴人堂》網站,標題為「就業待遇無法提升,再多技職政策也是事倍功半

文/黃偉翔

最近《中時》一系列低薪專題報導,讓我感觸很深,因為很多人吶喊:「技職重返榮耀,政府教育政策要改、家長價值觀要變,」這些當然沒有錯,但更重要的是「政府應把技職人才的就業待遇提升起來,」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本質。

低薪困境,反映在青年的生涯選擇

這幾年不論勞動部技能競賽、教育部技藝競賽都嘗試推動「企業預聘技職競賽選手」,但推了幾年始終沒太大成效。以一個高三金牌選手,企業給的待遇居然不足25k,任誰都想走升學這條路。

隨著高等教育擴張,以及學歷為目前取得工作機會的最大影響因素時,誰都想去拼一個好學歷。以前我在南陽街升科大補教業工作數年經驗中,不論是高職升學班或國四重考班,看到好多好多孩子為了考取前幾志願,重考不只一年,不只學生光陰耗費在準備考試過程,孩子被迫追逐明星志願而非自身技藝興趣,台灣競爭力虛耗在盲目的追求中。

最嚴重的不只是青年自身的生涯抉擇,而是適合先就業的青年被這股社會拉力一起拉到高等教育,稀釋教育資源,也空洞化原本應先就業的勞動力供給,造成企業端成天喊的產業缺工。根據政府統計,今年前半年的20-24歲青年失業率高達12.26%,成為高缺工也高失業困境。

這幾年不論勞動部技能競賽、教育部技藝競賽都嘗試推動「企業預聘技職競賽選手」,但推了幾年始終沒太大成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就業環境髒亂、高溫與噪音 青年避之若浼

勞動部剛舉辦完年度盛事全國技能競賽,賽事過程中,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很用心的,規劃中彰投地區的學生來參觀競賽過程,看著學生一車車被送來競賽現場,我就好奇孩子們的感受如何?是否被各種競賽的帥氣技術與姿勢給吸引了?

我隨機問了好幾個來參觀的國中生,他們表示這些高職生技術好強,以前都沒看過!當我進一步說,這些帥氣技術,最快高職一年級就可以開始學啦,但孩子們卻回我說:「可是…選手穿得髒髒的、競賽現場溫度高,讓人滿頭大汗難耐,一點興趣都沒有,還是想走高中。」

我與現場擔任裁判的企業主聊到此事,他深有同感。他說,他的工廠現在都裝冷氣,還有飲料可以暢飲,就怕員工不想做了,沒人想來,但他強調,這不代表青年是草莓族,而是世界趨勢,很多國外大廠早已透過工作環境條件的提升,增加職業尊榮,不只勞工自己做事更舒服,外界也會更看重此份工作,就比較少有像這些國中生的排斥感。

不能怪這些國中生,因為這些都是最真的聲音,且深植人心。

很多國外大廠早已透過工作環境條件的提升,增加職業尊榮,不只勞工自己做事更舒服,外界也會更看重此份工作,就比較少有像這些國中生的排斥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不缺「學歷」而是「學力」

低薪另外一個衝擊,就是青年追逐高學歷,但學歷真的對工作能力有絕對的幫助嗎?

以美國喬治亞州勞工部頒布的職業計畫為例子,裡面清楚描述該區2010~2020年各職業所需具備核心能力、平均待遇和熱門職業領域等,這概念其實類似澳洲職能。職能簡單來說,就是描述一個職位所需的人才規格,需要具備哪些能力。

為何職能重要?隨著「過度教育」越來越嚴重,一個青年身上的教育投資往往遠超過它所需的工作能力所需。

根據教育部委託資策會研究2010年至2014年技專校院畢業生資料指出,認為所學內容與職場非常符合的約佔15%,認為一般符合的約佔38%,這對於強調務實致用的技職教育來說非常諷刺,其他更有將近一半畢業生都認為沒特別學以致用。

同樣的在2007年《大專畢業生畢業後一年調查報告》中發現,即使經過2至3年的職場磨合,仍有近半數畢業生認為低就,所學超過工作所需。此一結果代表著許多教育資源的浪費。

若想擺脫過度倚賴學歷,當作青年與勞動力市場對話的媒介,就該有健全的學力系統,甚至許多學者倡議多年的台灣國家資歷架構的建置,讓學力如技術士證、能力證書等,可以透過某種轉換機制,具備畢業學歷同等的效力,如此,社會將會越來越同等地重視學力,不只在升學上的同等學力認定,更在就業敘薪、國家考試等都具備效用。目前我們僅有教育系統端的入學大學同等學力認定標準,而勞動系統的證書法制化,則又是另一個大課題。

若想擺脫過度倚賴學歷,當作青年與勞動力市場對話的媒介,就該有健全的學力系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高薪人才挖角 技術師資外流

美媒《時代》雜誌日前以「台灣人才外流」為主題寫報導,點出台灣人才因中國語言與文化相近,且待遇普遍高薪,頻頻被挖角,最怕的是這樣的人才流動過程,潛藏著政治目的於其中。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台灣海外工作人數中,以中國58%為最大宗,接著依序是東南亞與美國等地。

對於這樣現況,國發會主委陳添枝也透過媒體表達堪憂:「最嚴重的是青年面臨國外高薪挖角,以及國內低薪與職場發展前景不好,而離開台灣。」

其實,過去多年來已有不少退休勞動部職訓師體系、教育部技職教師頻被挖角,這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且對岸積極以母雞帶小雞方式,透過這些被挖角者介紹更多青年到中國工作,甚至協助對岸建置技職系統與並培訓青年技能。但你能怪這些人嗎?應該要怪政府的無能為力,總不可能要每個人都相忍為國吧。

中國近年積極複製各國技職人才培育模式,台灣過去自豪領先中國至少10年的技職教育,還有多少光陰?

如果政府希望能填補的缺工,都是那些既辛苦、工作環境不佳而且薪水還很低,即使技職人才培育政策再完善,誰願意走這條路?所以不要怪罪社會價值觀,一條路若看得見職涯發展,就會有人想走,而目前最重要的,是政府與企業如何提供更好的就業環境?

如果政府希望能填補的缺工,都是那些既辛苦、工作環境不佳而且薪水還很低,即使技職人才培育政策再完善,誰願意走這條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