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30 Comments

採訪、攝影/黃偉翔

對於大眾來說,「國手」稱號代表著榮譽,而對國手本人而言,更蘊含許多背負的壓力與現實考驗,眼前騎著車的陳逸家,對此深有感觸。

「你到了嗎?外頭正在下雨阿!」陳逸家隔著電話問候《技職教育3.0》記者,並已等在公館捷運站出口,準備到預定的餐廳接受專訪。特別從台中北上的陳逸家,對公館並不陌生。4年前陳逸家就以技能競賽電氣裝配(又稱室內配線)全國金牌,保送到同樣位於公館的台灣科技大學,也是第41屆國際技能競賽電氣裝配國手,但因學科能力不足,讀了2年就選擇退學,當時家人極力勸阻,希望陳逸家撐完大學學歷。

騎著車的陳逸家,從後座看去,安全帽完美遮住陳逸家的粗獷臉孔,但卻擋不住他笑聲中的一絲感慨。陳逸家說他不後悔,只是無奈,每每企業面試第一關,就因高職學歷而被刷掉,即使陳逸家擁有十八般武藝,是世界電氣裝配領域一等一好手,更精曉工業控制等領域。

那晚雨很大,在快速奔馳的機車上,雨滴用力打在陳逸家安全帽上,社會現實也一拳拳地,擊打在他的心上。

奉獻

「我不想當國手」這聲音多年來在陳逸家內心中吶喊著,事過境遷多年,仍難以忘懷。高二起步訓練,高三比賽失利,陳逸家投入訓練時間過多,升學考試表現並不理想,而進入私立科大就讀,競賽學業兩頭空。

渾渾噩噩,陳逸家身處在大學殿堂,卻找不到人生目標,因此,他不到一學期便自行辦理退學,再次投入選手訓練,期望找回對技藝的榮耀,而經營工廠的家人非常支持,因為競賽表現好,可以代表台灣出征世界賽,更可保送到明星大學——「這就是父母的盤算。」陳逸家說。

事隔一年,陳逸家終於順利奪下全國金牌,除了保送上台科大主修電機,更擁有國手資格,但陳逸家完全不想參加世界賽。

「過去已投入太多青春在比賽中」陳逸家用手數算著投入的歲月,面有難色繼續說,「我若決定參加世界賽,除了訓練過程辛苦,還要再花上1年的青春投入」,這是陳逸家選擇國手之路的最大阻礙,但在裁判長以及家人的日夜勸說下,陳逸家才允諾代表台灣出賽,就像買糖的小男孩,最終被眾人說服與安撫下,放棄對周遭人的反抗,並為準備世界賽,陳逸家直接辦理台科大休學。

培訓期間,苦不堪言,陳逸家拿出一張張照片細數培訓過程的汗水。陳逸家每天都得練習電氣設備與電機控制的安裝,包含電路設計、配管、配線、PLC可程式控制器、人機界面等。陳逸家說,「因為時間是競賽重要指標分數之一,快狠準,是決勝關鍵,所以除了每天早上及下午的練習,晚上還得接受體能訓練,以便在體力高負載情況下,撐過連續4天18小時的國際賽事。」

除此之外,陳逸家自籌部分經費去西班牙見習,學習控制系統,到葡萄牙觀摩歐洲舉辦的技能競賽,更遠赴愛爾蘭做技術交流,而回國後,還特地到合歡山上特訓,模擬寒冷氣候下的賽況。

陳逸家(右1)、教練李致中(左2)專程到愛爾蘭,與當地選手(左1)做技術交流。(圖/陳逸家提供)

榮耀

激戰過去,陳逸家雖無奪牌,卻也名列世界第11名優勝,但未受到太多關注。「歷來只有奪牌才會被重視,像我們這種沒有金銀銅牌的,就等於是政府的拋棄式比賽機器。」說完陳逸家喝了一大口飲料,似乎想把這些不甘願一併吞下肚。

不過,對於陳逸家這樣的國手,比賽結果只是一時,過程才是最大豐收。經歷過選手這條路,內心的韌性早已超越一般人,也更清楚如何掌舵人生方向盤,朝著目標燈塔航向而去。

為敵

世界賽結束後,陳逸家繼續回到台科大讀書,但非常不如意,「課業上挫折很大!」陳逸家毫不遮掩地說出當年各種「慘」況。

挫折來自於陳逸家的固執,他覺得,不論在人生哪一個階段,都要盡己所能做到最好,所以陳逸家跟一般學生不同,不修「爽課」,就連微積分也跟電機系一起上課。但畢竟是以卵擊石,陳逸家說,「程度差距太大,當時期中考才30分,班上平均卻接近90分。」不只微積分,其他科目也是同樣慘烈。

大一上學期還沒結束,陳逸家就萌生了退學念頭,「我可能讀6年也畢不了業,認為不能為了一紙學歷浪費時間,這裡不適合我。」陳逸家說。

可是家人不同意,「都讀到台科大,撐到畢業再說。」陳逸家的父母如此對他說,也拒絕簽退學單。當時陳逸家先試著轉系到工業設計,結合自身技藝也唸出一點興趣,「但為了畢業而畢業,是我想要的嗎?」陳逸家訴說了長年在內心的拉扯,而眼前只剩下唯一方法——故意讓自己被二一退學,而大二時,陳逸家做到了。

「我知道不刻意混個大學學歷就是與社會為敵。」陳逸家說,但現實遠比他的想像還殘酷。

孤立

一進餐廳,「聽說你又換工作啦!」餐廳老闆的問候似乎讓陳逸家招架不住,他們彼此熟識,但每每陳逸家換工作後,餐廳老闆總愛挖苦一下。

陳逸家上個工作是日薪一千元的水電工,身為國手的他,還是得從學徒做起。「競賽題目跟現實落差太大,以前練習彎管子時,都是一根根完好無缺的在你面前,但一到工地,管子都是埋在水泥裡、牆壁上,訓練出來的那一套完全無法在業界用。另外,在全國賽成品誤差要求是0.5公分,世界賽是0.2公分,但現實中卻是2公分,因為大家都想便宜行事,沒有消費者願意付錢給真正專業級人員施工,也沒人在乎建築管線的美感。」陳逸家說。

出征世界賽時,陳逸家特別注意到,英國倫敦的機場,管子是外漏式,但做工非常精美,「這是我看過施工最好的公共建築彎管,他的圓角、間距都很美觀。」陳逸家說。(圖/陳逸家提供)

不只時薪低,就連工時也很高,陳逸家說,有時候配合工期,假日還得加班,完全沒彈性。而陳逸家彎管技術世界一流,除了成品誤差極小,甚至外觀早已到了藝術層次。「台灣不流行把管線外漏,而且由於埋在牆壁內看不見,所以只要彎得可以用就好了,沒人在乎細節。」陳逸家感嘆自己懷才不遇。

有次在上銀科技上班的學長想推薦職位給陳逸家,卻因為陳逸家僅有高職學歷而被主管拒絕,「當初學長說要介紹時,自己就沒有抱太多期待,這是當初選擇從台科大退學時,就有心理準備了。」陳逸家說。

陳逸家很少跟別人提起他曾是國手,不論是身旁朋友,或是職場上的同事。「在工地做久後,有次跟熟識的師傅分享國手經歷,但卻不被認同,認為我在工地都做不好了,怎能代表台灣出征?」陳逸家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還記得剛來到工地時,發現自己多年所學居然完全派不上用場,家人、政府,以及補習班投入上百萬的訓練經費,自己也投入多年青春,想到業界施展卻是一場空。」說到這,陳逸家的聲音逐漸下沉顫抖。

「來到工地第二週起,我開始對現實絕望,每每下班回家都邊騎車邊哭,懷疑過去國手經歷的一切只是一場夢。」陳逸家說。

陳逸家工地現場。(圖/陳逸家提供)

陳逸家覺得,「出國比賽只是滿足其他人的期盼,但並非自己真心想要。」由於當初家人堅持,陳逸家又在台科大多浪費了兩年時間,而當初充滿期待的技藝道路,一出社會就幻滅了。

「不知道社會哪個角落可以容納得下這樣的我。」陳逸家鬆口放在內心深處的話。

原來,稍早騎著車的陳逸家,安全帽上並非雨水,而是充滿對於過去的不認同,以及無可奈何的淚水。訪談結束,步出餐廳,陳逸家依然戴上安全帽,引擎聲逐漸消失在車水馬龍之中。

第41屆國際技能競賽電氣裝配國手陳逸家。(圖/黃偉翔攝)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30 Discussion to this post

  1. […] 享受教授級待遇 國手酸:台灣選手不升學就沒飯吃 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台科政大有意合併 […]

  2. 王維 says:

    整篇報導寫的很詳盡。從文中可以了解到受訪者會有如今的窘境主因來自自己的個性問題。國手之路不過是凸顯出本身的問題,而非問題在於當國手。文中說到陳總是在當國手與不想當國手間徘徊;也說當國手重要是過程學到經驗。但出社會後卻無法加以利用找到屬於自己的路。其實核心的問題是:自己內心想做的是什麼?夢想是什麼?
    沒有目標,才是最大的問題。孩子,自己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不是當國手,社會、國家就要對你的人生負責。如果當了國手讓你有這樣的誤解,哪當國手真的害了你,你自己害了自己。

    • Lin Frank says:

      確實是選手個性的問題
      造成現在他個人的困境

      但是反過來說
      這些企圖把他推上去當選手的"老師"們

      有沒有人真的關心這個孩子的未來?
      有沒有在人格教育上
      文化與人文教育上
      給這個孩子將來能在社會上求生的基礎?

      這難道不是當"老師"的人,該付出的責任嗎?

      • Solomon Lee says:

        Lin老師,你說的對,他的未來我都該負責。但你的批評實在有失公允,你覺得我們只是把他訓練成比賽的機器? 那你也太小看訓練的過程了。看完你的論點,我只有後悔當初心軟留了他,應該把他交給您的。對不起,我太晚認識您了!想必您定是教誨無數,桃李天下,若能蒙您春風化雨,則終身受用無憾矣

    • 洪哲賢 says:

      而且
      學校真的有給她作夢的機會嗎?
      不願成為國手,這是他的選擇
      他選擇了,但是呢?
      學校有接受嗎?沒有
      家庭有接受嗎?沒有
      這不是他個人的問題
      這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當一個社會的體制只喜歡這種浮華不實的事物時面臨到真正的社會絕大多數人都一定會無所適從
      更何況只是個學了一手好技術的學生

      然而你現在只用一句話就把過錯全推回到那位學生手上
      跟他說是你自己對不起你自己
      這樣的邏輯真的沒有問題嗎?

    • 杜甫 says:

      到底是從哪裡看到是個性問題?
      我看到的只是社會上不需要他這個人才,呆灣還沒跟上別國而已。
      沒人帶風向就自己帶,建議他可以推廣美化管線這個概念,開發需求,國外做得好漂亮。

    • 子虛烏有 says:

      除非生具慧根,不然誰在成長之路上不須引導?
      文中只看到外在環境一味推他去比賽,而沒看到相關指引,
      如果一個學生什麼都靠自己想就會了,那還要老師、學校何用?

    • 陳致穎 says:

      我想這篇要點出來的是台灣的教育體制問題
      1. 人人都要大學學歷才是基本
      2. 社會沒有出路給純技職長才的人發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跟短處,
      良好的社會應該要給予每個不同的長處有發展的地方,
      臺灣很明顯有問題

  3. 傅弘仁 says: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我也有同感,台灣就是文官體制,目前來說只要你不會讀書你就是廢物,說真的,這是一個超爛的制度,像我們這些以技職體制上去國立科大的學生來說,國立科大根本是屁,每天讀書就好??實際操作的機會根本沒有,我們當時就是以技職當作專長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科大卻是叫我們讀書??真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這種問題,科大不是因該讓技術更進步更精進的地方嗎?怎麼叫我們走回頭路,總之現在的台灣是越來越爛了,等大陸來接管不知道是不是會好一點。

  4. […] 先讀〈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

  5. […] 先讀〈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

  6. 吳立志 says:

    奇怪了,不是先用學歷刷人的大企業就不能工作了嗎?

    • 蔡青琉 says:

      你可以試試看有沒有這種東西

    • ZZ says:

      重點是看學歷不看專業的社會好嗎
      能不能工作一回事
      當你專業無法有同等回報
      人才外流只是個結果

  7. 余嘉恩 says:

    台灣的教育
    看了那麼多的月經文 一直以來都有最大的問題是
    沒人檢討自己
    學生檢討政府 政府檢討家長 家長檢討老師 老師再檢討學生
    大家就這麼天真 以為今天改一個政策 教育制度就完善了嗎
    這是一段非常長遠的路 可惜 中華民國從上到下 都沒有遠見 只希望短期看到成效 沒有長遠規劃 所以 不管怎樣 家長都是一樣希望小孩拚命讀書 政府都是一樣不停教改但永遠好不了 老師越教越無力 而學生也越來越不想讀書
    直到 有一天 大家都有共識 教育是全民責任 應該要全部人一起都做改變才有用
    不然 永遠都是這樣
    再說了 不管多好的制度 一定都有犧牲者 只要是制度都會有犧牲者 沒有完美的狀況 所以 可以請大家好好思考

  8. KungShuo Hsieh says:

    “競賽題目跟現實落差太大,以前練習彎管子時,都是一根根完好無缺的在你面前,但一到工地,管子都是埋在水泥裡、牆壁上,訓練出來的那一套完全無法在業界用" ……. 看能不能到先進國家找工作吧….

  9. […] 享受教授級待遇 國手酸:台灣選手不升學就沒飯吃 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台科政大有意合併 […]

  10. […] 國手生涯原是夢  […]

  11. PMID says:

    陳國手所學其實真是社會所需要的技術,只是陳國手尚沒有機會找到對的地方工作而已,有時只是時機未到,不是社會容不下他,轉個彎也許就海闊天空了,加油,把缺乏的部份補充起來,繼續努力。

  12. Venus says:

    現在教育不斷吹捧證照 證照
    但是事實上證照跟現實無法接軌
    還有一大堆國際不認可的證照卻學校要求考取(TXC…之類的)
    台灣就是不斷讀書讀書讀到大學 到了大學畢業之後呢?
    更何況現在台灣最不重視的就是專業 不管你再怎樣專業都要從頭來(資歷)

    不知道哪時候開始 這個環境讓我覺得該出去闖 而不是留在這

  13. Hikohiro Chin says:

    本文的論點想要主張、或最迫切的,應該是希望台灣走向德國技職制度,去放寬到高職畢業學歷或競賽選手的求職管道。在方俊育(2002)提到台灣高中職分流教育,原本就是希望能讓職校學生迅速進入業界就業,而不是另闢一條「專屬的」高等教育升學管道:科技大學,來讓這群不想升學的「學生」繼續升學,然而文中曾經指出:「真正的職業訓練只有發生在工作現場,之所以會在『學校中』設置職業類科,其背後經常是一些政治目的(p153)」例如人力資源規劃、社會秩序或甚至是社會區隔等。技術學校不斷增設,升學管道不斷放寬,許多職校學生畢業後直接進入業界人數下滑,這些學生紛紛走出實習工廠開始往升學之路方向走,也因此職業學校課程轉型,將實習工廠的技術性操作課程分量減少,增加許多理論性與電腦分析、模擬、製圖等自動化輔助操作。這樣的教育課程改變背後依舊是具有一套政治與技術操作,例如新的IT知識系統、不同以往的身體規訓、教育者和商業決策者等教育目的等政治目的性考量。

    簡單來說,之所以當代會認為高職學歷無用,是因為向上的教育管道已經比以往暢通許多,但進得去和出不出得來、畢業出來能做什麼還是兩回事;但大家都能進得去學校、拿得到畢業證書的話,為什麼你沒有?這問題是很殘酷,不見得每個人都想接受沒錯,但這就是大時代趨勢也不得不接受。新技術、新東西並不是只有國外業界有,台灣產業也有許多新工法新材料新技術可以用和學習的機會,但為什麼訪談者沒提?一昧批評台灣現況大家都會做,但只有批評的話會不會過於偏頗立場?

    再以殘酷的結果論來說,內文也說到:『激戰過去,陳逸家雖無奪牌,卻也名列世界第11名優勝,但未受到太多關注。「歷來只有奪牌才會被重視,像我們這種沒有金銀銅牌的,就等於是政府的拋棄式比賽機器。」。』沒得獎真的就是一場空,沒得獎又不想拿學歷,既然又有辦法自籌經費去國外見習,又嫌棄台灣業界對於技術人才不受重視的話,乾脆就出國在那邊就業,不要回來也無所謂,國外對於技術人才的薪資待遇絕對不手軟,絕對都比台灣好上數倍以上。

    再回到更殘酷的問題,文中提到:『挫折來自於陳逸家的固執,他覺得,不論在人生哪一個階段,都要盡己所能做到最好,所以陳逸家跟一般學生不同,不修「爽課」,就連微積分也跟電機系一起上課。但畢竟是以卵擊石,陳逸家說,「程度差距太大,當時期中考才30分,班上平均卻接近90分。」不只微積分,其他科目也是同樣慘烈。』做自己能力做不到的事情硬幹,然後再抱怨學不到東西,明明是自己的問題啊!退而求其次接受自己能力有限不就解決了;在業界也是,競賽項目或甚至職校實習課程項目本來就與業界有所落差(不管是時差還是設備等級差)接受之後虛心學習,再嘗試找出可以創意發展的突破可能,而不是走到哪都在「幹天幹地幹命運幹社會」挑別人的問題毛病。

    • 陳致穎 says:

      一個人有這樣的困境是他的問題
      很多人有類似的困境,是社會的問題
      你自己也有點出來說他可以去國外
      所以你也知道台灣環境真的不好是吧?

      • Hikohiro Chin says:

        台灣整體環境不好是結構性的問題,相對於個人來說這幾乎是難以立即性得到改善或解決,但是個人困境依舊,就像薪水低但飯還是得吃,這就是台灣民眾整體的困境(也是資方作為綁架民眾、繼續壓榨的手段)。

        然而他還具有許多技術籌碼在身上,他的困境相對於更弱勢者(例如街頭舉牌工或傳單發放者等低技術勞工)來說,他已經是相當幸運的人,要離開台灣、跳槽去更好待遇的企業、甚至自己開公司包工程…種種什麼的,都比弱勢者他們還來得容易;這些可以嘗試突破的方案,比找記者討拍取暖還來得實際吧?而且台灣注重的就是「結果論」凡事看你最終發展如何,最後什麼都沒做到,那就等於什麼都沒有,不是嗎?

  14. 12 says:

    埋管露管等等也還是有民情的緣故啦,不同風土民情長出不同的花朵,環境不對不好生長,往國外可能就很搶手了,除了民情以外,要討論市場對美感不成熟的層面,其實也很難強求馬上跟上。不過總還是有會欣賞的人跟要求不同的人,想留在台灣生活不想出去的話,如果能以高單價工作室的方式把知名度弄起來,專作伯樂類型的客人試試看了,雖然說知易行難,不過還是有一些設計師是以此營生

  15.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技職教育3.0,原標題: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 […]

  16. 譚仰光 says:

    我曾在我的FB上連續PO了三篇中心話
    –與競賽選手和準選手們聊幾句話 (一) (二) (三)
    從「社會容不下他」到「投入社會擁抱社會轉變社會」
    請各位朋友參閱

  17. 台灣人 says:

    我早就說過,別人讀頂尖國立大學又當國手出國比賽得獎的比比皆是,高職生每個都不可一世好像自己的技術沒人會一樣,出社會才發現,高級頂尖的技術工作做得好的比比皆是,最後只好比學歷,學歷不如人只能去做次級的,然後才在抱怨比賽精度0.2公分,次級只要2公分,台灣的程度是已開發國家,但是薪水是未開發國家,另外一提,這篇文章說的配電+PLC在我們公司只是小case,有的人除了這兩項還會機械設計+組裝,我們公司的設備都賣日本人,日本人看到還以為是日本製的設備。

  18. […] 立法委員黃國書曾引用我這篇〈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報導質詢教育部技職司長馬湘萍。專訪中的陳姓技優生是一名國手,經過多年栽培,終於站上世界舞台,回國保送上明星科大後,因學業成績不足而被退學,更因只有高職學歷,只能從日薪一千元的工地工作做起;不只如此,雖然他在某個技術領域專精,卻因沒有接受「將原本比賽技術轉化為台灣業界所需的職能」的教育課程,導致在工地上班水土不服,工作技能幾乎重頭學起。 […]

  19. […] 日前在「推動企業聘僱技優人才座談會」上,北科大就業輔導組組長賴冠如說,技優生在就學上面臨困難,經常二一退學,在企業仍重視大學學歷的現今,如何讓技優生職場接軌?她舉了一個例子,曾有技職國手被退學後,因為學歷只有高職因而求職困難,再加上競賽內涵與台灣職場所需技能並不相同。但現場沒有企業主對此問題做出直接回應。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