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書執照化/陳碧涵籲建立核心職能 證可抵免學分

 

作者/黃偉翔|攝影/黃偉翔

隨著高等教育的開放,學歷已不再是勞動力市場鑑定人才的唯一標準,而如證、照這種「學力」與其他非正式經驗,成了業界敘薪聘人的條件。但由於目前辦政單位居多,利益團體充斥,產生不少「芭樂證照」。一張沒有鑑別度的證或照,除了浪費技職生及校方投入的資源,業界還得再次訓練人才,也讓勞動力市場資訊更不透明。對於此,前立法委員陳碧涵說,為了從根解決問題,應積極推動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並隨著產業變動所需職能,建立具分級性的職能基準。

一般民眾口語中的「證照」有兩種含義。第一為「證書(Certificate)」,證明一項身份、資格或能力,例如畢業證書、學生證、技術士證;第二為「執照(License)」,是從事某項特定工作、行為或職業時的許可,例如醫師執照、會計師執照等。所以「證照法制化」應稱為「證書執照化」。

證書執照化是指,將現有的「證書」以法的約束,成為從業時必須具備的條件,即成為「執照」,稱為執照化過程。 陳碧涵對證書執照化的更進一步具體訴求是,要將之延伸至高職以上的教育系統,建立具相對應能力的證照學分抵免原則,讓學歷與證照雙軌並行,學用相互流通,並成為企業敘薪、加薪或聘用人才的標準。

 

證書執照化非第一次提出

陳碧涵說,幾年前,前教育部次長林聰明曾推過「證書執照化」,但沒成功,原因之一是當時社會氛圍不接受,很多產業認為政府不應干涉用人,企業可以自行判斷,而且並非每個行業都需要證或照。(延伸閱讀:證書執照化/林聰明:證若不執照化,技職永遠抬不了頭)

2009年林聰明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曾指出,「證照只能當成升學加分依據,與企業界脫節,現行法令只限制衛生與安全方面的行業必須擁有技術證照才能執業(編按:透過法令效力,賦予證有照的功能),希望透過修法全面的職業類科都走向證書執照化,必須領有證照才能執業。例如有水電證照才能擔任水電工,有西服製作相關證照才能為人作西裝,如此才能讓從業勞工有榮譽感,得到社會地位的肯定。」

「十年後產業界嚐到學用落差的苦果。」陳碧涵說。

技職教育高教化,技術實質面被掏空,以人才金字塔來看,頂端培養了一堆人,但地基被掏空,導致目前基層技術人才極其短缺。陳碧涵認為,如果有一個完善的證或照制度,具體的職能基準內涵以及證照與學分抵免採認原則,可以幫助企業較易覓得所需人才,減少聘雇雙方媒合誤差的資源浪費;校園和職場曾能教育可具高度流通性,即時培育產業快速變化所需之專業知能,降低學用落差現況;學歷與證照雙軌並行,增加個人學涯和職涯規劃發展彈性,滿足個別化差異需求,學歷不是人才聘用、敘薪、加薪、升遷唯一的管道。

 

陳碧涵:證書執照化前應先建立核心職能

核心職能是指一定職位的人,完成其職務的能力。

2012年第八屆第二會期的施政總質詢時,陳碧涵提出建立鑑定核心職能標準與證書執照化要求。當時行政院長江宜樺很支持,馬上指定政委,率領教育部、勞動部發展核心職能,進一步邀請公私立產業協會加入研議核心職能,歷經了兩年左右的研發。

目前勞動力發展署已發展出多個「Model」,鼓勵產業提出各行業的職種分類、分級,並具體列出所需能力。要讓證照有公信力,勢必要推動「證書執照化」,但在此之前還要先建立「核心職能」,並建立附帶而來的各個鑑定標準。

陳碧涵指出,社會大眾對於各產業職務所需的核心職能沒有相關訊息,如果入職前都還不清楚,怎麼會知道該考哪些證照?「證照無用論」是發生在在沒考到未來就業所需的關鍵能力證照狀況下,以「亂槍打鳥」方式,隨性考證考照的現象。我們得先瞭解未來想投入的產業,否則拿到一百張無關證照也沒用。

她舉例,劇場技術從業人員的培育學校階段從高職到大學都有,一般老師會鼓勵學生在學期間就去考電工、電腦繪圖、服裝或彩妝等相關證或照,但這些都是零散的,是將就國家現有的證照去取得的,並非是以職業的職能基準系統化去建構的各種證照,雖然他們部分吻合專業知能的需求,但卻不全面和完整。但現在不同了,在陳碧涵的提案要求下,行政院責成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邀請公私立產業協會、企業、學校一起研議建構各種職業之分級職能基準及其鑑定標準,甚至發展成模組,讓每個人可以隨自我職涯性向自行選取其所需要的職能。我們都知道劇場裡有電路系統、數位化設備、美術設計與製作、場景機構設計與製作、彩妝、服裝設計與製作等等,光是劇場技術就能訂出好幾種職業種類,而這些職業的職能也可能有高度相關。比如舞台設計要懂得繪圖、畫景,也要懂得如何換景技術和關鍵,所以也需要有機構概念等等。

 

新興檢定業:職訓中心加上鑑定中心

為什麼有的汽車駕訓班,除了汽車駕駛教學又能在該場地辦理汽車駕照考試呢?因為這個駕駛訓練中心,符合國家的測驗鑑定標準,所以取得評鑑證書,可以成為鑑定中心舉辦汽車考照業務。

目前民間有很多測驗及檢定中心,但品質良莠不齊,許多未必具有國家的評鑑證書。未來欲辦理職能基準測驗的單位,須符合國家設置的相關職能鑑定標準並取得證書。陳碧涵強調,這標準不是關起門來做,是跟國際接軌。比如做車床,機器的規格、工作檯配置、檢測時間長短、鑑定命題等都要參考國際標準。

她認為,這會產生新興行業,這種新興行業可以加惠於民間,既能創造新行業又能幫助經濟發展,因為可以增加一些就業機會。

建立公信力跟符合鑑定標準後,由它所頒授的證,政府會承認,公私立協會也會承認,產業有會承認。證代表某種能力的保證,當國人都掌握資訊,了解了他想從事的職業的職能基準內容,「證照無用論」現象就能逐漸解決,而且現在市面流通的良莠不齊、不具備公信力的證照現象也將縮小。

對於目前民間辦證單位,陳碧涵喊話,歡迎加入並成為正式授證行列。

 

證照可抵免學分 釋放學生更多學習機會

以澳洲為例,學生擁有證照代表他們具備該證照的特定能力,而這些能力如果也在課程學習內容裡,它是可以抵免學分的,學生可以省下時間,修習其他他所需要的課程。

陳碧涵說,這會促使學生更快修完應該修習的課程,進而可能縮短修業期限;而在台灣高中職以及大學都是採學位學分制,必修學分甚多,且分配在各學年,學生幾乎必須分別花三年、四至六年(不含休學年數)才能修完並取得學位,根本不可能縮短修業年限提早畢業投入職場、創業或繼續下一個生涯規劃。

假設行政院能責成勞動部、教育部及相關部會同步研議證照學分抵免制度或原則,像澳洲這樣施行已久的制度,取得與所學系科群相符能力的國家認定的證時,可以抵免該相關學分,那麼,既不會浪費教育資源,也不會空轉師生時間,讓教育及職場的學用合一及無礙流通,那將是國家最務實、最開明積極的突破。

 

延伸閱讀

證書執照化/李隆盛:適量是藥,過量是毒

證書執照化/林聰明:證若不執照化,技職永遠抬不了頭

 

謝其政/孩子們在技職高教端掙扎 教授不食人間煙火

 

教與學的師生互動,永遠是校園最美麗的場景,各級學校都有其教育宗旨,且學校對教育的核心價值、理想的堅持不容打折。但對於技職高教端,這個理想的堅持,也不能如金庸筆下古墓派小龍女般不食人間煙火。

台灣的科技大學中,來自高校體系的教授們必須認清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你們所面對的,有很高比例是屬於數理基礎較薄弱、邏輯推理能力稍差的職校生」。這些教授在講授基礎課程時,經常浮現在腦海中,但一直不敢說出口的是,「你們這些學生怎麼比豬還笨,都已經講了800遍了,還是搞不懂,這些東西我早在國、高中時代早就已經理解、學懂……擲筆長歎,一代不如一代。」其實不是學生笨,是專長不同罷了!用魚的標準度量猴子游泳的本領,對猴子當然不公平。就算把最好的游泳教練找來訓練猴子游泳技能,其成效必事倍功半,甚或徒勞無功。

技職教育應培養出支撐產業的技術人才,所以就算在科技大學也該以技術訓練為本,但在大學「學術研究」框架下,綁架了「技職大學」的發展方向,更僵化了課程架構。如果上大學仍是技職教育中,學生與學生家長無法丟棄的選擇,筆者嘗試提出3劑藥方,為低迷不振的技職體系教育注入活水。

 

減少艱深學科的必修

我們並不否認基本學理乃至數學是工程之母,但如果全班有至少60%學生是聽不懂的,是校園普遍存在的常態,不管有多崇高理想,用何種理由,都無法說服我,「此可堂能提高學生就業競爭力」。如此課程設計是應檢討的,當然,對於技職高教端,那高懸於大學法第1條中「學術研究」之教育目的論,應重新省思。

確實增加實作課程時數

減少了必須倚重數學工具的課程後,其所多出的學分數,可用來加強產學合作模式的實習課。學生最終還是要投入職場,提前訓練與接觸。(編按:教部推產業學院,科大與業界共同設計課程

在技職學校都設有實習工廠,用以落實技職務實致用的教育精髓。然迫於現實,學校設備永遠追不上產業界。為縮短技職畢業生的專業技能與業界所需的落差,借助產業界資源、老師傅實務經驗傳承,加強產學合作是必須。惟千萬不可讓產學合作流於形式,甚至將學生送進產業界後淪為廉價勞力。

技職人才靠學校與產業耕耘

科技大學的產學合作,必須跳脫早期高職所謂輪調式建教合作的窠臼。若仍停留在過去學校端只負責將學生送到工廠,工廠將學生安置生產線上從事生產工作,老闆則依勞基法最低工資發放酬勞。如此產學合作,學校端的老師、產業端的老闆及資深技工都沒有對產學合作這個園地做出犧牲、奉獻與耕耘,學生反而成產學合下最大的犧牲者。學生犧牲了勞力、青春歲月換來微薄薪俸,卻得不到最最重要的技術傳承。失去了技術傳承的產學合作,學生畢業後又如何能提升競爭力?反之,若學生練就一身專業技術,提升了競爭力,學生用技術回饋產業界,為產業界創造利潤。

就學校端,有了畢業生優質的表現崢嶸於職場,才是學校最大獲利與資產。只有學生競爭力及技能提升,才是學校端、產業界及學生三贏的局。要三贏,學校端、產業界先必須做出犧牲、奉獻與耕耘。千萬不可短視近利,犧牲學生,輸掉傳承與競爭力的技職教育,將失去一切。

 

封面圖片來源:InKi Bae@flickr

 

 

 

證書執照化/李隆盛:適量是藥,過量是毒

 

作者/黃偉翔|攝影/黃偉翔

昨(13)日台灣師範大學舉辦「台灣高教70年:回顧與前瞻」論壇,中臺科技大學校長李隆盛為其中一位講者,他主要談及技職教育與高教發展現況,並提到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

一般民眾口語中的「證照」有兩種含義。第一為「證書(Certificate)」,證明一項身份、資格或能力,例如畢業證書、學生證、技術士證;第二為「執照(License)」,是從事某項特定工作、行為或職業時的許可,例如醫師執照、會計師執照等。所以「證照法制化」應稱為「證書執照化」。

證書執照化是指,將現有的「證書」以法的約束,成為從業時必須具備的條件,即成為「執照」,稱為執照化過程。

現今台灣許多證書效用跟產業界所需脫鉤,不只證能不合一,不被認可,甚至淪為升學工具,而證書執照化狀況,將直接影響到上述現象,甚至技職與專業技術人才的社會地位。

在論壇後,《技職3.0》記者針對證書執照化專訪李隆盛,以下是專訪內容:(技職3.0以3.0簡稱,李隆盛以李簡稱)

3.0問:前立法委員陳碧涵與前教育部次長林聰明在位期間推行「證書執照化」,您的看法為何?

李答: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就像喝酒,「適量是藥,過量是毒」,所以不但不可以過量,還應該善用替代方案。

3.0問:證書執照化好處有哪些?

李答: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立意於改善從業品質,並保護消費者受不夠專業的從業人員服務,導致損失,所以對於品質不一的技術服務、產品提供者的專、職業,就特別需要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會強制從業人員需符合證照(執照)所定品質標竿,而促進教育、訓練與發展等,改善證照取得、更新或升級的品質。

另外,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是政府對從業人員工作資格的干預,因此取得證照將會被視為專業化和合法化的象徵,從業人員因此象徵使得收入增多,並提高社會地位。

3.0問:證書執照化壞處有哪些?

李答:像醫師、律師、會計師以及職業駕駛等人員執業時,可能對社會造成重大的影響。所以大多數已開發國家都有法規要求這些和公共安全、健康、道德有關的執業人員須持有專、職業證照,以避免不夠格的執業人員危害公共利益。但一旦法制化(證書執照化),證照就成為個人求職和雇主求才的門檻或障礙。例如,2015年Bandow在其〈結束證照化以復甦工作自由〉(End Licensing to Revive the Freedom to Work)短文中即批評:美國人擔心沒工作機會,政府卻在讓人民更難以工作,因為全美已有超過1,100個專、職業被一個以上的州規範為須持有執照才能執業。在1950年只有不到5%的美國人工作需官方許可,到2015年已提高到25%左右(即增多為原有五倍)。

另外,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後,會增加求職及求才的難度,導致有照從業人員的收入提高,但此成本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例如,Bandow在其前述短文中指出: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明顯是在懲罰消費者,美國因此使服務及產品價格提高的幅度平均為16%。

因此,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絕非單純有益無害,而需在公共利益與工作自由、工作者權益和消費者福祉間取得平衡。

2015年美國白宮在其〈職業證照化:決策者的綱領〉(Occupational Licensing: A Framework for Policymakers)即指出美國證照化(證書執照化)的最佳實務是該:侷限在和公共健康和安全緊密關聯的專、職業,以減輕工作人員的證照負荷;運用法規的成本效益評估結果,減少沒有必要和過度限制的證照數量;盡可能調和州際間的法規要求,以提高工作人員的州際流動力;立基於讓從業人員的職能發揮到極致,以確保所有的合格人員都能執業。換句話說,美國朝野正在倡導證照去法制化(de-licensing)而非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licensing)。

3.0問:不論是執照化或去執照化,難道沒有替代方案嗎?

李答:我認為有四種替代方案。第一為志願持照,公司針對持照者予以獎賞,也對外公開其員工持照情形以彰顯其服務與產品品質,持照者亦能運用證照賦予的頭銜。目前我國多數證照已是如此運用;第二為註冊登記,由政府部門或其委託單位在設定某一專、職業的最低標準後,開放合於標準者註冊登記;第三是提供擔保,雇主或工作者透過投保或非保險基金,提供工作品質和顧客補償的擔保。第四為監督事業單位,透過法規直接要求事業單位確保品質和安全等,而不以其員工持照為必要。

3.0問:現階段台灣只限定跟衛生、公共安全、權益等職業須具備執照,如律師、醫師等,您認為目前台灣執照化需要拓展嗎?還是如剛剛所提的美國人士的倡導,應去執照化?

李答:目前的量很夠,應該用替代方案,我認為推動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的力道該轉為用在證照改革,例如落實職能分析與評估、檢討及改善現有證照公信度與時宜性等,也該善用證照法制化(證書執照化)的替代方案,以免把證照良藥變成毒藥。

 

延伸閱讀

證書執照化/陳碧涵籲建立核心職能 證可抵免學分

證書執照化/林聰明:證若不執照化,技職永遠抬不了頭

 

林淑芬/口語化考題道盡技職淪沒的嘲諷

 

 

文/林淑芬(大安高工國文老師)

『抽到眾人想得到的大獎,可能會開心地自問:「怎麼會是我?」莫名其妙被推舉為班長,可能會驚訝地問同學:「怎麼會是我?」在一場意外中受傷,可能會哀怨地問上天:「怎麼會是我?」

「怎麼會是我?」崇禎皇帝憾恨自己被大臣所誤,束手看著朝廷覆亡;「怎麼會是我?」孫悟空一度疑惑,最終堅定地協助唐三藏完成夢想。人生總有些事,突如其來得沒法抵擋,但手中可能因此多了些選項,心智也會因此多一分增長。

請以「怎麼會是我」為題,寫一篇完整的文章,述說你的經驗、體會或看法。』-取自105統測作文題目

 

缺乏思考深度的考題

這個考題如果是出在君主時期的科舉考試,出題官必有「滿門抄斬」之險;如果出在民國白色恐怖時期,出題官恐怕難逃綠島思想改造的牢獄之災;如果出在會考或是學測的考試,只怕引來全國的韃伐,教育部部長必定會為了考題中引導文不周延的設計而頻頻致歉,親上媒體的火線努力滅火。

可是關係了十二萬考生的105學年度統一入學測驗作文題目,出了「思考邏輯」與「舉例」不當的嚴重疏失,竟然「悄然無聲」,聽不到批判、聽不到檢討聲、更聽不到專家學者的相關意見。

寂靜無聲的默然,悄然無息的忽視,恍如《寂静的春天》這本書的書名,舉用技職人才的小苗,在一場評鑑度失準的統一入學測驗當中,失去了公平競爭的機會。

《寂静的春天》促使美國於1972年禁止將DDT用於農業上,促使公眾普遍關注農藥與環境污染,帶來了一個生意盎然的生活空間。而一個設計不周延的「怎麼會是我」作文題目,能夠掀起一番改革力,帶給高職生一個昂首立足的新契機?

 

設計不周延 考題錯誤百出

如果直接略過引文,粗略的看待寫作題目,會覺得「易寫、好懂、易發揮」,不過是生活中的一個情緒語言罷了,一般的高職考生都能夠寫出生命相關的經驗與體會吧!

大部份的學生多半都會切入對這句話的負面情緒想法,並且擷取生活的「失敗經驗」而著手,因為「怎麼會是我?」常常是失敗生活經驗的情緒出口語。

然而,若仔細的分析引導文就會發現暗藏著好幾個不專業的嚴重缺點:

 

、引導文設計粗略,事例中的反應不符人情

「情」是指「內在的心情」而「境」則是指外在的環境與事件,兩者是相生相成,必須發乎人情,才能帶動「因景生情、因事興懷」的共鳴。

一般而言,「怎麼會是我?」通常所表達的情緒是沮喪、生氣甚而憤怒。可是考題中第一個事例就令人匪夷所思—「抽到眾人想得到的大獎,可能會開心的自問『怎麼會是我?』」這個事例與情緒的反應非常不合常理了!一般人中獎的反應應該是非常歡樂性的高呼:「哇,我太幸運了!這就是我!」,誰會發出「怎麼會是我?」的哀怨,大概只有精神狀況不佳或是不正常的人吧!

設計出令人傻眼的事例,只為了要粗暴的的植入題目,是非常荒謬的題目設計。

而第二個事例:「莫名其妙被推舉為班長,可能會驚訝地問同學:『怎麼會是我?』」,也是一種污蔑,「班長」一職角色非常重要,甚至是一種榮譽,也不是同學之間在嬉鬧之間即可輕易推舉,被推選為「班長」時,常人的反應也不會如此輕蔑的自我反問。

只有第三個受傷的例子較合情理,然而三個例子中竟含有二個不合人情的例子,粗略的設計可得而知之。

 

標點符號使用錯誤

每一個事例都是不同的事件,三個事件中,應該在相同的「怎麼會是我?」後,立刻以「;」來標示,除了可以使文句各自獨立,並且也可以帶出排比的效果。十二萬考生的大考,竟然會發生標點符號使用不當的缺失,真是貽笑大方。

 

引文設計,二個段落的思考邏輯不相契合。

引文一、二段之間的說明不夠周延,主旨也沒有連貫性。一般老師在第二個段落,會延續第一段的的事例,接著引導出「面對上述狀況,自己當如何自處?或是如何掌握這個當下的時機,扭轉出更好的收穫。」如果,引文加上這段的設計,或許邏輯性會流暢許多,也可以降低首段事例舉用不周延的缺失。

結果,考題的第二段,竟然又突兀的例舉出與第一段毫無關連的史例,更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例證的使用目的是要烘托出論點,第二段引文的論點在於本段的結論「人生總有些事,突如其來得沒法抵擋,但手中可能因此多了些選項,心智也會因此多一分增長。」論點很明確,也能帶動學生思考。只是本段所舉用的例子又令人罪夷所思,仔細推敲更讓人有隱藏嘲諷的不舒服感受。

史例一:「崇禎皇帝憾恨自己被大臣所誤,束手看著朝廷覆亡」既然是覆亡之君,在哀號後,就沒有任何選項,只能懸樑自盡,悲慘的結束王國;而孫悟空投入取經的行列,在桀驁不馴的個性下屢屢與唐三藏發生衝突,後被誆騙戴上金箍,是在被迫中幫助唐三藏完成夢想,他也沒有選擇權。出題者為何要以「亡國之君」的悲切與「被迫修行」的孫行者為事例,二個「末路」的事例如何能推論出本段的論點──「生命有許多選項」?

獨偏「乖蹇悖離」的末路悲劇,又沒有提出「柳暗花明」的轉折歷程,二個「沒有選項下的心智成長」如何能與考題的論點相吻合?

 

四、事例舉用令人不舒服

出題者對高職生究竟有何偏見,才會舉用如此悲涼且嘲諷的事例。是諷喻技職教育即將走入末路,或是暗喻不受重視的高職生如孫行者一般,因為缺少了「升讀高中」的動機而淪為「世俗緊箍咒」的失敗者。

多少高職生的選讀動機,是因為喜歡操作,想練就一技之長,卻在一篇決定他們未來發展方向的統測作文考題,以荒腔走板的例證中,暗諷著高職生是虛有表象,卻不脫粗鄙的本質,沒有遠見的「沐猴而冠」。

 

五、考題的狹隘格局

在豐富的文史資料中,信手拈來俱是真英雄大豪傑、多的是不向命運低頭的勇士,項羽自刎垓下的豪氣、諸葛亮「明知其不可而仍為之」的忠心、蘇軾「山頭斜照卻相迎」的自在,他們都曾在生命最低潮中頻頻發出「怎麼會是我?」的感慨,卻可以在明確的生命目標中,迎向挑戰,努力營造不凡的生命高度。

生命歷程本來即是「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筆者也沒有鄉愿的希望作文題目要為年輕人過度渲染未來的絕對光明,但是每個作文題目,都是要帶動學生的「生命省思能力」藉著審己以度人的開闊思考,走出生命的陰影。

但是此次題目的例舉不宜,情緒反應既不合邏輯又不符常情、又仿如嘲諷,著實不當。出題學者一旦缺乏「正向、積極」的引述說明,也會使題目失去了明確的指引,失去了帶動學生自我省思的寫作目的。

關係著十二萬學子的大考作文,社會普遍認為這是入闈後的審慎考題,但卻十分不周延、令人齒冷,也讓參加統測的學子恍然被取笑一般。「怎麼會是我?」口語化俏皮句式,充滿嘲諷的引導文思,已經緊張萬分參加考式的考生,只怕在敘述的文思中也難以凝練出深度的生命情懷,技職教育的學養地位將更不受尊重。

 

多元人才立足的包容社會

統測作文考題的命題核心,是針對十二萬考生、是針對為國家技職人才篩選的重要機制,但是透過上述的分析,105學年度統測作文命題的嚴謹度明顯失去應有水準,不僅失去引導學生「審己以度人」的高度,更失去了出題教授的學養高度。

統一入學測驗關乎高職生努力三年後的出路,作文是思辨力的呈現,考題中竟如此的遭受嘲弄,學生豈會不知,但是要衝出未來的遠景,他們仍要卯足勁撇開心中的不快,全力迎合題目來書寫,其情可憫,其境無人照管,更是堪憐。

臺灣的教育如果再不重視技職教育,失去了一群群願意投入技術操作的實力基礎,而全力吹捧「重理論而輕實作」的學術追求,將又再度淪回「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失衡就業市場,那麼臺灣社會也將在「群體的漠視中」逐漸的失去了臺灣人引以為傲的「務實、勤奮、包容」的特質。

 

封面圖片來源:Kelly Teague@flickr

 

投書/職校學生:請給我一個有水準的統測

 

我是一名台北公立高職電子科的學生。當初憑著一股技職教育的風潮和對電子的熱沉,我以基測PR90的成績放棄普通高中,轉而投入高職教育的懷抱。我一心以為高職是以練就一技之長為主、學科教育為輔的理念,來教育台灣對技術抱有一絲理想的青年,但經過了三年高職生活的體驗,我發現實則不然。

可能是台灣人總有一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謬思,再加上企業選才總是以學歷而非專業技能為優先考量,導致高職逐漸朝高中的授課模式靠攏。這幾年在高職期間,專業科目的上課時數偏少,而教學內容竟不是以理論探討為重,而是教導學生如何從四選一的單選題中取得正確答案,獲得考試分數的最大值。台灣這種透過選擇題來學習專業知識的方法可真是獨樹一幟,世界首創。每逢段考前,老師甚至會將一星期只有一天,少得可憐的實習課變成自習課,為的就是讓學生在段考時能有個好看的分數,在往後推甄時能用這膚淺的的學科成績進入理想的大學。這種教育歪風,讓我不禁多次懷疑當初進入高職就讀的選擇是否正確,也讓我對台灣的技職教育為之汗顏!

更令人不解的,便是高職生進入科技大學的唯一管道—『統一入學測驗』。

我在練習過近十年的統測歷屆試題後,我發現統測制度充滿弊病。試題缺乏一定標準,難易落差極大,由每年的登記分發差異極大的成績落點可見一斑。105學年度統測剛結束,這現象非但未見改善反而更益嚴重。

以今年的英文科來說,選擇題導向不只是中間偏易,而是極其簡單。跟我同試場的考生包括我在內,交卷最低時間五十分鐘一到,接近三分之一的學生立刻從位置跳起交卷走人。手寫題目中竟然還有 <airport 機場> 這種國小基本單字,而且一題還佔了三分,完全沒有鑑別度。

數學科試題就更加離譜,今年的考題可說是統測以來最難的,許多題型從未出現在教科書上,大部分同學看到題目的第一眼心都涼掉了,根本不知從何起手。數學試題的難度和英文比較起來有如天壤之別,但唯一的共同處就是五十分鐘一到,大家都搶著交卷走人,原因是因為題目真的太難,待再久還是不會。這次的數學試題讓很多平時成績優秀的同學都一敗塗地,反而是一些成績普通的同學因為運氣不錯,而能取得佳績。

我在統測前的五次模擬考成績都在全國前50名,如果統測能正常發揮,台科大可以說是勢在必得。然而,就因為數學的敗筆,讓我輸給許多平時名不見經傳的同學,能不能留在台北繼續就讀大學仍是個未知數,我真的心感不平。此時,我的心情正好跟國文作文題目「怎麼會是我」不謀而合。

如果說高職生唯一進入大學的方式,是以統測這種一次定生死的標準也可以,但至少要確保每一科試題是對全體考生都公平的,讓考生們都能將三年來的努力發揮到極大。我在此強烈建議教育部能將每年十二萬學生的統測納入國家考試,比照學測辦理,讓每一道試題都是經過再三的審慎評估,而不是由民間機構詭異的出題方式來左右技職生的未來。

 

技職再造成果展 吳思華喊話新內閣應重視技職

 

(記者黃偉翔/台北報導)

教育部今(7)日舉辦第二期技職再造成果展,共35所技職校院參與展示。教育部長吳思華強調,未來新內閣應持續重視技職,並在經費分配上要與高教齊一。鴻海集團總經理戴家鵬批評台灣跟風狀況,認為技職校院應先做好實作基本功,再來談工業4.0。

今日抱病前來的吳思華,雖沙啞著聲音卻堅定強調,技職教育一直是最重要的一環,行政院大力支持技職再造,於102至106年編列202億元經費,工作重點是將學校的設備更新、提升學生實作機會,邀請業界業師協助教學、讓技職人才能與國外接軌。

吳思華盼望未來新內閣能持續落實幾個新政策,第一是產學攜手專班,讓更多企業協助技職院校學生有實作機會、瞭解業界實務;第二是落實「技職為首」觀念,希望高教與技職投資要齊一;吳思華坦承,台灣過去對技職體系投資不足,希望在106年教育經費增加後,可以給予技職更大的實質幫助。教育部政務次長陳德華也喊話,課綱是迫在眉睫,新政府應最先處理,因為十二年國教後,技術型高中將大量增加實習、實作課程時數。

2016教育部第二期技職教育再造計畫成果展

成果展中開放給民眾的3D列印體驗課程。(圖/黃偉翔攝影)

 

民眾莊美玲支持政府重視技職,她認為不是所有孩子都要往學術發展,目前台灣高學歷太多,但有能力的太少,願低頭踏實做事的更少,所以基層只能引用外勞。莊美玲感慨,一般家長若想讓孩子讀職校,卻不太敢送去,因為除了少部分好職校外,學校環境與同儕間的氛圍還有待改進,畢竟在高中職階段,孩子人格受同儕引響很大。

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校長陳振遠指出,教育部雖努力在翻轉技職,但現在最重要的是翻轉學校課程,例如金融 fin tech,未來將有更多科技技術投入在金融業上,現在課程還不改變,以後一定找不到人才。對於類似產學攜手這樣學生與業界互動的政策,陳振遠強調,業界不能把學生當成替代勞力。

2016教育部第二期技職教育再造計畫成果展

吳思華說,目前世界工業發展有兩大趨勢,為工業4.0與自造者運動,盼透過動手實作,讓學生可以有創意,可以喜歡學習、實踐過程,並看得到真實成果。而5/5為自造教育日,兩個5代表著雙手。(圖/黃偉翔攝影)

 

鴻海集團總經理戴家鵬批評台灣跟風狀況,他說,其實很多人並不真的了解工業4.0,只是追求時髦,它是將在做產品過程中的數據搜集起來並分析,然後來做改善的應用。戴家鵬認為,技職學校如果還不到這地步,實作基本功應該先扎實訓練,只要先有工業4.0概念即可。

論壇上,陳德華提出問題,「要求技職校院專業科目老師,每六年要有半年去產業,產業人士怎麼看?」戴家鵬舉了一個例子回應,過去雇了一位國內大學員工,但兩個星期後,人資打電話來說,這位員工的媽媽抱怨兒子週六要上班,戴家鵬對此喊冤,週六其實是排給員工上課,認為年輕人的心態應該調整。戴家鵬說, 老師要負責把好的價值觀教給學生,所以若老師能有產業經驗,是很好的一件事!

台灣IBM行銷暨公關副總經理高孟華則提醒,8年後將有40%的工作機會與現在不同,人才一定要透過不斷參與,及動手做的過程,隨產業發展而進步,才不會被市場淘汰。她指出,企業看重的是人才的能力與知識,學歷並非重點,而現今產業需要的STEM型人才,Science(科學)、Technology(技術)、Engineering(工程)與Mathematics(數學),未來仍有發展空間。

現場建國科大校長陳繁興受訪表示,今天來的與談者都是大企業,但政府更應該注重中小企業,這才是台灣的主體,若中小企業起來,台灣才能全面提升,應該把著力點擺在此。

2016教育部第二期技職教育再造計畫成果展

現場有全國技能競賽選手展現技藝。(圖/黃偉翔攝影)

 

去(2015)年初發佈的《技術及職業教育法》,其中產業學院政策正是邀請業界與學校共同設計課程,讓課程更貼近實務,根據教育部統計,目前產業學院已有2,375間產業與18,690人次學生參與。

2016教育部第二期技職教育再造計畫成果展

教育部表示,設備更新計畫部分,則透過更新學校教學設備,並調整課程規劃,增加實習實作課程,計補助580所高職、技專校院230案;此外,透過大規模校外實習,累計有逾13萬人次學生參與,使學生於就學階段接觸職場,促使學生改變原有學習模式和工作價值觀,可更快融入職場。(圖/黃偉翔攝影)

 

謝其政/別讓技職與高教雞兔同籠 務實致用才是本質

 

技職體系(註1)與高教體系(註2)因生原不同,教育目標亦有所不同,因此不要雞兔同籠,使用相同的飼料餵養之,除浪費飼料外,也養不出健康茁壯的雞與兔。

活在多元需求的社會中,人們必須多元分工。天生我才,必有我用。每一個人只要擺對了位置,找到合適的舞台,就可在這對的舞台,發光、發熱。也許各舞台會因為社會觀念,對不同屬性的工作,職務有不同評價,甚至有不同價格與價值。我們都不否認,尤其傳統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士大夫觀念作祟下,白領、勞心者,很可能因衣著光鮮,拿著筆桿、守著電、守著辦公桌,似乎高人一等。早年因大學資源有限只要能擠入這道窄門,便可鯉魚一躍龍門。有了大學文憑的加持就等於買了一張勝利人生組的保單。曾幾何時,大學不再是窄門,大學畢業生多如過江之鯽。以為只要有大學文憑加持,便可進軍白領,坐領高薪,已經成了另一個神話。

在22k低薪魔咒下,媒體更強力撻伐政府無能,資方無良,讓大學畢業生薪資倒退了16年(剛好是馬扁政府在位時的騙政府)。低薪,孰令致之?政府及資方當然有無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剛剛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難道不用負責嗎?

首先筆者大膽挑戰提出一可能招來萬箭穿心攻訐的一個說法:有些人(有很多人)是不適合,也不需要上大學的。依大學法第一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學術研究講的是科學論證,邏輯推理、統計分析……等等,凡事都必須使用數學作為工具,讓數字說話,論證推理才具說服力。就算是社會科學,也要想辦法透過有效工具量化後,再經過數學模組之計算推出結論。我們必須承認,有很大比例的學生數理能力較差,相對邏輯推理能力也較薄弱。勉強上大學,尤其是勉強上學術研究型大學,原本就是一種美麗的錯誤。

就算是科技大學,也因背負著大學教育「學術研究」的神聖使命。雖然明知有很高比例的學生在課堂上是有聽沒有懂,尤其是在技職院校工學院的工程數學、機械系的力學、電機系的電學……等等都是必修課,都是艱深難懂的學科。在技職院校工學院除微積分、微分方程、傅立葉級數、線性代數…..等數學課程外,力學進入三維座標系統、電學的RC電路、RL電路、RCL電路……等課程強加在科技大學的大學生們身上,成為他們無法承受之重。就筆者任職期間所接觸的學生,基本三角函數之定義、計算都還搞不清楚,二維座標的力系概念都還一知半解的學生,面對上開進階課程時,除少數具有數學及抽象概念思考能力者外,大多數的學生修習進階課程之後,搞不懂得還是搞不懂,一知半解的還是一知半解。若干年後頂著○○科技大學畢業(有些還是碩士)的光環,以傑出校友身分返回母校。當然這些傑出校友,確給這些曾為人師的我們,帶來些許的與有榮焉。但若深探之,則難免有些惆悵。

筆者多次強調技職教育實習課程為其核心,不只在高職端如此,就算在科技大學端,亦復如是。然現存於台灣從專科學校一路升格到科技大學,其師資結構主要來自高校體系,他們大都頂著台清交等知名大學博士的光環,用高教體系之思維與標準,要求技職體系的學生。在科技大學的師生之間,因腦子裏頭裝著兩個世界的想法:

來自高教體系在技職體系的老師們,因為有堅實的數理基礎,在其觀念中,任何學理都必須經過證明之後可在實務上應用之。是笛卡爾Descartes(1596~1650)的忠實信徒,是無可救藥的懷疑主義(Skepticism)者,堅信任何未經證明的事件均不承認其為真。在大學背負著「學術研究」的神聖使命的桂冠下,此種嚴謹治學態度與方法,是令人敬佩的。

技職體系的學生原本數理基礎較薄弱,這本來就是客觀存在的事實。社會科學或語文訓練,可經由增加課程練習、反覆訓練以提其能力。但數理課程,並非多加幾堂課、多背幾則數學公式便可提升數學能力的。在部分學生的觀念裡,別跟我講那麼多的學理,推導這些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能理解,或應理解的定理、原理,你只需告訴我應如何操作?告訴我基本操作的SOP及安全守則,然後我依此基本操作的SOP及安全守則反覆練習直到精熟即可。

在科技大學老師認真的教授,可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艱深學理裡,沉浸在其數學符號的王國中。學生則陷入學習無功的深淵中,過著大學生活的每一天,在這1460個日子裡,很難找到舞台,盡情揮灑,獲得成就感得滿足,因自信心被嚴重打擊,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適合上大學?畢業後因專業技能、基本素養與業界期待有太大落差,再加上這些大學生們,頂著大學畢業的光環,往往放不下身段,畢業即失業成了這一代年輕人揮之不去的夢魘。

 

註1:技職體系泛指國中畢業後便進入高職就學,以學習各種不同行業技能為主要目的。其後為因應民意,將若干專校大幅改制科技大學,從高職到科技大學此教育管道稱技職體系。

註2:高教體系泛指從普通高中一路拼升大學,這些大學以學術研究為主,屬學術型大學。

 

圖片來源:Bosque Village@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