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翔/被放生的萬名技優生何處去?

No Comment Yet

 

原文刊載在udn《鳴人堂》網站,標題為「被放生的萬名技優生何處去?

 

文/黃偉翔

日前立法委員吳志揚引用了我上一篇專文〈6成學生選技職代表「技職出頭天」?只是另類的升學捷徑罷了〉質詢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認為學術傾向的家庭,為了明星科大光環而選擇念高職,並用考試心態念技職教育,排擠了原有實作傾向的孩子。林騰蛟除了解釋是近年教育部加強職業試探的功效發揮外,更強調有「技優甄審與保送管道」,保障技術優良學生的權益,但技優生卻是過去培養技術人才議題中,鮮少被真正關注的。

技優甄審與保送管道,通常是讓曾在國內外技藝、技能競賽得獎,或擁有乙級技術士證的技術優良學生,可以透過此管道直升科大,不必參加四技二專的升學考試。根據教育部統計,104學年度四技二專技優甄審與保送管道的核定招生名額分別為9959與418、錄取人數為8104與257,人數不多,卻也不少。

但,把技優生丟到科大就代表沒事了嗎?

近日有位曾代表台灣出征英國倫敦國際技能競賽的國手找我討論人生,雖然他當年保送上台科大並順利畢業,卻對我說:「他對未來感到迷惘。」當下的我十分訝異;能代表台灣出賽,代表他是某領域一等一的好手,再加上台灣在國際賽上都是前幾名,上一屆總獲獎數排名世界第三,這樣專精技藝的國手居然迷惘未來,不免矛盾起來。

原來,問題出在技優生在科大端的學習狀況。

我曾訪問過不少技優生,發現事情比我想像中還嚴重。「我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避免被二一」一位保送上明星科大的李姓技優生這樣對我說,他高職三年都投入在技術訓練,基礎學科能力相對較弱,但在科大端,卻與其他透過筆試成績入學的一般生一起上課,微積分、機率與統計、線性代數等,非常吃力。

這是因為,部分科大招收技優生後,卻又沒針對他們的技術訓練與發展設計客製化課程,他們只是被丟到一般生班級上同樣的課,不同取向的學生卻受到同等的要求與對待。

不只課業追不上,這位李姓技優生還說,他為了求畢業,從原本的資訊工程主修轉到對他而言相對較好畢業的資訊管理,為的就是避免被二一、退學。「為了應付學業就絞盡腦汁,根本沒時間加強實務專業」李姓技優生在我面前深深感嘆。

原本的技優生都成了四不像,而且,還有更慘的。

立法委員黃國書曾引用我這篇〈技職異語/為國爭光 社會卻容不下他〉報導質詢教育部技職司長馬湘萍。專訪中的陳姓技優生是一名國手,經過多年栽培,終於站上世界舞台,回國保送上明星科大後,因學業成績不足而被退學,更因只有高職學歷,只能從日薪一千元的工地工作做起;不只如此,雖然他在某個技術領域專精,卻因沒有接受「將原本比賽技術轉化為台灣業界所需的職能」的教育課程,導致在工地上班水土不服,工作技能幾乎重頭學起。

上面的個案都顯示出大部分技術人才培育的困境:「政府投入許多經費培養的技術選手,保送上明星科大後卻沒有適當的教育環境,導致求學困難;投入職場後,又因技術沒有精進,也沒有將比賽技術轉化為業界所需職能的教育過程;最終練比賽、練技術成為了升學的入門磚罷了。」

最近教育部技職司與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都開始關注此議題,雖然部分家長無藥可救的升學主義是一大施政阻礙,但政府單位有義務在現有的條件下設計出可執行的政策。而我認為,基於產業趨勢與升學主義的現實下,可以在科大設置「高階技術人才專班」,基於民國99年起併入技優保送、並在北科大、台科大、雲科大以及高應大開設的高職菁英班經驗,針對技優生學業與技術精進做客製化教學,將原本就具備務實致用底子的技優生,轉化為未來產業所需的人才規格;如同上篇專文結尾提到的,「技職教育人才在未來工業4.0絕對扮演著舉足輕重的份量,那麼我們更需要具備知識基礎的專業技術人才。」現在是時候,設立一套機制或專班,培養這些曾走過技術磨練與國際賽經驗的技優生,成為台灣未來所需的高階技術人才。

「技職教育的意義,是當孩子參與技術訓練與實作過程,建立他們的自信、找到人生志向,進而健全自身正向人格,培養負責、專注的態度,最終為社會所貢獻,提升全民福祉。」只要體系健全,技職教育必可隨著社會的變動,調整並培育出當下所需人才;只可惜台灣技職與職業訓練仍有許多問題待解決,如職能基準、科大數量與品質、師資、經費、證與照等,還有許多此處我未提及的問題,仍待我們一同找到真正的解方。此刻,就先從技優人才培養的問題開始著手吧。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