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仁家/全美第一技職教育如何煉成?看俄亥俄州怎麼做

No Comment Yet

編輯的話:這篇由北科大技職所教授張仁家在美國當訪問學者期間,看見了台灣制度的結構性問題,對比台灣現有技職政策,我覺得精準到位,透過張仁家在本文介紹俄亥俄州政府如何運作技職教育,並進一步對照台灣現況,發人省思。

俄亥俄州立大學(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是如何成為全美排名第一的技職教育?張仁家在擔任訪問學者期間,理解到台灣技職教育在「生涯試探與規劃」、「技術教學與設備專精化」、「專業學習齊一且執照化」三面向做得不夠,導致讓人覺得做半套。

以「生涯試探與規劃」為例子,俄亥俄州有具體的職業試探與職業藍圖規劃,讓學技能的青年理解到當下學習與職業路徑的意義,但台灣讀技職多半沒濃烈興趣,轉領域就讀難度不低,再加上以教育體系課綱為學習基準的內容與技職師資茲結構,導致技職學生與真實職場距離遙遠。

再看向「技術教學與設備專精化」面向,俄亥俄州統一設備與技術教學,讓周遭學校集中學習,學校不必再購置設備與準備大量專業老師,但台灣確是臨近技職校院學校設備重複購買,效率低,以這觀點來看真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最後看向「專業學習齊一且執照化」面向,俄亥俄州專業課程有層次之分,並按造技能規範,技術執照更能穩卻對準職場,但台灣不只技職校院技術教學難以直接對接職場,青年在學習課程時,難以理解當下技能學習可以幫助自己走向什麼職業發展與薪資水準。

以下是張仁家介紹俄亥俄州運作與建議專文。(責任編輯:黃偉翔)

文/張仁家(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技術及職業教育研究所教授、俄亥俄州立大學人力發展與教育系訪問學者)

CTC如何與學校共同培育技職人才?

由俄亥俄州政府設立的生涯及技術中心(Career & Technical Center,簡稱CTC)是提供國、高中學生對職涯探索與職業準備的訓練基地,「學生畢業即能就業」是它設立的宗旨,因此吸引了許多技能性向明確或經濟弱勢的學生就讀,它不是學校,但卻與學校密切配合,肩負了學校無法提供的技能教學的工作。

不像臺灣的技術型高中,學生的一般科目(國英數等)及專業理論課程在教室上課,遇到專業實習科目的課程就到校內的實習工場或實習銀行或實習餐廳上課,在俄亥俄州的專業實習課程,則是將學校的學生抽離並集中到CTC上課,CTC除了提供專業實習的技能教學之外,還提供了職涯試探、職業準備以及執業證照等一系列的輔導與課程。

在CTC中,學生雖然來自不同學區、不同學校,但在具有業界實務經驗的專業技師教導下,對於學生專業技能的要求有一定的水準,也幾乎都能拿到執業證照。這裡所說的執業證照是學生能據此找到就業的工作,也符合州政府的技能規範。

俄亥俄州在州政府的經費支持與規劃之下,設置了9個生涯及技術中心,這9個CTC所提供的職涯課程都涵蓋了美國技職教育的6大生涯群集(類似臺灣技術型高中群科歸屬表的類),包括:農業教育、商業教育、家庭與消費者科學教育、健康護理教育、行銷與物流教育、工業教育等,為了因應學區的產業特性與學生的性向,有些CTC尚提供略有不同的職涯課程。州政府對生涯及技術中心投入的經費每年約有1500萬美金,所以,學生除了必要的工作服及午餐須自費之外,在CTC的學費是免費的,只需繳交原有學校的學費,不會因為到CTC學習專業技能而增加額外的學費。

CTC如何運作?

以機械見長的托勒斯生涯及技術中心(Tolles Career & Technical Center,簡稱Tolles)為例,該中心是在1971年成立,於1974年開始招生,Harry E. Tolles擔任第一任的學區督學,故以他為名。當時成立時,是以學區技術教學中心的概念成立,目的在服務鄰近高中學生的技術養成。後來逐漸擴大服務的學區與課程領域,在對象上也擴及國中及高中,目前已是該州9所生涯及技術中心學生人數最多,生涯進路課程(career pathways)最完整。

目前Tolles服務7個學區,包含9所國中及11所高中,共20個學校,涵蓋6大生涯群集、13種生涯進路、22種技術學程,大約有50門核心課程。換言之,在生涯及技術中心的課程架構,其涵蓋範圍由大而小有生涯群集、生涯進路、技術學程、核心課程等層次的劃分,與臺灣技術型高中專業群科中類、群、技能領域、專業實習課程相當類似(如表1所示),學生可從多元多樣的課程中自由選擇技術學程進行學習,學生擇定了一個技術學程之後,便可以在該技術學程下修習相關的核心課程。

這裡並沒有限制學生選修技術學程的數量,但多數學生僅會選擇1-3種技術學程,如果想要拿到執業證書,也都在1-2個技術學程之內選課。由於學生選課相當自由,少則半天,多則兩天會到Tolles上課,各校參與職業學群的人數與興趣不一,Tolles必須與學校充分溝通,以利於人員、時間與課程的安排,有時還會跨校混班上課,通常在學期之初,即將一整年當中每個月召開一次的協調會議排定,讓學校代表都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協調會結束之後,也將會議紀錄公告在網頁上,供相關單位參考。

Tolles 的主校區位於俄亥俄首府哥倫布的近郊潘蘭市(Plain City Campus),主校區有650位學生,衛星學校的學生約有850位學生,平均原就讀高中的畢業率達95%。這裡除了提供國中與高中學生學習技術課程,也提供了學區內的成人與繼續教育,因此,每年的學生都大約在1500人左右。

CTC技能課程模組對接職場

Tolles除了以機械見長之外,也是官方指定「機器人和卓越製造技術的教學合作中心」(Robotics and Advanced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 Education Collaborative, RAMTEC Center) ,因此,該中心的運作經費主要來源也是靠州政府每年1,500萬美金對9個技術中心的經費支持,平均每個生涯及技術中心每年約有166.7萬美金,相當於5000萬新台幣。而該中心的經費補助是9個生涯及技術中心最多的一所,近三年每年平均獲得635.6萬美元的補助經費。

Tolles提供了13種生涯進路(career pathway)的技術學習途徑,讓學生可充分自由選擇。每個生涯進路下又可分為數個技術學程(technology program),每個技術學程下則包含了多個科目的核心課程(core course)。

Tolles有農業與環境、藝術與溝通、商業財務與行銷、建築技術、國中職涯體驗、美容美髮、幼兒保育、健康科學、醫護服務、法律與公共服務、資訊技術、RAMTEC製造與工程、運輸系統等13種生涯進路。以RAMTEC製造與工程領域為例,在該領域又分為兩大學程,一為工程與製造技術(Engineering &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另一為焊接與組建技術(Wielding & Fabrication Technology)。其中,工程與技術學程是提供給對工程和機器人有興趣的同學,未來可在機械製造領域擔任機械技工、生產管理、機械技術員、品管檢測員等工作。

此外,Tolles給予受聘的技師相當大的彈性,某些專業理論課程,為了配合學生,他們也可以在住家鄰近的高中上課,這樣學生就不用跑來跑去,擁有技師的身分進入學校並在學生面前以教師的身分上課,成了名符其實的雙師;甚至有的技師經年都在學校授課,但他受聘於Tolles,也接受Tolles的考評。

Career & Technical Center Tolles。(取自Tolles FB粉絲團)

美國俄亥俄州CTC三特點,反思臺灣可借鑑之處

一、生涯試探與準備多元化

俄州的學制是小學五年、國中三年、高中四年。CTC提供了多樣的職業探索課程給國中學生進行職業試探,學生可以在多元的學程中自由選修課程,輔導教師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先施以性向測驗與解說,再讓學生了解CTC有提供那些生涯進路。最後,學生藉此反思自己的性向與未來職涯的適配度,在學程上做出自己喜愛的選擇,並在與真實工作世界相近的工場內實習。

對於高中學生,多數學生已對職涯的發展較有明確的方向,學生並無限制從哪一個年級開始,僅需從生涯進路中選擇有興趣的技術學程及核心課程進行學習,通常花兩年的學習時間,也都能拿到至少一張執業證書。反觀臺灣,學生進入技術型高中真正對某個職業學群有高度興趣的實在少之又少,代表著我們在中小學對學生的職業試探與性向的探索不足。

更糟糕的是,學生進入技術型高中對某一科系沒有興趣,要轉科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毫無彈性可言。普遍的現象是,學生的學習是在高中逐年學習之後,才有可能引發學習興趣,而不是一開始就帶著高昂的學習動機來就讀的。事實上,學習動機才是影響學習成效最重要的關鍵因素。

二、技術教學與設備專精化

俄亥俄州在國、高中的學校教學除了一般科目之外,尚有專業的理論課程,但技術的學習就交給CTC的技師來教,每週大約兩天的時間,學校就會用校車將學生送到CTC學習技術。

CTC所購置的設備不僅質優且數量充足,最重要的是各校不必設置實習工場,不必重複購置相同的設備,也不用聘這麼多相同的專業技術教師。州政府將這些省下來的錢,都花在CTC的師資、設備、設施及營運成本上,CTC聘請具有業界經驗,且技術精良又富有教學熱忱的技師擔任技術教學的工作,設備也可常常汰換,幾乎都跟得上產業或證照需求的腳步。

反觀臺灣,我們會在不同的學校中,依據課綱及設備標準,在相同的科系重複購置相同的設備,以機械科為例,A校機械科要買車床、B校也買車床、C校也買車床,但三校可能相近不到10公里之遙,不同學校重複購置相同的設備,也規劃空間放置相同的設備,教育部及各縣市政府教育局經年花了大筆的經費幫學校進行設備更新及空間維護,資源重複浪費,實在浪費不少納稅人的錢。

三、專業學習齊一且執照化

CTC的核心課程是以執業證照的技能規範為標的,培養學生都具備拿到執業水準以上的技術證照,換言之,經由CTC畢業的學生,他們在專業領域的技能要求是一致的,並將技能學習、執業證書與就業薪資緊密連結。學生入學之初,CTC除了教導學群的課程內容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還介紹學習這個學群的課程畢業後及取得專業執照後,你能夠在職場擔任何種職業,還有這個職業的平均月薪及時薪是多少。

反觀臺灣,學校的技能教學雖然都是教師依課綱在教,但由於師資的經驗與背景不同,教出來的學生技能並不一致,更有甚者,學生所具備的技能水準也無法得知是否符合業界需求。

其次,當前技術型高中鼓勵學生取得丙級或乙級技術士證,大多是為了鼓勵學生的技能學習或升學加分使用,但畢業後,真正用技術士證找到工作的寥寥可數。根據「職業訓練法」第31 條規定及第33 條的規定,勞動部僅辦理技術士技能檢定並發證,但認證與認可單位則是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權責。換言之,拿到技術士證能否被承認是由該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決定。

經查107 年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發、委託、認證或認可證照一覽表,在勞動部辦理的近140項技術士證中,僅佔了68項,且多數集中在工業類。很明顯,有一半以上的技術士證並不被認可,因此也無法用技術士證找到可據以執業的工作。

所以,衷心建議勞動部應即刻盤點所有的技術士證,主動與相關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研議納入核發、委託、認證或認可的可行性,如無法納入的技術士證就應立即停止辦理檢定與發證,徹底檢討為何該技術士證對應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未納入認證或認可?是否這些技術規範與檢定內容過時?待這些技術士證檢定項目修正或調整,並修法之後再上路。

否則勞動部辦檢定發證,但其他部會又不承認該證書,政府部門之間的矛盾將一直存在。這也造成多數產業在聘僱技術人力時並未採用技術士證,也不認可技術士證所具備的技術能力的原因。因此,企業在沒有可依循的參照標準之下,只好用學歷當作聘僱或薪資的依據,這也是為何技術型高中(高職)升學率超過八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備註: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係按章程所訂宗旨任務涉及之目的事業之性質而定,應受各該事業主管機關之指導監督。例如:交通部公路總局規範從事汽車修護的從業人員必須持有汽車修護技術士證,這是從業人員執行職務所必須具備的技術士證,那麼交通部公路總局就是該技術士證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又例如內政部營建署特別規定從事園藝技術的公司行號,就必須聘任特定比例的人員持有園藝技術士證才能營業,那麼內政部營建署就是該技術士證的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