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技職國際賽/默默地注視著你

No Comment Yet

採訪、攝影/黃偉翔

影響技職國際賽結果的因素很多,尤其是牽涉到主觀評分部分,各國必定採取「對自己盡量不失分、對他國盡量多扣分」戰術,所以選手時不時就有被他國裁判偷吃豆腐、找理由扣分狀況,各國為分數「抗議」場面爾偶上演;在各種突發狀況中,選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展現自己的訓練成果,頂著國際賽高壓,踏實地完成每個競賽項目。

但有一群人,他們難以影響競賽成績,卻比選手們更坐立難安、睡不好覺。

這屆國際技能競賽選手中,冷凍空調國手蔡叡鴻、冷作國手陳冠宇都是南港高工的學生。「我只敢遠遠看著,怕靠自己太靠近,影響到選手比賽心情,但又無法不去注意比賽過程。」南港高工校長劉美慧特別從台灣飛到競賽場,就是希望可以用雙眼記錄比賽過程。

「不管在平日或假日,他們雖然累,但擦一擦汗就繼續練習,不喊苦,內心很為他們不捨,這次最大期待,是頒獎典禮上可以為他們歡呼,」劉美慧說。

在劉美慧身旁的幾位冷凍空調國手教練說:「這些努力過程我們都看在眼裡,其實能站在國際舞台上,選手們的技術沒話說,只希望除了技術層次的提升,心理素質更是重要,這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老師們只敢遠遠看著選手,怕自己太靠近,影響到選手比賽心情,但又無法不去注意比賽過程,圖中選手為冷凍空調國手蔡叡鴻。(圖/黃偉翔攝影)

這些老師們幾乎把選手當作自家小孩,雖心疼卻仍希望選手勇於面對挑戰。「以前選手在練習時,經常忘記吃飯,都要叮嚀他們記得吃飯,甚至請老師準備好晚餐,這已經超乎師生的情誼,甚至比對自己的小孩還要好,」劉美慧說。

同樣在場外看著選手努力的,還有好幾位家長。西點製作國手郭芳婷的父親郭鐘麟說:「心情很複雜,看著女兒比賽,是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內心盼望她有所成長,但過程一定會經過無數嚴苛的考驗,擔心她承受不起壓力,心裡很痛。」

即使在競賽場內,代表台灣的國際裁判也只能默默看著選手努力,為了競賽公平性,除了少數時間,各國代表裁判在競賽過程是不被允許與自家選手有太多接觸。

焊接國際裁判陳志鵬說:「選手在比賽過程,腦筋很容易一片空白,即使經過多年訓練,選手仍然會緊張,況且競賽過程完全公開給觀眾觀賞,這對不到21歲的選手,會產生極大的心理壓力。」

本屆國際技能競賽,舉辦在面積13.3萬平方米的阿布達比國家展覽中心,是一個完全開放給觀眾觀賞的比賽,當各國選手正在互相比拼技能時,競賽場周邊會有一群又一群的觀眾經過,有的是為了參觀、為了替自家選手加油,還有國際媒體不間斷的快門聲。

「即使身為國際裁判,可以在場內近距離看著,但也只能默默關注他,」陳志鵬露出了感性的一面。

觀眾隔著玻璃,看見的焊接國手林建宏(左)跟陳志鵬(右)。(圖/黃偉翔攝影)

陳志鵬眼中的林建宏。(圖/黃偉翔)

造園景觀國手姜道宏與潘祉玶在國內比賽一直到國手選拔,綠第景觀經理呂芳昇都是評分的評審,雖然到了國際賽現場,卻很平靜。他說:「只要國手按部就班,穩穩地做,能在時間內做完題目就好了,必定會有些國家做得很快,但快不一定就是好,搞不好隔天就被打了下來,所以內心會默默吶喊『你做好一點啊!』」

像呂芳昇關心技職國手,自費來阿布達比不只有他。

前綜合機械國手張書維正在讀碩士班,因學校有補助部分旅費,自己就決定要自費前往,相隔六年後再次到技職國際賽來,只是這一次,他從選手身份轉成旁觀者的身份。「自己不是來玩的,是來成為戰力的一部分,雖然只能在旁邊看著選手比賽,但自己可以以過去經驗,觀察各國選手狀況,並找機會給台灣選手建議,」張書維說。

競賽期間,不論記者經過綜合機械競賽場幾次,都能看見張書維在場外站了一天又一天,只希望自己能為台灣多少幫上點忙。

跟張書維站在一起的,是外觀模型創作國手張雅涵的指導教練汪師弘,他過去也是台灣代表國手,雖然對這屆選手有信心,但由於張雅涵是該競賽項目唯一「嬌」點,是場內唯一的女性,汪師弘面上帶著不捨的心情說:「他昨天下午就哭了一場,競賽過程對她來說,有很大的身心靈負擔。」

「身為指導老師就是安慰他,成為穩定心靈的存在,場內國際裁判內心也很急,但因為被各國裁判盯著看,不能在比賽進行間直接跟選手溝通,只能靠我們在場外用眼神、表情等,給予選手一些心靈上的穩定,」汪師弘說。

聊著聊著,張雅涵走出了競賽場,跟記者與汪師弘打了招呼說:「今天做得挺順的,我機械加工題目都有完成哦!」

「走,先去填飽肚子吧!」汪師弘帶著張雅涵,繼續踏出國際賽的下一步。

外觀模型創作國手張雅涵(左)與其指導教練汪師弘(右)。(圖/黃偉翔攝影)

技職3.0

Author

技職3.0

《技職3.0》為一個關注「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獨立媒體。

Up Next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